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4章 跳吧

  “在这么下去不行,少主我们也跳吧!”昆百通很清楚现在的情形,应付那些个普通的刀盾血魂阴兵就已经够吃力了,要是那些浑身赤红色的强悍血魂阴兵杀到还得了。

  “什么,往下跳?”韩秋水看了下下面,能见度非常低,根本看不到尽头,本能的对跳下去这回事儿恐惧。

  这要是一个不好,也许跳下去就死掉了。

  忽然间又是一个手下被血魂阴兵给干掉,生生看成了两半,鲜血都没能飞溅开,就已经被冻住了,被狂风吹向了远处。

  不管韩秋水愿意不愿意了,昆百通往下跳了下去,松开抓住石壁的手脚,任由身体往下坠落。

  “少主我们跳吧。”另外两个龙盟长老也知道这么下去不太妙,也都冒险跳了下去。

  韩秋水抬起头来一看,发现上面有着一个非常显眼的血魂阴兵,一个浑身赤红色仿佛血液一样的血魂阴兵,吓得赶紧儿也跳了下去。

  昆百通的运气比较好,落下不到一百二三十米,就遇到一块凸起的石头,落到上面虽然踏碎了大半块石头,但好歹是稳住了身体,然后把上面落下的人都给接住。

  韩秋水也落了下来,往下一看,原来刘芒没死,气的他咬牙切齿的,刚才真是白高兴一场了。

  刘芒才不管住韩秋水的死活呢,他自己的命才最重要,顺着石壁一直往下爬,中途又接连两次往下跳,迅速接近下面。

  差不多一连往下跳河爬了两千来米,刘芒的脚总算是落到了地面上,离开了悬崖。

  马克已经虚脱了,迦南温柔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能活着下来,刘芒挺庆幸的,可惜现在没歇口气的时间,那些个血魂阴兵马上就会下来了,得赶紧儿的离开才行,快语问起迦南温柔:“冰谷在什么方向?”

  迦南温柔喘着粗气道:“风吹来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到达冰谷了。”

  竟然要顶着强风前行,刘芒微微皱眉,但也没别的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们快点出发。”

  马克跪在地上大口牛喘着,摆手说道:“不行,我走不动了,让我歇一会儿,一会人就好。”

  “那你休息好了,我们先离开。”刘芒撂下马克,带着迦南温柔,快步走向冰谷的方向。

  马克见状赶紧儿追上去。“等等我,等一等我,刘先生你把我丢在这里,谁把老婆女儿送给你呀。”

  刘芒还没走出多远,上面就落下来一个人,虽然落地之前奋力打向了地面,减轻落下来的力道,但还是没能完全卸掉力道,生生摔在了地上面。

  刘芒回过头仔细看了一下,竟然是一位龙盟长老来着,韩秋水的得力手下之一。

  昆百通很快也落下来,不过他稳住了身体,卸掉力道没受伤,把那位摔在地上的长老给扶起来,探了下鼻息,扛着追向刘芒。

  没多久,韩秋水和剩下的人都下来了。

  之前进山的时候韩秋水身边十几号人,现在呢,就剩下三个长老和一个女手下了。

  三位长老中的一个,更是生命垂危。

  韩秋水落地后快步来到昆百通边上,快语问道:“风长老怎么样了?”

  昆百通肩上的长老名字叫风秋,现在已经缓过劲,苏醒了过来,有气无力的看着韩秋水,大口的吐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昆百通说道:“风长老他的肋骨断了至少十根,两条腿和胳膊也都摔断,脑袋更撞到地面,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还能留一条命,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竟然伤的那么重,在这种地方,根本没办法医治来着,不如赶紧给风长老个痛快吧。”韩秋水虽然惋惜,但他可不想带那么一个累赘。

  风秋虽然重伤,但脑袋不糊涂,被韩秋水气的吐血更多。

  昆百通的脸色顿时变了,大声呵斥起韩秋水来,“风长老是我们龙盟之人,他受了伤,你身为少主竟然要丢下他,亏你说的出口!要是你再敢说出这种让人心寒的话,看我不一掌轰杀你!”

  韩秋水没想到昆百通竟然大怒,吓得赶紧儿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只是担心风长老他受太多的苦,昆长老你千万别往心里去。还有风长老,你一定咬牙挺住,我们会想到办法救治你的。”

  昆百通没说什么,扛着风秋快步来到了刘芒边上,“之前小琳说你医术超绝,是当世第一神医的徒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帮风长老一把?”

  刘芒开启透视眼审视了一下风秋,“他伤的不是一般的重,不仅有外伤,而且五脏也受创,正在内出血,一般人的话估计早已经挺不住了。”

  昆百通越听越皱眉,“也就是说他没救了?”

  “我只是说他伤得重而已,没说救不了,只是现在没那个时间救他。这样吧,我给他吃几颗丹药,先让他稳住,等到达安全的地方再救治他。”

  刘芒摸出了几个药瓶,倒了一颗凝神丹,一颗百火丹,两颗六合丹,一股脑的都塞进了风秋的嘴巴里面。

  韩秋水远远的看着呢,一脸的鄙视,就风秋那伤势,哪怕是现在送到医院去也完蛋了,除非是遇到鬼医那样的高手来着还有条活路,就刘芒喂几颗药丸,管屁用啊。

  风秋这边,几颗药入嘴就化了,药力顿时扩散向全身。

  本来剧痛到麻木的身体,渐渐的轻松了不少,咳血也停了下来,体内暖暖的,虽然还是有点儿不舒服,但至少没有那么痛苦了,人也精神了不少,一点也没有萎靡的感觉。

  深呼吸了一下,胸口那种锥心刺痛也没了,风秋说道:“好奇妙的药。”

  风秋伤的有多重,昆百通最清楚,他现在竟然都能说话了,不得不说刘芒的药还真是够赞的。

  忽然间后面传来了一声巨响,刘芒向后面看过去,一个高至少五米,宽四米,长八米以上的巨型石棺,从断天崖上直接丢了下来,砸在了悬崖下面,直接把被冻的坚硬像是石头的地面给砸出了一个大坑,紧接着,四个浑身赤红色的强横血魂阴兵跳了下来。

  之前一个这样的血色阴兵,三位长老联手才打退,现在一下子冒出四个,韩秋水差点吓尿了,快语道:“昆长老和风长老你们在这挡住。”

  韩秋水撂下话就跑,拔腿就跑,完全不管别人死活,在他眼里别人的命连他的鸟毛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