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423章 棕发妖人

第1423章 棕发妖人

  刘芒离开马克的帐篷之后,没有立即回自己的帐篷去,而是找了棵大树,背靠着大树点了一支烟慢慢抽着。

  时间上来看,这会儿还是白天呢,都还没有到傍晚,可是厚重的乌云遮蔽天空,大雪不住的落下,完全像是黑夜似得。

  温度也越来越低了,冰冷的风吹在身上,刺骨的冷。

  还好背靠着大树,而且穿着厚重的皮草。

  来大雪山本来就是刘芒的计划,只不过他只是打算对付龙盟龙王和万华仙宫的万华老祖而已。

  他要那两个家伙都去死,为琳姐和为了自己报仇。

  结果呢韩秋水搀和了进来,马克搀和了进来,萧玫那个女警也搀和了进来,让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有些事情,刘芒真的是想不透,也懒得去想,但愿这次一切顺利。

  但愿能为琳姐父母还有自己一族抱了仇,最好是能找到土魄来着。

  要是能找到土魄,让五行圆融,那就太赞了。

  就在这时候,刘芒发现有动静,那几个白人大妞和黑人大妞,竟然全都从马克的帐篷里面走了出来。

  明明是大冷的天,那些女人竟然依旧穿着泳装,仿佛风雪对她们来说,完全不是回事儿。

  刘芒特清楚女人耐寒,大冷天光着腿的,露着乳勾的女人多得是呢,恨不得把腚都露出来,可是还从来没见过那么耐寒的女人。

  现在起码零下十几度,而且狂风暴雪之下,穿着皮裘都怕冻着,人家倒好,直接泳装站在风雪中没问题。

  那种感觉,就像是这些家伙,根本感觉不到寒。

  古怪,太古怪了,就算是训练有素的佣兵,经受过长期的抗旱训练,也不可能有这种耐寒的本事的,这些女人绝对有古怪。

  察觉到她们有古怪,刘芒悄悄的跟了过去。

  狂风暴雪给了刘芒绝好的掩护,那些个女人根本就没发现他的踪迹,径直走向了一个帐篷,都钻了进去。

  刘芒离着二十来米远,开启透视眼看去,那顶帐篷里面,有个同样是女佣兵的家伙在。

  那家伙有着浅棕色的头发,脸蛋偏中性化一点,正盘腿坐在地上,手里面拿着一块东西正在细细的擦拭。

  看到那样东西,刘芒的眼睛睁大了,竟然是血符来着,是图蛮一族的血符!

  这样东西刘芒曾经见过一块类似的,萧玫那一块虽然和棕发女佣兵手里那块不完全一样,但都是血红色的,而且上面都雕刻着图蛮文字。

  那些个穿着泳装的女人,全都跪在了棕发女人的面前,无比恭敬的跪着,完全是奴仆样儿,一看就知道她们都是棕发女人的手下。

  棕发女人擦拭干净血符,一只手拖着血符往前伸,嘴巴动了动不知道说着什么。

  之前跪着取悦马克的黑妞立即划破自己的手腕,让鲜血落下来,落在图蛮血符上。

  图蛮血符散发着诡异的气息,把那些鲜血给完全吞噬掉了,一点也没落下,紧接着幻化成了一个恶鬼的头颅,看向了刘芒的方向。

  棕发女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收起血符,立即冲出了帐篷四下张望搜寻。

  刘芒这会儿已经藏了起来,藏在一棵树后面,隔着树继续用透视眼观察。

  棕发女人没发现任何人的踪迹,也没感觉到什么危险气息,很快就回了帐篷里面去,和几个穿着泳装的女人聊着什么事情。

  离得太远,而且风那么大,刘芒根本听不到,但大体上可以猜得到,那些女人肯定在向棕发女人汇报刚才他刘芒和马克的对话。

  看那些女人的样儿,明显不只是佣兵那么简单,很可能和图蛮后裔有关系,甚至就是图蛮一族的后裔来着。

  原来刚才马克的帐篷里面那么多女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取悦他,而是来盯梢的,看看马克和自己说了什么,自己又是什么反应。

  很快帐篷里面又有了变化,那几个女人都抱在了一起,棕发女人抱着几个女人热吻了起来,那叫一个辣。

  刘芒一直盯着看呢,原来这些女人是拉拉来着,不得不说这年头拉拉还真他娘的多,难怪光棍那么多了。

  很快刘芒发现了一件更扯淡的事情,那个棕发女人,竟然比普通女人多了一样东西,一样原本只属于男人的东西来着。

  有女人的饱满,又有男人的器官,弄了半天原来是个人0妖,难怪长着一张中性化的脸。

  棕发人0妖和几个泳装女人很快厮混了起来,他或她边和一个黑妞热吻着,边抓住一个白人大妞的脑袋按了下去。

  看到那一幕,刘芒真是庆幸刚才没有和那个自夸很棒的白人大妞接吻,不然现在八成得恶心死。

  下面无非是几个狗男女的淫0乱场面了,刘芒没心思继续看下去,悄悄的离开,又回了马克的帐篷里面。

  马克正在一个人喝着闷酒,陡然间见刘芒进来了,被吓了一跳,“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忽然想通了,想来尝尝白人大妞的滋味,看看和亚洲美女有什么不一样。”刘芒四下看了看,装作疑惑样儿,“咦,人呢,人哪里去了?”

  马克赶紧说道:“我让她们都出去了,回她们的帐篷去了。本来就是想让她们来伺候刘先生你的,你走了,我就赶她们全部滚蛋。要是刘先生你真有兴趣,我这就把她们给找回来?”

  “那倒是不用了,喝点儿酒暖暖身体也好。”刘芒拿过一瓶酒打开,给自己倒了杯,咕噜喝了口,“嗯,不错,这种天气喝一点儿烈酒最适合不过了。”

  马克举起酒瓶子,“就是说嘛,来,我们再喝一杯。”

  刘芒摆手说道:“不用着急,我们慢慢喝。有件事情吧,我想问一下,马克你老实告诉我,你这辈子追求的是什么?”

  “我?”马克神色古怪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刘芒竟然问出这种事儿,“刘先生你问这话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一问,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就比如我,想要更强的实力,更多的财富,更美的女人,一句话无非就是酒色财气了。你呢,你的追求是什么?”

  见刘芒都那么说了,马克说道:“我也没什么追求,就是想多找到几个宝藏,多弄到一些宝贝而已。”

  “你这个追求,还真是有意思啊。但说起来,不管是追求什么,都得有命才行。你说你今晚上要是死了,还能追求什么?”

  马克闻言眼皮子跳了起来,干笑着说道:“刘先生你真是爱开玩笑。”

  “如果我说不是开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