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沉沦

  在清澈的水底,刘芒和蛇娘肆意的纠缠在一起,火热的不分彼此。

  刘芒抱着蛇娘的腰肢,吻着她的嘴唇,在水下面翻滚着往下沉,直到落到湖底的鹅卵石上面。

  怀里的女人有多火热,有多妩媚,有多迷人,刘芒最清楚不过了。

  他遇到的女人多了,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身体可以像蛇娘这样纤细的女人,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甚至能把林娇娇都给比下去,她就像是一条蛇妖般魅惑。

  蛇娘静静的躺在鹅卵石上,长长的黑亮秀发随着水流荡漾,腰肢微微挺起,一条腿屈膝,在水中美的就像是妖精。

  就在水下面,刘芒被这个女人给迷住了,沉沦根本不能自拔,早已经忘掉浮上来呼吸。

  刘芒吻向了蛇娘的嘴唇,轻轻一吻,再重重吻过去。

  今天蛇娘一直不开心,刘芒非常清楚。

  她青梅竹马的洪昆就那么死了,她不开心是应该的,但刘芒可不可以她一直为别的男人不开心,因为这个美丽的女人是属于他刘芒的。

  和蛇娘的相遇只不过是一个偶然,但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起,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就算她再心疼洪昆,刘芒也不许太久,现在要让她忘掉洪昆那个家伙,忘掉他的死,忘掉他的一切。

  一个火热到灵魂深处的热吻之后,蛇娘体内的空气几乎消耗一空,意识几乎失去。

  什么洪昆,什么过去,什么青梅竹马,都被蛇娘忘记了。

  她的脑海中只有刘芒,只有刘芒这个强壮霸道蛮横的像是蛮牛一样的男人,只有这个得到她最最宝贵东西,被她人做主人的男人。

  刘芒几乎要窒息了,这才带着蛇娘浮上水面,两个人的头露出水面,大口的呼吸着。

  迷乱一般,蛇娘发狂似得抱紧刘芒的脖子,狂吻他的脸蛋,“爱我,求你了”

  “没问题。”刘芒坏坏说着,带着蛇娘再次潜进水里,从水下游到了湖边,从一个有茂密杂草遮蔽的地方,钻进了岸边丛林里面。

  刚上岸,蛇娘的脑袋清醒了不少,轻轻推了一下刘芒的胸口,“不行,我不能离开太久的,不然她们肯定会发现我失踪,万一到处找我们,被她们发现就麻烦了。”

  “没关系,就算被她们给发现也没关系。”刘芒差点暴走了,就算世界要毁灭了,他也停不下来,抱着娇柔的蛇娘,一头钻进丛林里面,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把人放了下来。

  蛇娘知道没办法拒绝刘芒,迷离的美眸痴痴的望着他,用最最娇柔的嗓音道:“刘芒,我的男人,告诉我,如果我死了,你会为你伤心吗?”

  刘芒捏了捏蛇娘的小脸蛋,“说什么傻话,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那个阿古娜已经被我给干掉了,在紫幽谷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干掉。还有那条巨蟒,已经被我砍成了两段。”

  “什么,你杀了阿古娜和蓝王?”蛇娘狂喜了起来,她相信刘芒不会骗她的,既然刘芒那么说,也就是他真的办到了,“怎么会呢,你怎么可能办到的,要知道阿古娜可是蛇降头王,她有蓝王护身,想杀死她比做任何事情都难。”

  蛇娘和阿古娜一样,同为南洋降头术无毒降头派蛇降分支,同修蛇降头。

  虽然蛇娘怀有祖蛇之血,但论实力,比拥有巨蟒蓝王的阿古娜差的太远太远了。

  偏偏阿古娜一直以来都惦记她的祖蛇血脉,一直想抓到她,吸干她的血。

  这些年来,蛇娘一直活在阿古娜的阴影之下,时常提心吊胆的,最想的就是宰掉阿古娜。

  但以她的实力,真的办不到,也只能一直躲着。

  这次来万龙山行踪够隐秘了,但还是被阿古娜发现,几乎被阿古娜杀光。

  现在好了,刘芒竟然说宰掉了阿古娜,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个让她开心到可以发狂的好消息。

  刘芒说道:“杀了她,有点儿运气的成分吧。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古娜已经死了,从今以后你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边说着,刘芒边握住蛇娘的一只小手,按在了自己心口,“你是我刘芒的女人,有我在,别说阿古娜,任何人也没办法伤害你。想伤害你,除非我刘芒死了!”

  一瞬间,蛇娘就像是被闪电从头击中,整个人都电晕了,心里面只有刘芒这个男人,一瞬间爱上他似得。

  蛇娘彻底狂乱了,投进了刘芒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糟糕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好爱好爱刘芒你。不行,我要你,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那我就得好好的辛苦上一回咯。”刘芒坏坏说着,调转过蛇娘那纤细的美丽身体,让她双手扶着一棵大树背对着自己

  丛林里面很快响起了的声音,刘芒和蛇娘两个人不顾一切的放纵着,不管时间,不管地点,什么都放下了,心里面只有彼此。

  蛇娘早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所有,阿古娜,洪昆,甚至连她自己和刘芒都已经忘记,脑袋一片空白,意识迷离的她只知道一件事情,她好幸福,幸福的忘了一切。

  都说经历过失去,才知道懂得珍惜,刘芒觉得一点儿也没错。

  这次来万龙山,来紫幽谷,一路上几次差点死掉了。

  一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让他很清楚一件事情,活下去是最美妙的事情,活着可以享受很多美妙的事情,不管是金钱财富权势还是美女,都得活着才行。

  就比如蛇娘这个美丽的女人,他刘芒活着,这个让男人着魔的女人才是他的,一旦他死了,用不了几年,这个女人就会变成别的男人了。

  那种事情刘芒决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发生,这个女人只可以是他的,一辈子都是!

  刘芒俯下身咬住了蛇娘的耳朵,咬着她的耳朵,用不用质疑的口吻道:“永远做我的女人,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生生世世都只能做我刘芒的女人!”

  “我愿意,我永远都是刘芒你的,你永远都是我的男人,我的主人,我要给你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