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376章 上辈子的事儿

第376章 上辈子的事儿

  女人的眼眸缓缓睁开了,一对如星辰般善良的美丽眼眸看向了刘芒,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轻声道:“你终于来了。”

  等看清女人的脸,刘芒傻眼了,竟然是花蕊。

  确切的说,是时不时就犹如幻觉般,看到那个美艳的如同是妖精般的花蕊。

  花蕊怎么可能在这里,绝不可能的。

  擦,怎么会变成这样,肯定是幻觉,刘芒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幻术了,但一时间根本没办法摆脱幻觉。

  就在刘芒的目中,花蕊从花朵铺就的床上面站了起来,微风吹动,拨动了她身上的白纱裙子,也拨乱了她的丝。

  花蕊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刘芒已经看的出神了,这个女人真的太美了,完全就不像是一个人,完全是妖精来着。

  幻觉,幻觉,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觉,刘芒使劲的锤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想清醒过来,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

  花蕊开口了,朝着刘芒伸出了一只手,“别害怕,这里没人会伤害你。我等你好久好久了,真的好久好久,不过能见到你总算是值得。我知道,哪怕是相隔千山万水,哪怕我们天人永隔,哪怕是历经百世轮回,你也会找到我的。”

  刘芒什么也没说,在他看来,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觉而已,不真实的,都是虚幻的,甚至还暗藏杀机来着,谁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

  对了,还有李大胖,不知道李大胖有没有中了幻术,希望他能帮到自己一把。

  也许下一秒就可以清醒过来了,但愿能清醒过来。

  见刘芒没回应,花蕊迈着洁白光润的小脚,踩着花朵走向了他,“让我好好看看你,那么多年了,我终于能再次看到你的脸。”

  刘芒下意识的想后退,可是不知道为毛,脚就像是长了钉子似得,被钉在了地上,身体向后退,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想爬起来,四肢竟然没一点力气,根本动不了。

  刘芒暗骂真是见了鬼了,看样子之前真的小瞧那具棺材。

  现在中了幻术,八成就要死掉。

  花蕊蹲了下来,抓起刘芒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脸蛋上轻轻蹭着,一副幸福的模样,“还记得吗,我们曾经经常来到这里,在花海里面玩乐。那时候你总对我说,你要让我做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我好开心,每当你对我说那番话的时候,我都好开心。

  可惜啊可惜,世间的事情有多少是我们能左右的,我最终变成家族和镇南王交易的筹码,你为了我死在镇南王刀下,我们两个天人永隔。

  但我知道,你还会来找我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一直等你,一直一直等着你。

  你终于来了,终于来见蕊儿我了。

  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一滴又一滴的泪水从花蕊的眼角滑落,落到了刘芒的胳膊上。

  是温的,刘芒感受到泪水竟然是温的。

  侧目看着花蕊那幸福的无声哭泣的样子,心忽然乱了起来。

  刘芒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能有那么精湛的演技,哪怕是在幻觉中,也太真实了,就像是真实生的事情似得。

  恍惚间,一连串的记忆碎片从刘芒的脑海浮现。

  还是孩提时代,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一起吃糖葫芦,边吃边说着,“等我长大了,就娶了你,到时候我赚好多好多银子,想吃多少糖葫芦都行。”

  少年时,拥着一个美丽的少女骑着骏马驰骋在天地间,大声说着:“再过三年,再过三年我就向师父提亲,请师父把你嫁给我,让你做我的娘子。唉,你别害羞呀,也别拧我,我是认真的,聘礼我都准备好了。”

  青年时,抱着一个美丽的女孩,动情的吻着她的嘴唇,撕扯着她的衣服,但被阻止了,苦苦的哀求着:“蕊儿乖,白天的时候我已经向师父求亲,求他把你嫁给我。师父那么疼我,他肯定会答应我的,明天肯定会告诉我,把你许给我。很快你就是我的娘子了,今天就让我好好疼爱你,乖,把手挪开……嘶,别咬……”

  又是一幕景象浮现,刘芒看到自己浑身是血,拉着花蕊快步奔跑,一直跑一直跑,嘴里面说着前面就出了镇南王的势力范围了,那里有人接应我们,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

  忽然间,后心一阵剧痛,刘芒的意识渐渐迷糊,只听到耳畔传来花蕊的声音:“我等你,哪怕天人永隔,哪怕百世轮回我也等你……”

  下一秒,刘芒脑海中那些回忆消失了,额头满是冷汗,死盯着花蕊说道:“刚才那些是什么,是不是你搞的鬼,刚才那些也是幻觉对不对?”

  花蕊投进了刘芒的怀里,脸蛋贴着他的胸膛,“这个世上哪里有那么真实的幻觉,你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你早就遗忘的东西而已。

  师兄你历经轮回,总算是来见我了。可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但我向你许诺,我也会找到你的,我会找到你。到时候我会把自己的美貌遮起来,世上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我的美丽容颜,下一世我只为你一人而倾国倾城。能再见到你,我此生无憾,师兄,我的情郎,来生再见了。”

  等花蕊话音落下,刘芒极度不舍,就像是丢了什么似得,用力的抱紧花蕊,“不许离开!”

  可惜有些东西,越想抱紧,就越抱不住,怀中的女人化作点点光华,一点一点的消散,最终只留下一个秀着字的荷包。

  荷包上面用金线秀着天人永隔,痴心苦等,纵然历百世轮回,终会与君再相见,蕊。

  刘芒握住荷包,周遭的一切再次变化,花海不见了,蓝天白云不见了,又回到了那个放着棺材的石头房间里面。

  棺材已经没了,只有满地的牙齿,棺材之前放置的地方,已经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李大胖就在刘芒边上,见他呆轻轻拍了他一下,“我说哥么,你怎么傻了,中邪了?”

  刘芒瞄向了李大胖,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红着眼睛问道:“你体会过真心爱一个人的滋味吗?”

  李大胖沉默了一下,然后很正经的来了句:“哥么我可不搞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