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479章 茫茫大草原

第1479章 茫茫大草原

  雾气来的太突然了,根本没办法躲避,所有人就被笼罩在其中,尽可能的往一起靠拢,防止危险发生。

  刘芒开启透视眼来,他的透视眼连石头都能看穿,更别提什么雾气了。

  可是在透视眼之下,这片浓雾竟然看不穿,那种感觉,就像是变成瞎子似得。

  刘芒想把两个女人拉过来拥住,可是忽然间感觉手空了,一直握着他手的伊拉贝娜和迦南温柔不知道哪里去了。

  刘芒伸出手四下去抓,想把伊拉贝娜和迦南温柔给找到,可是根本找不到两个人。

  别说她们,别人也像是消失了似得。

  “伊拉贝娜,剑奴,温柔……”

  刘芒放声大喊,根本没有任何的回应。

  就在刘芒着急上火的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浓雾渐渐的被吹散了。

  他好像来到了个陌生的地方,还在身边的就几个人而已,马克,石大龙,还有韩秋水那货。

  先不管人,刘芒四下看了下,这里是草原来着,几个人位于一处高十来米的土包上面。

  茫茫草原上根本没有什么遮蔽物,能见度非常的好,刘芒放眼望去,碧绿的草原,成群的牛羊,微微徐徐吹来,别提多漂亮了。

  要是平时看到这样的情形,估计心情会很好,可惜刘芒现在完全开心不起来。

  他刚才明明在阴兵洞那里的,怎么忽然间来到了这种鬼地方了。

  还有,除了马克几个,其他人呢,剑奴呢,伊拉贝娜呢,迦南温柔呢?

  刘芒一头雾水,另外三个人也都是一头雾水,马克皱着眉头看着周遭,“奇了,真是奇了怪,我们之前明明在阴兵洞,怎么一转眼变成草原了?幻觉,肯定是幻觉,我们应该是中了幻术!”

  石大龙说道:“我看倒不像是幻术,也许阴兵洞那里真的藏着某个秘密,这里实际上也是阴兵洞的空间,只有在血祭之后才能开启。”

  刘芒仔细琢磨了下,石大龙的话有点儿道理。

  他得到的情报是图蛮一族的圣地里面藏着宝物,有可能是土魄来着,可是阴兵洞那个鬼地方哪里像是有宝贝的地儿。

  也许宝贝,在这里才是。

  韩秋水说道:“我不关心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只关心怎么样才能回去,总不能被困在这里吧。”

  老呆在这里也不是事儿,我们到处找找线索,也许能发现什么。

  刘芒极目远眺,很快有了发现,左侧的方向二十多里外有着一座小山,依稀可以看到小山那里有炊烟,那里明显有人,“你们看那里,似乎有人家,我们去那里瞧瞧。”

  韩秋水说道:“要去你们去,我可不去,谁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形,也许我们离开一步,就会触发什么机关被宰掉也说不定。”

  韩秋水可没心思和刘芒一起胡闹,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去,再离开雪山,回到龙盟那里。

  韩秋水不走,刘芒懒得搭理他,招呼马克和石大龙,很快下了突破,走向小山那里。

  草原上的草非常的茂盛,大都没过膝盖,高的地方甚至比人还要高,在这样的地方行走想快也快不起来,几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

  目送刘芒他们离开,韩秋水蛋疼了,坐不住了,不顾廉耻的,也不管之前说的话了,赶紧儿跑下土坡追过去,“等等,你们等等。”

  等到韩秋水追上来,刘芒打趣道:“你不是说不和我们去胡闹嘛,怎么现在也跑过来了?”

  “刘先生您瞧,我刚才就是扯淡而已,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韩秋水别提多讨厌刘芒这货了,但这会儿也就只能陪着笑脸低头哈腰装孙子,“还有啊,您看现在我们龙盟的情形,我爸爸被万华老祖那个该死的家伙给杀了,龙盟几位长老都奉你为主人,你注定会是我龙盟下任龙王。我韩秋水也是龙盟的人,也愿意奉您为主的。说起来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深仇大恨,我得罪过您是我糊涂,您也收拾的我很惨,就饶了我吧。等以后离开雪山,我当您一条最最忠心的狗,您看怎么样?”

  什么叫阴险小人,刘芒瞄着韩秋水,这货不就是咯,他的话能信才怪了。

  不过这种人最最聪明,很清楚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现在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怎么样自己。

  刘芒道:“你真的想当我的一条狗?”

  韩秋水特麻利的给刘芒跪下了,“从今天起,我就是刘先生,啊不,应该是主人您的一条狗了。”

  韩秋水也顾不了那么多,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出去之后也得想办法保命才是。

  刘芒是不咋地,但万华老祖更不咋地,他知道自己是韩一帆的儿子,之所以到现在还没下手斩草除根,无非就是因为刘芒在。

  说起来真是讽刺,昔日的仇人,现在倒好,已经变成了他的靠山,不抓紧的话他就死定了。

  看着韩秋水狗一样跪在面前,刘芒微微一笑,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这家伙一起不是一直喜欢装逼嘛,现在彻底完蛋,变成一条狗,当然,只不过是一条表面上听话的狗而已。

  刘芒打趣道:“既然你那么说,我就不客气,等离开大雪山,你立即给我办一件事情,把你妈给我送来。”

  韩秋水傻眼了。

  刘芒接着说道:“你妈妈说起来年纪也不小了,不过她肯定是玄门中人,实力应该不错,而且是龙后,养尊处优的保养的一定不错。我这个人不挑食,熟0妇我也喜欢,到时候你把她送来给我就行了,我就收下你这条狗。”

  韩秋水别提多蛋疼了,以前要是谁敢在他面前说一句我要干尼妈,他一定勃然大怒,灭对方全家,可现在哪里敢。

  稍稍犹豫了一下,韩秋水一副贱骨头样儿,一副谄媚的样儿陪着笑脸道:“反正我爸爸都已经被万华老祖那个家伙宰了,我妈妈那么漂亮,早晚还会再找。与其便宜别的男人,不如就让主人您宠爱她。主人你说的一点没错,我妈妈保养的可好了,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身材又棒,您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让她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刘芒还真没想到,这货竟然真的能答应下来,没有任何的血性,“你还真是一条为了保命可以不择手段的好狗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