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出口

  刘芒带着小队一直一直往前走,这个山洞仿佛延伸到另一个世界似得,就是没有尽头。

  虽然在山洞里面穿行,比在泥泞潮湿闷热的丛林要轻松不少,但一直没有找到出口,人心难免浮动。

  就连刘芒,心情也不是很美好。

  刘芒打开水壶喝了一大口水,用透视眼刻意观察着石壁,要是石壁后面有隐藏的通道或是裂缝什么的也可以看到。

  可惜到了现在,还是没有发现。

  李大胖凑到了刘芒边上,“哥么你说,是不是整个万龙山下面,都是空的啊。昨天中午开始我们一直走到现在,没五十里路也差不多了,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大的洞窟,真是稀奇。”

  刘芒说道:“世界上最大洞窟,好像长四百多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只是之前没有被人探测而已。再走走看,我就不信找不到出口了。”

  阮胜男道:“就是啊,这里的空气很清爽,明显是有出口的,我们多找找,肯定能找到。”

  李大胖道:“那要是万一找不到呢?”

  白素素凑了过来,“我说胖子你就不能别乌鸦嘴啊。要是像你说的真找不到,我们就一辈子困死在这里了,你吃一辈子烧鸡,是不是很开心啊?”

  “吃烧鸡我是很开心,可是在这里我找不到媳妇,就不开心了,我们还是赶紧找到洞口出去吧。要是真出不去,白妹妹你个我当媳妇?”

  “你?”白素素皱着眉瞄着李大胖,就他那肥猪般的身材,给他做媳妇,晚上还不得给一下压死了,“你想的美呢,我还不如和刘芒在一起。”

  “瞧你说的,我哥么她妹子够多了,他忙得过来吗。”

  刘芒坏笑了起来,小爷这身板,再来几个美女也照顾的过来。

  阮胜男忽然说道:“前面,你们快看前面!”

  刘芒看向前方,发现山洞竟然到了头。

  看到这种情形,刘芒大喜,带着人快步冲了过去。

  一路狂奔,总算是到了尽头那里,刘芒发现前面耸立着两座巨大的石门。

  两座门各高大概八米,宽六米米左右,分别雕刻着几个篆书大字。

  左边的门上面刻着只进死者,右边的门上面刻着只入亡魂。

  古旧的巨大石门,还有上面的字体,透着苍凉的气息,更有淡淡的肃杀气。

  走到尽头,竟然面对着两个石门,也就是说有两条通道,阮胜男道:“刘芒你说,那一个通道,有可能是通向地面的?”

  刘芒正用透视眼看着石门后面呢,左边的石门后面是无数的怪物,一只又一只密密麻麻的怪物,右边的石门后面是毒气。

  这两道门,不论开启那一道门,小队绝大多数成员都没可能有活路,“这两道门是陷阱来着,那一道门都不能打开。”

  李大胖道:“哥么你怎么就知道是陷阱,你又看不到后面情形。要我说啊,我们把这两道门全都打开来,一条一条进去查看,肯定能回到地面上。”

  阮胜男满是敬畏的看着左边的石门,“不行,刘芒说的应该没错,这两道门,真是的陷阱。虽然看不到对面,但我能感觉到左边这道门后面,有很恐怖的气息。一点打开来,我们肯定有大麻烦。”

  李大胖道:“很恐怖的气息,我怎么没感觉到?”

  “那是因为你没修炼崂山鬼术,感知危险的本事没我强而已。”

  “照你和哥么那么说,我们好不容易走到山洞尽头,好不容易才来到这两座门前,却什么都不做,掉过头,走另一侧的石壁边上回去?”

  阮胜男道:“我可没什么说,但这两道门,真的不能打开。”

  “谁说不能打开。”洪昆大步上前,冲着阮胜男道:“我觉得就是你们胆小而已,明明都找到出路了,却不敢把石门打开。你们想傻瓜一样掉头回去,我可不回去。”

  说着,洪昆的目光投向了李大胖,“胖子,我们一起把门打开?”

  李大胖没好气道:“我胖你妹,我还不到四百斤,那么苗条的身材你竟然说我胖?还有啊,别一副亲热样儿,我和你不熟。至于打开石门,我可不干。”

  “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要把石门都打开?”

  “我刚才是发发牢骚而已。我哥么和阮胜男两个都说石门对面不对劲,我再傻也相信他们。倒是你,我觉得你很不对劲,怎么觉得你邪乎乎的。”

  洪昆道:“瞧你说的,我有哪里邪乎的。”

  李大胖道:“你昨天醒了之后,一直盯着蛇娘看。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你几乎就没盯着她看,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刘芒不大关心李大胖和洪昆的对话,他正盯着面前的石壁看,视线从两座门上挪开,看向了石壁别的地方,很快有了发现。

  刘芒大步冲向石壁一处地方,拨开上面附着的厚厚苔藓,现出了第三道门来,一个只能有两人人并排通过,很小的门。

  刘芒看到这座门后面没什么古怪的东西,用力把石门给推了开来,“大家快过来看,这里还有道门。”

  门刚打开,一阵风就里面通道吹了出来,很清爽的风,还有着淡淡的花香,很显然这条通道通向山洞外面。

  阮胜男已经来到刘芒身边,感受着通道里面吹来的风,狂喜了起来,“终于被我们找到了,终于能离开这座洞穴了!”

  洪昆忽然狂吼了起来,“你们谁也别想走!”

  吼声之后,洪昆死命冲向左边那扇巨大的石门,似乎要把石门给推开。

  刘芒快语道:“大家快进通道!”

  刘芒冲向了洪昆,使用游龙步法转瞬间就来到他的身边,大脚踹了过去。

  洪昆被踹飞十多米远,半空中几个旋转,稳稳的落到地上,赤红着眼睛盯着刘芒,“当年就是你抢走我的爱妾,我虽然射杀了你,但我的爱妾却为你殉情。既然又被我遇到你,你别想活着离开我的墓穴!”

  “你的墓穴?”刘芒脸色沉了下来,使劲捏紧了拳头,“你是镇南王?”

  蕾娜在卢梦瑶的怀里面,指着洪昆道:“我看到昨天晚上,一颗颜色很漂亮的骷髅头钻进了他的身体。”

  刘芒这下子明白了,原来洪昆被镇南王附体,面前的果然是镇南王。

  洪昆独臂朝着刘芒一挥,过百条剧毒蜈蚣撒出,飞快的冲向刘芒,而他本人再次冲向石门,一掌拍在了石门最下面一个字上。

  刘芒躲开蜈蚣,发现石门已经缓缓的开启,冲着还没进通道的几个大吼:“这里交给我,快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