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412章 男人最怕不行

第1412章 男人最怕不行

  半夜的时候,狼川市最好的酒店一间套房里面,韩秋水忙着起来嘘嘘。

  这已经是他晚上第二次起来了,自打前些天被万华仙宫的二长老任南图打成重伤之后,虽然轻鬼医治好了,但却落下了个尿频的毛病。

  一泡尿解决了,韩秋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面苍白的脸,忍不住想起了刘芒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儿,恨的真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把刘芒给吞了!

  恍惚间韩秋水看到刘芒正冲着他奸笑着,一副蔑视的样儿,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气的一拳头打向了镜子,把镜子连带墙壁都给打出一个窟窿来。

  等收回手,韩秋水拿过毛巾擦了擦手,恨恨的回到卧室里面去。

  瞧见软床上面躺着的两个大美人儿,韩秋水又愤恨了起来。

  这两个女人是他让人找来的狼川当地最大娱乐场所里面最火的两个头牌来着,两个女人不论哪一个都是伺候男人的决定高手来着,别说是个男人,就算是个木头疙瘩也会有点反应了。

  可是刚才韩秋水和这两个女人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什么起色,还是不行。

  除了想起许依依的时候,他才有点儿动静,对别的女人,就算是再骚再撩人的女人都没有一点反应。

  可惜许依依那个让她着魔的大美人儿已经落到了刘芒的手里面,已经变成了刘芒的女人。

  一想到许依依今晚上肯定也没少和刘芒厮混,韩秋水就更加愤恨了,咬牙切齿道:“刘芒啊刘芒,三天后就是你的死期,你给我等着瞧吧,不杀你,我韩秋水誓不为人!”

  满脑子还是许依依被刘芒给享用的画面,韩秋水想不去想那样让他恼火的事情,可是根本就办不到,越不想去想,脑海中越是忍不住想许依依怎么被刘芒折腾。

  许依依那个女人真的是太让男人着魔了,韩秋水再清楚不过,刘芒既然把她从自己手上抢走,肯定各种招式都玩儿过了,像什么老汉推什么车,猛虎下什么山,估计刘芒都已经尝试过,甚至要求许依依跪在他脚边,给他……

  忽然间韩秋水发现一件古怪的事情,他幻想着许依依被刘芒怎么折腾的时候,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想到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玩弄,韩秋水可耻的发现自己竟然有反应,也不管那么多,就扑向了一个头牌。

  头牌很快醒了过来,特诧异的看着韩秋水,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儿,她之前和好姐妹使出浑身解数他都不行,现在倒好竟然生龙活虎的,该不会是吃了什么药吧,“老板您别急嘛,别那么粗鲁。”

  韩秋水一巴掌打在女人的脸上,“我呸,一个万人骑的贱婊而已,还想我对你温柔,真是做梦!给我跪下来,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

  女人被一巴掌打的火辣辣疼,想发火但瞧着韩秋水那浑身的戾气,哪里敢,特顺从的跪了下来,跪在了床边。

  女人身上就穿着一件轻薄的睡衣而已,跪在床边香臀很显眼,可惜被睡衣下摆遮住了。

  韩秋水觉得女人身上裙子碍事极了,恨不得立即扯破。

  眼看着韩秋水要下手,冷不丁的房门开了,冲进来一个人,他的一个手下来着,急匆匆的跑进卧室,瞧见里面情形蛋疼了起来。

  韩秋水更是蛋疼,他刚有点儿状态,正要和头牌厮混,重振一下男人的雄风,摘掉活太监的帽子。

  冷不丁的手下闯进来,吓了他一跳,顿时什么状态都没了,气的他差点要杀人,狰狞的目光死盯着手下,“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大半夜的竟然闯进我的房间来!”

  韩秋水的手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被韩秋水那狰狞的目光吓得脸色不怎么好看,深怕韩秋水宰了他,赶紧儿陪着笑脸道:“属下不知道少主您半夜还在战斗中,少主您真是龙精虎猛,是男人中的男人,哪个女人要是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气啊,这辈子肯定不会想别的男人的。”

  手下的马屁算是拍到了马腿上,韩秋水自从得知许依依被刘芒给抢了去之后就特敏感,什么事情都忍不住联想一下那件事情,手下的话让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原本属于他的许依依,现在可能正被刘芒按在床上啪啪啪,更加的火大了,“别在这里说那么多废话,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要是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会把你从窗口丢出去!”

  手下悻悻道:“属下哪里敢没事儿来打搅少主您呢,我真不是诚心来打搅您和美女开心。是出大事了,刘芒他们一伙,已经连夜出城区了。”

  “什么,刘芒出城去了?”韩秋水说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去了哪里?”

  手下说道:“他差不多是一个小时前离开的,带着他的手下和一群女人,匆匆坐着两辆大巴车,去了大雪山的方向。这件事情我本来想明天一早再禀报少主你的,可是一想啊,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还是尽早通知少主您比较好,所以我就跑了过来,惹恼了少主您,还请少主你责罚。”

  “我现在哪里有心思收拾你。”韩秋水的目光投向了窗外去:“刘芒竟然摸黑赶路去大雪山,肯定是想抢在我的面前去雪山之上布置。好你个刘芒,还真是狡猾,不过你以为你晚上悄悄出发,就能躲得过我的耳目吗?去,立即通知三位长老,我们也连夜赶路。”

  “是,属下这就去办。”

  等韩秋水打发走手下,一直觉着屁屁趴在床边的头牌回过头来媚笑着望着他,特嗲特娇媚的娇声说道:“我的帅老板,人家都等了那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来嘛。今晚上随你多少次都行,要是明天一早你再想要,就要加钟咯。”

  “给我滚,贱货给老子滚!”韩秋水哪里还有心思玩女人,一通吼,吓得头牌连鞋子都来不及穿,拿上包就跌跌撞撞的跑掉了。

  韩秋水的双拳紧握,精神状态非常的不好,仰头看着天花板怒吼着:“刘芒你敢找我麻烦,让我韩秋水一次次吃苦头,我要你死!许依依你个贱婊敢背着我勾搭别的男人,我早晚会把你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