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398章 雪莲山守护一族

第1398章 雪莲山守护一族

  陡然间刘芒闯了进来,韩秋水激灵一下,真是日了狗了,怎么会发生这种操蛋的事情。

  韩秋水自然是知道刘芒来了狼川市,但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那么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是偶遇,还是刘芒也已经掌握了他的踪迹?

  狼川市那么大,不可能那么巧遇到,这货肯定是故意找来的。

  他竟然敢单枪匹马的闯进来,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

  更让韩秋水弄不懂的是,刘芒这货竟然一副热络样子,就像是和自己曾经穿过一条裤子,玩过一个女人似得。

  韩秋水真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刘芒的交情那么好了。

  韩秋水一头雾水,他的手下就更是一头雾水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坐在韩秋水对面的那个黝黑汉子审视了一下刘芒,问起韩秋水,“这位是?”

  “他,他叫刘芒,是,是。”韩秋水结巴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刘芒好,总不能说这货是我死对头吧。

  刘芒接过了话茬,一屁股坐在了空坐上,冲着黝黑汉子说道:“我是韩大少爷的好朋友来着,虽然说算不上铁哥们,但交情那也是不错的。韩大少爷,你说是不是啊?”

  是你老母!韩秋水很想回刘芒这么一句,老子什么时候和你交情不错了,什么时候和你是好朋友了,你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套近乎也太顺溜了点。

  这会儿,韩秋水更是弄不清楚刘芒,他这次陡然间出现,到底是打什么主意?

  韩秋水不吱声,在黝黑汉子来看,就等于是默认了,笑语冲着刘芒说道:“原来是韩少的朋友,不知道刘先生你出自何门何派呀?”

  刘芒说道:“我有三个师父,大师父无门无派,二师父是青云仙门掌门,三师父是位喜欢玩火的绝世高人。”

  听见刘芒那么说,黝黑汉子的眼睛竟然亮了起来,明显对刘芒产生了兴趣,“想不到刘先生竟然有如此背景。我也曾经听说过青云仙门的独孤掌门,竟然破例收了一位弟子,而且立即立为青云仙门的少门主。当时我还好奇是什么样的人物,让独孤掌门那么中意,今天一看,刘先生真是难得的人杰啊。来来来,为刘先生倒酒,我们好好喝一杯。”

  黝黑汉子对刘芒一通猛夸,他左右坐着的几个盛装女孩,看刘芒的眼神也古怪了起来,让刘芒隐隐的觉得有点儿不妙,这些人的眼神怎么就那么怪呢,一个个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挑选新郎官似得。

  韩秋水实在是气的不行,该死的刘芒,这是诚心来搅局呢!

  韩秋水恨不得立即宰了刘芒,可是当着黝黑汉子的面,真的不好动手,只能忍了下来。

  他倒要看看,刘芒到底想怎么样。

  刘芒也没想怎么样,他就是想闯进来看看,韩秋水对面这位黝黑汉子是什么人物,韩秋水来和他喝酒,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都酒水倒上,刘芒也不客气,冲着黝黑汉子举杯,“我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交个朋友,来,我们喝一杯。”

  “干。”黝黑汉子特豪爽,一杯酒咕噜下了肚子,抹了下嘴巴,哈哈笑道:“我这个人也喜欢交朋友,特别是像韩少和刘先生你这样的朋友。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迦南顿珠,是雪莲山世代传承的守护者一族的族长。我身边这几位,都是我的女儿,全都是适婚年龄来着,刘先生你看有没有觉得中意的,可以试着发展一下哦。”

  刘芒闻言特庆幸酒已经吞进了肚子里面去,不然的话一准喷出来。

  他还真是没见过那么热情的老爷们,一见面就要介绍他闺女给自己的。

  不过说起来迦南顿珠虽然粗狂了点儿,但他的女儿一个个真是极品来着,特别是其中那个眼睛特别亮的,穿着特漂亮的民族服装,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充满浓浓的异域风情,脖子上更戴着一串特别漂亮的天珠。

  见刘芒看过来,女孩不但不害羞,反而和他对上眼了,两个人看着彼此足足十来秒钟。

  看着看着,刘芒嘴角勾勒起一抹招牌式的坏笑来,冲着女孩来了一个坏坏的微笑,再眨巴了一下眼睛,电的女孩实在是招架不住了,终于挪开目光。

  刘芒把目光投向了迦南顿珠,他说什么是雪莲山的守护者一族族长,雪莲山在什么地方,刘芒真是没听说过,但肯定是在郎川附近,也许就是某座大雪山的名称。

  从迦南顿珠身上的气势来看,无疑是一位强者,实力或许不比樊江海来的弱。

  在雪山中有一个守护者一族,他们守护的会是什么,刘芒不得不多琢磨一下了。

  更让刘芒好奇的是韩秋水见迦南顿珠到底有什么事情,干脆直接了当的问道:“不知道大叔你和韩大少爷这次碰面,是商量什么事情?”

  话出口刘芒很刻意的瞄了一眼韩秋水,“那个,要是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问过。”

  迦南顿珠笑语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我几个女儿都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了,想给她们找一个如意郎君而已。早就听说韩少一表人才了,就约出来大家吃个饭相个亲而已。”

  刘芒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弄了半天,韩秋水这货竟然跑过来相亲,这种事情要不是他刘芒亲眼看到,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韩秋水别提多火大了,他相亲被谁撞破不好,偏偏别刘芒撞破了。

  丢丑倒是没什么,他最担心的是这次相亲,被刘芒给破坏了。

  要知道这次相亲对他来说事关重大,绝对不能出差错的,不然他下面的一系列计划就会被彻底打乱。

  韩秋水深怕刘芒搞破坏,希望刘芒赶紧儿滚蛋,刘芒偏偏不如他的意,装作特好心的样子冲着他说道:“你既然出来相亲,也就是你的伤已经痊愈了,已经可以近女色。我真是替你高兴,太恭喜你了,看样子你以后也可以有后。”

  迦南顿珠的耳朵竖了起来,“听刘先生你的意思,韩少曾经受过创?”

  韩秋水快要气炸了,好你个刘芒,果然没打什么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