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3章 摊牌了

  风铃儿本身就很古怪,加上她那古怪的话语,让萧圣铭忍不住激灵一下,头脑清醒了许多,没那么冲动了。小说WwW.⒉

  再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萧圣铭也忍不住怀疑起来,难不成上官可儿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

  这个念头下一秒就已经被打消了,根本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上官可儿可是有极度男性恐惧症的,别说给自己戴绿帽,就是让别的男人碰触下小手都是不行的。

  除非出现一个上官可儿不会排斥的男人,可以让他触碰,可以让他亲吻,甚至可以让他享用火热身体,和他无所顾忌的厮混。

  萧圣铭才不信会有那样一个男人出现呢,绝对不可能会有的。

  就算是有,也只会是他萧圣铭,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也许奇迹会生,什么时候上官可儿就不再抵触他了。

  萧圣铭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做梦都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上官可儿上一次床,要是能办到,他就是死都值了。

  现在上官可儿绝不可能是在和一个男人亲热,绝对是演戏给他听,弥补他来着。

  弄清楚这一点,萧圣铭又冲动了起来,而且更冲动,恨不得闯进去,可惜根本打不开门。

  侧目再看那个古怪女孩,已经没影儿了,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

  冷不丁的出现一个打着油纸伞,穿着艳丽古装裙子,脸蛋精致漂亮像是瓷娃娃的女孩,冷不丁的又消失了,吓了萧圣铭一跳。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转移到了房间里面,谁叫里面动静那么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才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萧圣铭虚脱似得坐在地上,暗道好歹是结束了,总算是结束了,上官可儿演戏也太卖力,包括之前电话爱爱,每次都要演足了个把小时才结束,让他实在是冲动的不行。

  这次更是要了萧圣铭命,因为担心别人过来看到,所以只能傻傻的站着听着,连自我释放都不能做,憋的都快爆炸了,别提多难受。

  不过还好,还好是结束了。

  萧圣铭说道:“可儿你还好吧?”

  “我还好,就是没什么力气,每次和他爱爱完,人家就浑身无力,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不过他现在好温柔,已经不那么野蛮了,特温柔的抱着我,吻我的脸蛋,人家好喜欢他事后的温存。所以呢,就算是怀上他的孩子,我也不后悔。我要继续和他在一起,给他生孩子,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圣铭你答应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好谢谢你。其实我之前还怕你反对的,现在好了。”

  萧圣铭嘿嘿直笑,上官可儿真是的,怎么到现在还在演戏呢,有意思,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可儿瞧你说的,你是我女朋友,我能不为你好吗,只要你幸福,我什么都愿意。你是我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我爱你唉的狂,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也包括和我分手?”

  “这个嘛。”萧圣铭犹豫了,他哪里舍得和上官可儿分手。

  “你不是说为了我的幸福,愿意做任何的事情嘛,怎么现在又反悔了?也就是说,你说什么为了我的幸福,什么都愿意去做,只是说说而已?”

  萧圣铭闻言赶紧说道:“怎么可能,我是真心的,我的一颗心可儿你还不清楚嘛。只要能让你幸福,那我就愿意做任何事情,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照办!”

  “那好,我们三个还是当面说吧,把一切摊开了说清楚。你等下,我们穿好衣服就出去。”

  萧圣铭觉得不对劲呀,上官可儿说三个人,这里不就是他和上官可儿嘛,哪里来的第三个人?

  萧圣铭激灵一下,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也没别的人啊,之前那个神出鬼没的油纸伞女孩压根就没出现。

  在门口足足又等了十多分钟,上官可儿房门总算是开了,萧圣铭先闻到了一股子特熟悉的,男女欢好时候出的特有的气味。

  这些年萧圣铭虽然不能碰上官可儿,但拿着上官可儿的钱,没少玩弄别的女人。

  不仅包养过几个女人,更经常出入娱乐场所猎艳,甚至在丽人美容院也潜规则了不少女员工,最近借着丽人美容院大火的机会,还勾搭上不少的贵妇。

  虽然没和正牌女朋友上官可儿做过,但他和别的女人厮混的经验特丰富,一闻味道就脸绿了,瞬间就知道刚才里面不是演戏,他那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女朋友,是真的隔着一道门板,被某个特强壮的男人给玩弄了!

  萧圣铭做梦都想不到,竟然会生这样的事情,他竟然也会被戴绿帽!

  等房门打开,刘芒和上官可儿的身影出现在了萧圣铭的面前。

  看到刘芒之后,萧圣铭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是你!你竟然背着我,把可儿给,给,给糟蹋了!”

  萧圣铭气的快语疯掉了,他这些天都在忙着和那些个贵妇厮混,特开心给别的男人戴绿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被人戴绿帽的,别提多得意了。

  可是现在倒好,刘芒竟然已经和上官可儿生了关系,而且刚才就当着他的面,隔着一道房门亲热!

  他还以为上官可儿是内疚所以想弥补他,才假装和男人欢好的,谁知道竟然真的是和男人在亲热。

  竟然能得到上官可儿,刘芒这货肯定爽爆了,但他萧圣铭不爽,“为什么,为什么可儿你要那么对我?”

  刘芒说道:“那你要不要先问一下自己,是怎么对可儿的?”

  萧圣铭拍着自己的胸脯子大声说道:“我对她很好啊,我一直对他都很好的。”

  见萧圣铭竟然还有脸那么说,刘芒冷笑了下,“是吗,那是谁暗中包养了好几个女人玩弄,是谁把公司女员工潜规则一大堆,又是谁借着职位的便利搭上那些个贵妇的?”

  萧圣铭的脸色更难看了,这些事情刘芒怎么会知道,不行,就算他知道也不能认,“没有那回事儿,我没有背着可儿做那些事情,刘芒你这是污蔑,纯粹是污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