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443章 你就当我神仙好了

第443章 你就当我神仙好了

  慕容家族的庄园前门处别提多热闹了,江南市乃至省内国内不少商界或是政界的名流都赶到了这里,想探访一下慕容渊的病情。

  可惜的是,今天慕容家不见客,所有的人都被挡在了门外。

  大多数人,都失望而归。

  江南市的不少名流,已经在暗暗猜想,等慕容渊一死,江南市的势力格局,肯定又要有一番变化,这次又不知道谁家开心谁家哭了。

  刘芒几个到了大门口,依旧被拦了下来。

  哪怕慕容嫣然是从慕容家嫁出去的,也被拦在了门外。

  可是等墨倾城拿出一个小牌子,那些保安立即放行,让刘芒几个进去。

  进了慕容家之后,慕容嫣然挺好奇的,“墨小姐你身上似乎有着很多很多的秘密。”

  林紫玥笑语道:“我想林太太你更关心的是我姐姐吧,其实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也没什么好关心的。”

  慕容嫣然说道:“虽然也挺好奇她的,但我更好奇的是,你怎么会和刘芒走在一起。从你们的言行举止来看,要是我猜的没错,你们应该已经在一起了,我的意思是上过床?”

  慕容嫣然刚才一直有留意刘芒和墨倾城,这两人在一起非常的亲近,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神没有掩饰什么,很容易就能读懂。

  墨倾城微微一笑,默认了。

  慕容嫣然忍不住瞄向了刘芒,这个可恶的家伙,到底从哪里捡来墨倾城这么一个大美人儿的。

  刘芒特无辜,哪里是我招惹墨倾城,是墨倾城那个大美人给我下情巫,我们才在一起的好不好,我是受害者才对。

  当然了,一方面是受害者,一方面,也是捡了大便宜的。

  慕容家三进的庄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现在距离屋还有一段时间,慕容嫣然转而问起另外一件事情,“刘芒你刚才和林长天说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那么难看?”

  “有些事情,嫣然姐姐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那么说,我就更想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该不会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话说了一半慕容嫣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警惕的看了墨倾城一眼,糟了,怎么当着别人的面说漏嘴。

  刘芒说道:“她不是外人,嫣然姐姐你就不用瞒着了。再说了,我们两个严格说起来,也没什么事儿。”

  “好啊,我们都那样了,你竟然还说没事儿。”慕容嫣然边娇嗔着,边轻轻拧了下刘芒的胳膊。

  刘芒太冤枉了,一直是你勾引我,我被勾的实在受不了才亲了你几次好不好,现在怎么说起来就像是我已经把你给推倒似得。

  墨倾城对刘芒和慕容嫣然的事情不关心,对她来说,就算刘芒收了慕容嫣然,也不过是多了一个玩物而已,“马上就要到主屋了,能不能治好慕容渊,就看刘芒你的了。”

  刘芒点了点头。

  马上要见大爷爷慕容渊,慕容嫣然也收起了巧笑嫣然的模样儿,摆出一副正经样儿。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主屋那里,在门口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中年人,正抽着闷烟,瞧见墨倾城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墨小姐!”

  墨倾城笑语道:“好久不见了。”

  男子名叫慕容泓,慕容渊的小儿子,见到墨倾城,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算起来有五六年时间了。爸爸他时常提起你来,你能在他临终前看他一面,有心了。”

  “你竟然看样子老爷子的情况似乎不够乐观。”

  “何止不乐观,已经油尽灯枯了。我们想让他在医院再治治看,他坚持回家来,说是人活一辈子,死,也得死在家里面。”

  说着说着,慕容泓一个汉子眼角湿润了,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爸爸你别走……”

  听到声音,慕容泓手上的烟掉了下去,拔腿就往房间里面冲去。

  刘芒几个见状,也赶紧跟上。

  刘芒很快来到了主屋,这间屋子里面挤着不少的人,不少都开始哭了起来。

  在房间靠里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床,一个头花白的老头正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

  能有资格呆在床边的,就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而已,抓着老头的手正撕心裂肺的哭嚎着,那叫一个伤心,可是刘芒仔细看,这货压根就没流下一滴眼泪来。

  没多关注假哭那货,刘芒挤过那些人,快步来到了床边,盯着老头仔细看,“还有一丝气息,多亏来的及时。”

  假哭的男子瞧见刘芒窜了出来,怒目瞪了过去,“你是什么人?”

  墨倾城就跟在刘芒身边,冲着男子道:“他叫刘芒,是我给老爷子请来的医生。”

  “是你,墨倾城!就算是你来了又能怎么样,我爸爸的病情,除非是神仙,否则根本没办法能治好。现在他老人家已经走了,这里没你们的事情,立即离开。”

  刘芒说道:“谁说他死了,我怎么瞧见他还有气息呢。”

  话音落下,刘芒一手按在了慕容渊的胸口,内气从掌心迸,手掌稍稍下压再猛的抬起。

  “咳咳……”本来就像是死了一样的慕容渊,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人活了过来。

  瞧见这一幕,房间里的哭哭啼啼声立马停了下来,刷的一下变得安静的很,只有慕容渊的咳嗽声而已。

  短暂的失神后,慕容泓狂喜,扑到了床边抓住慕容渊的手,“爸爸你还活着,还活着,刚才吓死我了!”

  慕容渊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慕容泓,想说什么,可惜没能说出口,太虚弱了点儿。

  刘芒开启透视眼,盯着慕容渊瞧着,“肋骨有断裂,但没能愈合,化脓炎严重。而且肺叶有被刺破的迹象,也有并感染,导致全身多处器官功能枯竭,特别是心脏。说是油尽灯枯,真是不为过。不过幸好遇上了我,有得治。”

  假哭的男子是慕容渊的大儿子,名叫慕容图,闻言冲着刘芒大喊:“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爸爸的病情还有得治,你是神仙吗?”

  刘芒特高深莫测的回了句,“你就当我是神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