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424章 紧张刺激的小游戏

第1424章 紧张刺激的小游戏

  刘芒的话让马克没那么自在了,眼皮子都跳了起来,悻悻说道:“刘先生你真是爱开玩笑。”

  刘芒冷笑道:“如果我说我不是开玩笑呢?不过你也别害怕,你说不定还是能活下来的。这样吧,我们玩一个比较刺激的小游戏,来决定你的生死,你看怎么样?”

  “小游戏?”马克是很乐意和女人玩一下开开心心的小游戏,和刘芒就免了吧,谁知道他打算做什么,“刘先生您看您肯定是喝多了,您看您那么多女人,肯定都在等着,你要不要去过个特火热的夜晚?”

  刘芒说道:“别给我打哈哈岔开话题,我这个小游戏,你玩也得玩儿,不玩儿也得玩儿。把衣服都给我脱了,去外面站一分钟去。”

  “什么!”马克可是被吓得不轻,外面天那么冷,让他脱了衣服去外面站一分钟,那不冻死他了呀,“刘先生您看,我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要是有的话你直说,我抽自己的脸给您赔罪还不行嘛?出去挨冻,您看就免了吧,这种天气真的能冻死人的。”

  “你再弱逼,一分钟也冻不死你的,不过能让你尝尝挨冻的滋味。”刘芒晃了晃酒杯,玩味的瞄着马克,“怎么着,不动是吧,要不要我打断你的手脚把你丢出去?”

  马克很清楚刘芒不是开玩笑的,哪里还敢犹豫,赶紧把厚厚的皮裘给脱了下来,然后是毛衣,最后就剩下一条裤衩,提心吊胆的走向外面。

  刚打开帐篷,一股冷风灌了进来,冻的马克浑身直打哆嗦,那刺骨的冷风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马克哪里想出去,眼巴巴的望着刘芒,哀求他,“刘先生您饶了我吧,我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直说,我认错,我一定认错还不行嘛。”

  “你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我,我是不清楚,不过你自己心里应该非常的清楚,你要是主动说出来最好不过了,不然的话就给我出去呆着。”

  马克死命摇头,“我真想不到啊,我哪儿敢得罪刘先生你。”

  “那就给我出去!”

  刘芒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出这句,那语气仿佛马克再留在帐篷里面,就宰了他。

  马克被吓得激灵一下子,赶紧儿出了帐篷。

  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裤衩,在这种极寒的天气下站在暴风雪之中,马克被懂得浑身刺骨的疼,赶紧儿靠着帐篷蹲下来,尽量的蜷缩着身体。

  刺骨的寒风裹挟着暴雪打在身上,迅速的带走身体的热量,别说一分钟,每一秒都让马克极度难熬。

  他就不明白了,刘芒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间那么操蛋,竟然来找他的麻烦,真的是太操蛋了。

  还有他娘的天气,绝对是能撒泡尿就冻坏小弟弟的极寒天气啊,一分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

  刘芒在温暖的帐篷里面,用透视眼盯着马克,边喝着小酒。

  这家伙什么都不肯说,嘴巴倒是挺硬的,刘芒一点不着急,反正有时间,这个小游戏可以慢慢的玩儿。

  刘芒从马克的情形来看,他那么怕冷,和刚才那些个女人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等差不多一分钟时间到了,刘芒说道:“进来吧。”

  听到声音,马克狂喜,赶紧儿跑进了屋子里面,他在外面呆了一分钟,浑身都冻僵了,身上更是落了不少雪花,赶紧儿跑到篝火前烤火。

  马克嘴巴被冻的发紫,瑟瑟发抖的蹲在篝火边,恨不得整个人都跳进去让自己暖和起来。

  刘芒说道:“滋味好受吗?”

  马克赶紧摇头,死命的摇头,那种滋味能好受才怪了,一点不比被别人爆了菊花来的好受吗,他这辈子是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刘芒说道:“知道不好受就好,现在有没有什么想向我坦白的事情要说的?”

  马克这会儿忍不住琢磨了起来,刘芒那么做,肯定是知道了点什么,要不然他有那个时间,去和那群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流口水的大小美人厮混多好,非操蛋的跑到这里整自己干嘛。

  对,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也不会那么操蛋了。

  马克是瞒着刘芒干了些事情,那些事情哪里是能说出去的,赶紧儿再摇头,“没有,我哪儿敢背地里做对不起刘先生你的事情啊。给我十颗胆子,我也不敢啊,我真不敢。”

  刘芒促狭道:“我也没问你做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这话可是你说的。”

  马克激灵一下,真想打自己这张破嘴,说什么不好,你偏偏说漏嘴干嘛。

  刘芒接着说道:“还不肯说是吧,那好,我们的小游戏就接着玩下去,再给我出去一次,这一次是两分钟了。”

  “刘先生您看您这是何必呢,我真的不敢做对不起您的事情,真没有,真没有的,你是冤枉我了啊。我马克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那是在死亡谷啊,我后来已经知错悔改了,您看都那么长时间了,而且我给您找到了土魄的线索,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马克不住的哀求着,求刘芒饶了他,他是真的不想再尝试一下只穿着裤衩在极寒的狂风暴雪之下的滋味了,他宁愿被基佬爆了菊花,也不愿意去挨那种苦。

  刘芒说道:“不出去也行,瞒着我什么事情,就立即说出来,不然我们的这个小游戏,肯定会继续玩儿下去。而且下一次是两分钟,下下次就是四分钟,然后是八分钟,十六分钟。外面那么冷,零下十几度了,风又那么大,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抗寒,看看你多久才能冻成冰棍儿。说,还是不说?”

  马克本来脸色被冻得发白,现在被吓得发青了,犹豫了一下,最后开口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我是有事情瞒着刘先生您。那些佣兵里面,有一些个女人,其实是图蛮一族的后裔。”

  对这件事情,刘芒并不意外,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那群古怪的女人手里面有着图蛮血符,已经猜想到了她们的身份,现在只不过是确定而已,“继续说下去,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给我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