第489章 女色狼

  刘芒把副驾驶位的脚垫给丢了,再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加上开窗透气,车里面好歹没那么难闻。

  车子里面好办,车头就不好办了,之前猛烈撞击苗女几个的车屁股,现在车头已经凹了一块,车前盖都有点变形,不送去修理厂是不行了。

  好好的一辆豪车刚到手,还没来得及开去市区装装逼,就弄成这样,刘芒肉疼的紧。

  白素素气色已经好了不少,刘芒再给了她一颗凝神丹,很快就没事人儿一个,活蹦乱跳的。

  载上白素素,刘芒开车回江南市。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呢,没办法掉头,只能再往前开了几十里,从一个收费站下了高速路,饶了一圈再从另一边进入通向江南市方向的车道。

  来的时候一路狂飙,回去的时候就慢了不少。

  刘芒特好奇苗疆蛊王为什么盯上白素素这货。

  要说白素素,十足一个美少女来着,除了稍稍有点儿逗比和笨蛋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会惹怒苗疆蛊王被追杀?

  白素素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惜不管刘芒怎么问,就是不肯说出来。

  被刘芒问急了,特没好气道:“问问问,问什么问啊,不知道我们女人都有点儿秘密吗。你好奇心那么重,是不是连我生理期都要问出来才行?”

  刘芒坏笑了起来,“那倒不用,等你以后做了我的女人,我自然就钱清楚了www.shukeba.com。”

  “我呸,你以为我像是卢姐那么好骗吗?还有啊,你别老往我身上看,专心开你的车啦。”

  白素素边数落刘芒,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刚才呕吐的关系,衣服被弄脏了,外衣已经脱掉,只剩下里面棉质小吊带。

  棉质小吊带虽说能把一对圆润遮住,但女孩子家家,被刘芒看着还是挺害羞的。

  刘芒随口来了句,“也没什么好看的。”

  一句话让白素素火了,使劲一挺胸,霸气道:“好啊,照你的意思,就我这身材还不如你老法眼咯?那你干嘛一个劲偷看,我这身材比不了卢姐,也比大多数女人强吧,你见过有多少女人有杯的?”

  “那我得好好看看了。”刘芒不仅看了,还摸出手机咔咔咔拍了几张,呜呜呜,棉质小可爱,我爱死你,也恨死你了。

  白素素傻眼了,“好你个刘芒,看就看了,竟然还拍下来,看我不和你拼了!”

  白素素解开安全带扑了过去,抢刘芒的手机。

  刘芒见状赶紧把手机塞屁股底下,让白素素抢不着。

  白素素才不罢手呢,一只手使劲往刘芒的屁股底下摸,想把手机给抢过来删除照片,“别说你屁股底下,就算是你塞老鼠洞里面,我也给你掏出来,你快把屁股挪开,不然我硬来了,看我不掐死你咦,这是什么?”

  忽然间,刘芒嘴里发出一声粗重的喘息,白素素僵住了,一张俏脸瞬间变成了红苹果,昂起头愤愤的瞪着刘芒,“你,你不要脸!”

  刘芒多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错。”

  “你还说什么都没做,你肯定是故意的。你那么坏是吧,看我怎么修理你!”白素素干脆爬到了刘芒的怀里面,面对着他坐着,张开小嘴狠狠的咬向他的肩膀。

  前后都是车,刘芒想专心应付白素素都不行,只能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去挡。

  刘芒的肩膀是躲开了,可手掌没躲开,被白素素狠狠的咬中了,那叫一个疼,“你属老虎的呢,怎么动不动就咬人,快松开,快点”

  不松开就不松开,白素素死命的咬刘芒的手,一直到咬出血来。

  丝丝腥涩的血液进入嘴巴,进入喉咙,进入肚子,白素素的身体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变得很兴奋,很狂野。

  体内的本命金蚕蛊察觉到刘芒的血液,立即分泌出某种物质,刺激白素素的身体。

  白素素看着刘芒的眼神渐渐的变了,咬着刘芒的手,也从咬变成了含住,舌尖在伤口上面打转。

  刘芒刚才还疼的不行,现在好了,那点儿痛楚转瞬间就没了,白素素扭着身体轻轻的蠕动,简直要了他的老命,“我说素素,哥知道自己长得特帅,是女人就容易流口水,可你也不至于在车上面就这样吧?”

  刘芒的话语让白素素回过神来,红着脸娇声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才没有想怎么样你,我只是,只是”

  白素素结巴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解释不了,白素素干脆不解释了,红着脸低着头不言语。

  她很清楚刚才为什么那样,就因为本命金蚕蛊的关系,她和刘芒已经血脉相连了,会本能的渴望刘芒这个男人。

  刚才被刘芒的血给弄的,身体躁动了起来,还好刘芒在开车,要不然的话,他肯定特开心的把自己给吞了。

  不好,这样子似乎太危险了点儿,看样子以后得躲刘芒远一点,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真的就被他给变成小媳妇,甚至是孩子妈。

  可不知道为什么,白素素好舍不得刘芒的怀抱,明明告诉自己要离他远点,偏偏就却舍不得,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刘芒的体温,舍不得他的心跳,舍不得他的气味。

  白素素深吸了一口气,刘芒身上那股子泛着淡淡草木味道的体味,好闻极了。

  再嗅了一下,白素素赫然发现,自己的脸蛋和刘芒的脸蛋就差几厘米而已,两个人的嘴唇相距最多不过五厘米。

  死死的盯着刘芒的脸蛋,白素素心底冒出一股子邪火,吻他,重重的吻他,吻的他怀疑人生!

  不行,不可以的!最后的矜持让白素素死命的摇了摇头,冲着刘芒愤愤道:“你混蛋,你不害臊,你无耻,你竟然敢那么对我!”

  “我那么对你?”刘芒多冤枉啊,“我什么都没做好不好,是你丫钻我怀里,又抓又咬的。一下子又变得比棉花还软,还一副媚眼如丝样儿,恨不得生吞了我似得。唉,你别一个劲往我怀里钻成吗,我可是纯洁小青年,被你玷污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