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精品男人

  第二天一早,刘芒醒了过来,现自己躺在花家,属于他的房间里面。

  刘芒记得昨晚上是他带着那个美丽却毒辣的女人回来的,在这张床上又有一次火热的缠绵。

  终于变成男人了,回想昨晚上的美妙滋味,刘芒的嘴角翘了起来,大大的得意了一把。

  侧目看了下,零乱的床铺上,哪还有那个性感丰腴的火热大美人儿,就剩下他孤零零一个。

  那个女人的衣服鞋袜随身物品,还有那个面具,全都不见了,看样子早已经离开。

  还想着再来一场清晨的刺激有趣好玩的火热运动,看样子是没戏了。

  刘芒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还不错,美着呢,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看来情巫经过昨晚上,已经压制住了。

  只不过一想到每半年情巫至少作一次,自己的小命等于是攥在那个女人的手里面,刘芒又忍不住头痛。

  不过好在还有半年时间,这段时间要是找不到解决方法,就回刘家村一趟,让师傅给治疗。

  以师父蓝清远天下第一神医的本事,估计情巫也难不住他。

  这时候,房门忽然开了,花蕊钻了进来。

  等看清里面情形,花蕊的俏脸嗖的就红透了,呀的一声低呼,羞臊的赶紧儿跑出去。

  刘芒挠了挠胸口,低头一看,嘿嘿干笑了几声,“蕊蕊妹子,我们两个算是扯平了。”

  找到衣服穿上,把床铺整理好,刘芒出了房间,瞧见花蕊就守在门口,眼神特复杂,害羞又幽怨的。

  刘芒挠了挠花蕊的脑袋,“还害臊呢,刚才。”

  花蕊快语打断刘芒的话,“你讨厌,不许你提刚才的事情。”

  一想到刚才看到的情形,花蕊就害羞,早知道刘芒也喜欢果睡,就不进去了,弄的刚才闹了个大花脸。

  刘芒笑语道:“好,好,不说。你刚才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早餐做好了,我找你吃早餐呢。还有我要告诉你,今天我要去上学了,不能陪你玩。”

  刘芒握住了花蕊的小手,“别啊,你瞧我们刚在一起,就要分开一天,我多舍不得。”

  “你呀你呀,就喜欢逗我。要不这样,你干脆也转去我们学校?”

  “别,我一见老师心里就犯怵。”刘芒家师父师娘就够厉害了,从小到大没少给他们修理,老师还是免了吧,“我去刷个牙,待会再聊。”

  刘芒去了卫生间,花蕊跑进了他的房间里面,嗅了嗅,一股子怪味,“这是什么味儿呀。”

  看着看着,花蕊现不对劲的地方,床上面有着好几根头丝,怎么看那长度,都不是刘芒的,而是一个长女人的。

  看到那些头丝,花蕊立马想到了满屋子的味道是什么味了,男女欢好后的味道!

  等刘芒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在一楼餐厅找到了花蕊,结果凑过去人家不搭理自己。

  花蕊瞧见刘芒来了,正装饭的她撅着小嘴转过身,把背对着他。

  刘芒道:“蕊蕊,怎么了,怎么又生气了?”

  “哼。”花蕊轻哼了一声,还是不理刘芒。

  可恶的刘芒,之前明明追自己,昨晚上倒好,竟然带了个女人回来过夜,就在自己的隔壁啪啪啪,难怪昨晚上下半夜老睡不安稳,原来是被吵的。

  虽然花蕊和刘芒也没什么关系,就是普通朋友而已,但花蕊一想到昨晚上刘芒可能和别的女人在她的隔壁房间滚床单,就是不舒服,不开心。

  刘芒挠了挠后脑勺,实在是闹不明白了,这是怎么了这是,“该不会,你大姨妈来了吧?”

  “你!”花蕊羞的不行,把饭给刘芒装好放桌子上去,拿着书包就跑,来到院子推车自行车就出门。

  刘芒追了两步,“你不吃饭了?”

  “被你气饱了,不吃!”

  刘芒目送气呼呼的花蕊离开,自言自语起来,“还是当男人好,没有大姨妈,就没有情绪化。”

  花宁提着个鸟笼子,从前厅来到院子里面,“小刘,在说什么呢?”

  刘芒笑语道:“嗯,没什么。花爷爷,早啊。你回来的正好,正好开饭。”

  花宁说道:“我已经吃过了,你吃吧。对了,一大早你朋友离开的时候,让我给你带句话。”

  朋友?刘芒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胸大腿长臀翘的美丽熟女,林紫玥的小姨,“花爷爷你有见到她,她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说她还会来找你的。”花宁不无羡慕的瞧着刘芒,这个家伙虽然年轻,刚才江南市也不久,但昨天白天就来了两个美女人找他,昨晚上又带回来一个成熟美女过夜,这份艳福还真是让人羡慕。

  回想他花宁像刘芒那么大的时候,哪里知道什么情情爱爱的事情,整天在跟着师父学手艺,干着切药磨药打杂的活儿。

  人比人,真是不能比。

  花宁还指望撮合下刘芒和自家孙女花蕊,现在看起来,估计没戏了。

  提到那个女人,刘芒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只知道她是琼南十二巫之一,还有就是她是林紫玥的小姨,到现在连她的名字都还不清楚。

  得,自己一良家小青年,被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大美人给糟蹋了一晚。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个女人,刘芒回想昨晚上,心又砰砰跳的快了不少。

  吃过早餐,花宁就把店门打开,开始营业,等着病人上门。

  刘芒毕竟住在人家家里,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特殷勤的帮着花宁干活,切药配药这些活儿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

  边忙活着,刘芒边问道:“那么大一家药房,就花爷爷你和花蕊打理,没想过请人帮忙?”

  花宁道:“店里倒是有一个伙计,我还有一个徒弟,前几天北广有人生病请去了,估计也快回来。”

  刘芒道:“花爷爷你能放心让他出诊,看样子是得了你的真传。”

  “说起医术,我那徒弟比你就差的太多了,你要是看他还顺眼,就帮我指教下。”

  正聊着呢,外面忽然停下几辆车子,紧接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一连六七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大汉闯进了四名药房里面,为一个的视线锁定了刘芒,“是刘芒刘先生吧,我们老板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