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重逢

  刘芒不管刚才经历的到底是不是梦,总之他答应了那个草原公主,一定会来救她的,这个承诺一定会兑现。

  当刘芒的手触碰到石棺的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草原,他骑着骏马,在他的对面是数万的图蛮大军,旌旗招展刀光闪闪。

  刘芒只一骑而已,呼唤出火刀冲向了图蛮大军。

  而在楚狂刀他们的目中,刘芒也不知道怎么的,发了狂似得冲到了石棺那里之后,就扶着石棺呆呆的一动不动了。

  那些个血魂阴兵幻化出现,一个个的杀向了他。

  楚狂刀见状刚要出手,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些个血魂阴兵只要靠近刘芒,就全都被火焰所吞噬。

  不断的有血魂阴兵幻化出现,但只要接近刘芒就全都化作飞灰,而且是被什么从中砍断之后灼烧起来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刘芒身边有一位看不到身影的人握着一把神兵利器在斩杀那些个血魂阴兵似得。

  剑奴凝目盯着刘芒看啊看,实在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清楚一件事情,似乎刘芒没危险来着。

  万华老祖说道:“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给他百年岁月还了得,也许能达到我等都没办法突破的境界也说不定。可惜,可惜他非我万华仙宫之人,不然一定可以把我万华仙宫光大。说起来青云仙门的独孤梦真是会挑选徒弟,如此惊才绝艳的年轻人,为什么没有被我给遇到。可怜我万华老祖自认实力也算不弱,可是手下全都是白风华那样愚笨的弟子。”

  楚狂刀说道:“弟子是否愚笨在师父如何,既然你手下全都是愚笨弟子,说明你也是愚笨之人。”

  万华老祖要是被别人训斥肯定不服气,但面对着楚狂刀,屁都不敢放一个,还点头哈腰道:“师祖训斥的是,弟子受教了。”

  石棺那里,不断的有血魂阴兵出现,不断的被斩杀,渐渐的那些红色的火焰弱了,越来越弱,最后一团火焰幻化成了一个比之前任何血魂阴兵都要强的家伙,挥舞着一把赤红色的刀子斩向了刘芒。

  逼近刘芒十米后,血魂阴兵就像是被什么强横的存在给挡住了,厮杀了起来。

  最后这个血魂阴兵的实力非之强,但就是杀不到刘芒身边,被无形之物给生生挡住。

  忽然之间虚空之中凭空出现一把神兵火刀,紧接着一条炎龙出现,和火刀相溶,化作一条狂暴炎龙。

  血魂阴兵根本就承受不住狂暴炎龙的威能,只勉强抵挡了一下想跳开,但哪里跳的开,被狂暴炎龙给缠住了。

  下一刻,血魂阴兵化作了飞灰。

  狂暴炎龙绞杀血魂阴兵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冲向了地面,冲向了血祭之后变得诡异一场的地面,直冲向地下。

  剑奴是刘芒的手下,太清楚刘芒了,神兵火刀是刘芒的兵器,那条火龙是刘芒的绝学炎龙杀来着。

  刚才出手的肯定是刘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呆呆站着,可是却能在虚空中打出那么强的招式来。

  难道他灵魂出窍,还是石棺那里正发生她看不到的事情?

  狂暴的炎龙直冲地底深处,整个房间里面的地面都燃起了大火。

  火虽然旺,奇怪的是剑奴他们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热力,更别说被灼烧到了。

  忽然间地面上浮现了一个扭曲的巨大人脸,大声的嘶吼着:“我图蛮一族不灭,我图蛮一族永世昌盛,我图蛮一族一统天下,我图蛮一族永世为王,我图蛮一族……啊,不……”

  火热骤然间更盛了,整个空间都变成了火海,那个人脸很快被灼烧消失了,地面旋即恢复成了普通的冰面。

  整个阴兵洞,本来一直笼罩着一股浓浓的邪气,这会儿邪气完全消失了,彻底消散无踪。

  刘芒暮然间睁开了眼睛,伸出另一只手,充斥着整个山洞的火焰都汇聚到他的手心中。

  紧接着他跳上了石棺,把石棺的棺盖给推开,跳进了石棺里面去。

  伊拉贝娜见状赶紧要过去,马克和石大龙赶紧儿冲过去把她拦住,“不行,你不能过去打搅他们的。”

  伊拉贝娜皱眉道:“打搅他们?你们在说什么胡话啊?师父刚才古古怪怪的,你们还有那个韩秋水也是古古怪怪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石大龙说道:“说来就话长了,我们也有点儿糊涂,有点说不清,但总之你就是不能过去打搅。”

  伊拉贝娜一头的雾水,但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安静的等着。

  刘芒进了石棺里面之后,发现里面没有意料中的腐臭尸气,他瞧见石棺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女孩。

  不管他怎么看,女孩都是他在草原上遇到的萧玫,她身穿一套艳丽的草原服饰,打扮的非常漂亮,面容更是像是还活着一样。

  那种感觉,不像是死了,而像是还活着,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睡着了而已。

  要是面前的是白雪公主一样的情形就好了,可惜那是童话故事来着,一个吻是唤不醒死人的。

  刘芒蹲了下来,想触碰萧玫,结果手刚触碰到她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就化作飞灰消失了。

  刘芒静静的看着萧玫美丽的身体,布料经过几百年岁月都已经彻底的腐朽,一碰就化作飞灰,人呢,应该也是一碰就化作枯骨了,甚至是连枯骨都剩不下吧。

  虽然不舍得,但让这个草原公主烟消云散,总好过就那么离开,再盖上棺盖让她继续躺无数岁月要来的好。

  刘芒的手伸向了萧玫,但触碰到她的身体之前又锁链回来,干脆俯下身,吻向萧玫的嘴唇,就用一个吻给她送行好了。

  下一秒,刘芒发现不对劲,有温度来着,萧玫的尸体竟然有温度,好像还活着,并没有死似的。

  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被封印进棺材里面千年甚至更长时间,怎么可以还活着?

  萧玫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颗珠子从她嘴唇里面到了刘芒嘴里,一股澎湃的土力逐渐的扩散向刘芒的身体各处。

  那种浩瀚的土力,绵绵不断的散发出来,刘芒狂喜了起来,是土魄,竟然是土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