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花奴

  说起这个狐媚子,刘芒只见过一面而已,她似乎是李雪娘在北疆狐族里面唯一的一个竞争对手。

  李雪娘和她为了争夺北疆狐族信任族长之位,拿林氏集团的归属做赌约,最后李雪娘在刘芒的帮助下赢了,成为了北疆狐族新任族长。

  这个女人落败了,李雪娘肯定不会给她好过,这个时候她跑过来,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方博楠也跟着进了客厅里面,刘芒先不搭理那个绝美的狐媚子,瞄向了方博楠。

  察觉到刘芒询问的目光,方博楠特眼热的看了一眼狐媚子,冲着刘芒道:“这位是颜如花颜小姐,上次也因为林氏集团的事情得罪了刘哥你,特意带着诚意来赔罪的。”

  至于颜如花怎么赔罪,方博楠就不大清楚了,不过一个那么美艳的女人,空这手来给刘芒赔罪,猜也猜得到。

  说起颜如花这个女人,方博楠知道他老爸方正卿可是垂涎的紧,可惜连根指头都没碰到,最后竟然便宜了刘芒。

  方博楠对刘芒的艳福,真是莫名的羡慕,这货真是太黑了,全天下美女似乎都是他家似得。

  听到声音,颜如花这才合上手上面的书放在一边,香臀离开的高教凳,迈着长腿,扭着纤细的腰肢款款走向了刘芒。

  来到刘芒面前,颜如花没有打招呼,而是先缓缓的跪了下来,双手双脚和额头着地,跪在了刘芒面前。

  刘芒蹲了下来,勾起颜如花的脸蛋仔细看着,越看越觉得漂亮,不愧是狐媚子中的极品,“颜如花,娇艳如花,你的名字还真是没错儿。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你跪下是什么意思?认错?”

  颜如花嗤嗤媚笑了起来,娇声道:“我们之间说不上有什么过节,也谈不上道歉。我来见你,是族长的命令,她让我来到主人你的身边好好服侍你。主人你可以叫我花奴,我从今以后就是你最最听话的女奴了。”

  弄了半天,原来是李雪娘把她派了的,刘芒不得不说李雪娘还真是疼人,她没时间就派一个不输给她的大美人儿过来,不错,真是不错。

  刘芒侧目瞄向了方博楠,“好了,这栋房子我收下了,方大少爷你肯定还有事儿要忙,慢走,我就不送了。”

  刘芒下了逐客令,方博楠应了声赶紧儿离开,临走前看了颜如花一眼,暗道刘芒这货下午肯定要辛苦了。

  打发走方博楠,刘芒把颜如花拉了起来,绕着她转了一圈,很刻意的盯着她的身体看啊看,“模样儿不错,身材更是好的很,比李雪娘也不差。虽然穿着端庄,可是掩不住狐媚气,不愧是狐媚子。身材好脸蛋美艳,声音清脆让人听着特舒服,而且性感娇娆,一股子浓浓狐媚气,估计是个男人就喜欢你。看你的年纪虽然二十来岁,但你却有和李雪娘争的实力,看样子挺有本事的,也很有野心,你甘心屈居李雪娘之下?”

  “说真的,我才不甘心。不过赢过我的又不是她,是主人你。”颜如花伸出一只小手,轻轻的挠了挠刘芒的胳膊,媚笑着用嗲的不行的嗓音道:“我倒是很乐意被主人你压在下面哦。”

  颜如花赤果果的话语,让刘芒心头荡漾了起来,问起另外一件事情,“你和多少男人上过床?”

  颜如花道:“一个。”

  “就一个?”刘芒可不信,要知道北疆狐族的狐媚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媚术了,专门魅惑天下众生来着,像颜如花这样的绝色狐媚子,按理说入幕之宾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她说上百个都不稀奇,怎么可能只有一个。

  颜如花接着说道:“不错,就一个,我此生就一个男人而已,只和一个男人上床,那就是主人你。”

  颜如花边说着,边投进了刘芒的怀抱里面,“主人你是不是很意外,不相信我还是处子,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族长的,她最清楚我的事情了。以前她可没少讥讽我身为狐媚子还要做玉女,说我压根就不配做狐媚子。”

  不管颜如花说的是不是真的,对刘芒来说都没什么,他也没指望一个狐媚子会是处子来着,“好了,不用问她了,有机会我试试就知道了。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好了,就住在这里,我有需要的时候会过来找你。”

  见刘芒收下她了,颜如花一点也不意外,以她的美貌,除非刘芒是性无能,否则不可能会拒绝的,“谢谢主人,花奴以后一定好好侍奉主人。”

  刘芒说道:“对了,你刚才看的是什么书?”

  颜如花大大方方道:“房中三十六术,我毕竟是狐媚子,虽然没有实战过,但怎么着也要多学一点理论的,以后实践起来才会让主人你满意。”

  刘芒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她好,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颜如花盈盈媚笑着,刘芒看着她,她也在审视着刘芒,“主人你外表上佳,年纪轻轻身手又那么好,更是天下第一神医蓝清远的高徒,又是青云仙门的少门主,前途不可限量,我跟着主人你,真是太幸运了。不好了,花奴好像已经爱上你了。”

  刘芒坏坏道:“你都没上过我,哪门子的爱上我。”

  颜如花嘟了嘟嘴唇,踮起脚尖凑近了刘芒的嘴唇一点,娇滴滴道:“主人你应该有空,要不然我们今天就。”

  没等颜如花把话说完,刘芒已经拦腰抱起了她,大步走向楼梯,沿着旋转艺术楼梯上楼,一直来到天台上。

  颜如花还以为刘芒带她去卧室呢,没想到是带着她来到天台,娇声道:“这里环境虽然清幽,可是在天台上,地面会不会太硬了点儿?花奴可没有什么经验,主人你要稍稍怜惜一下哦。”

  “你没经验,鬼才相信呢!”刘芒把颜如花放了下来,让她背对着自己,一巴掌打在了她的香臀上面,打的她浑身一颤,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一巴掌不过瘾,刘芒又来了几巴掌,打的啪啪啪作响,弄的颜如花连连娇呼,腿都快软了,“不要,主人不要那么粗暴嘛,而且这是什么玩法啊,房中三十六术里面都没有写……啊,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