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神族罪人

  刘芒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喜,拉着雪月的手就跟在了老炼丹师的身后,想不到老炼丹师还有这一手,果然神王都不容小觑,哪怕是一位炼丹师。

  有明凯开路,三人有惊无险的走过了一半的神王尸体,而明凯的眉头却渐渐皱起,“这些尸体比我想象的要多,而且越往深处,神王尸体生前的实力越强,死气也愈发的浓厚。老夫的修为终究有限,恐怕难以到达啊。”

  雪月这个时候却拍了一下脑袋,叫道:“我在神族之中听说,神族之血是许多禁制机关的破之手段,说不定我可以试试。”不等刘芒阻拦,雪月一下就咬破自己的手腕,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随后她猛地一甩手臂,将自己的神族之血甩向前方。

  神族之血所到之处,那些原本已经躁动的神王尸体顿时重新变得平静起来。老炼丹师明凯双眼亮了起来,本能的松了一口气。

  此刻松雨正在查看有关北地神王动乱的最新消息,却有低级神王来禀报老祖宗传下了法旨,需松雨立刻前往老祖宗闭关之所。松雨不知为何,但却丝毫不敢耽搁,快步走到了老祖宗闭关之地。在见到雪月之后,老祖宗似乎了却了心事,已经决定闭死关,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来。

  “老祖宗,松雨来了!”松雨朝着老祖宗闭关之所行礼,老祖宗的声音顿时响起:“我感受到了天心仪的气息,就在神帝城外北面,速去取回天心仪,遇阻拦者杀无赦。”

  “是,松雨领命。”松雨躬身退下,这次却没有叫分身前往,而是亲自带领几位七星八星神王朝神帝城外飞去。

  刘芒的分身带着天心仪正在跑路,刚才天心仪的气息暴露完全是刘芒的主意,为的就是分散神族的注意力。既然神族已经开始寻找天心仪,想必一旦发现天心仪的气息,断然不会放弃。

  器灵冒出头,有些不满道:“我这算是帮了你大忙了,一个不小心被那些神族之人追到,我就会落入神族之手了。你以后再想见到我,可就难楼!”

  “你为何如此害怕天心仪落入神族之手?”分身奇怪的问道,结果却招来器灵没好气的咒骂:“管你屁事!问题这么多干嘛,有这股精力,还不如跑快点!当心被神族的人追上!这次神族的人感受到天心仪的气息,前来的人修为绝对不会弱。你口中的那个什么神族族长松雨估计也会亲自前来,人家可是九星神王,捏死你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器灵自然不想告诉刘芒自己为何如此恐惧落入神族之手,神族的历史悠久,吃过天心仪的亏,一旦发现自己这个器灵的存在。为了更加牢固的控制天心仪,一定会强行将自己与天心仪分开,然后灭杀掉自己,为天心仪再寻得一个可操控的器灵。

  分身闻言,也不罗嗦,饶了一个圈子,朝其他的方向继续逃跑。天心仪的气息已经被器灵再度遮盖起来,想要再次寻到可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做到的。而只要吸引住了松雨等神族高层的注意力,本体就会更加容易逃出神帝城。

  松雨带着众多神王已经来到神帝城北,也感受到了那股天心仪留下的气息。不禁双眼中有精芒闪耀,确实是天心仪,如假包换!此等神器,断然不可放任在外,一定要牢牢掌控在神族之手才行。

  只是可惜的是,天心仪的气息再度被遮盖了起来,现在没有线索,只能慢慢依靠蛛丝马迹来追踪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刘芒本体这边,三人顺利的通过了神王尸体所在的区域后,都松了一口气。雪月连忙包扎起自己的伤口,又狠狠的掐了刘芒一下,嘴里埋怨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害的我流了这么多血!你赔给我!”

  “我怎么赔给你,不然让你咬一口。”刘芒翻了一个白眼,惹得雪月拳打脚踢。明凯笑呵呵的看着,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一段路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的修为终究只是五星神王,加上长时间没有与人或者禁制相斗,付出的代价未免高了一些。

  刘芒与雪月都知道此地不是打闹的地方,闹了一下再次启程,顺着通道继续前行。三人再次走了数百米,前方的通道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房间。确实是一个房间,里面石床,石椅一样不缺,而且有一位神王呆在其中。

  一位七星神王,身穿着神族特有的衣袍,面容有些憔悴。她的四肢都被长长的铁链捆绑住了,铁链的另一头连接在墙壁之上,随着她的走动,铁链不断发出脆响。她犹如听不到这种声音一般,正不断来回的走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三人谁也没有想到这通道里居然会关押着一位七星神王,而且极有可能是神族之人。她为何会被锁在此地?

  三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都看到里对方眼中的不解与凝重。不管这位女神王为何会被关押在这里,想要通过这一段路,显然要得到这位女神王的允许。于是刘芒上前一步,朗声道:“前辈,不知您为何会被关押于此,是否需要我等帮您脱困,我等乐意之极。”

  “我是神族的罪人,被关在这里心甘情愿。”女神王停住脚步,望向三人,“你们三人又是何人,怎么会入了此通道?如若不能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我断然不会放你们通过。而你们三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也只是一位五星神王罢了,想要通过我这一关,难。”

  “一位被锁住的七星神王,不知哪里来的傲气,从你的样子就能看出,你应该行动不便,而且身上没有神器吧!我们真要强闯,你有能奈何?”雪月不客气的大声道。刘芒颇为恼怒的瞪了雪月一眼,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丫头!

  “哈哈……”女神王大笑起来,捆住她的锁链跟着不断抖动,“想知道我哪里来的傲气,你们可以试试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