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181章 你个死鬼总算回来了

第1181章 你个死鬼总算回来了

  “什么,我不行?”刘芒哈哈笑了起来,捏住风铃儿的小脸蛋,“小丫头片子,你别逗了,全世界的男人都不行,我也щww”

  风铃儿不爽的把刘芒的手给拍开,“我才不是小丫头片子呢,我比你大的多好不好!”

  “是吗?”刘芒上上下下盯着风铃儿看啊看,不管他怎么看,都没看出来这个女孩哪里大。

  风铃儿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像是在撒谎?也难怪你那么觉得,谁叫我们出云谷净云仙门的秘法,能延缓身体衰老速度,所以我看起来是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多,但我的年纪绝对比你大,不许你叫我小丫头片子,应该叫我风姐姐才对!”

  就风铃儿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儿,确实不像是小丫头片子,刘芒说道“如果你说真的,那你可以交男朋友,可以结婚生孩子咯?”

  “当然可以了。”风铃儿顿了顿,又补充了一下,“只是暂时还没有男人能配得上我。你更是不行,你这个人太窝囊了,身边明明那么多机会,却抓不住,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其实是某方面不行。身边之所以带着那么多美女,只不过是用来充面子而已。”

  刘芒哈哈直笑,他也懒得解释,更没法解释,总不能冲着风铃儿说,‘你不是说我不行嘛,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大战一场,让我告诉你到底行不行。’这种话来。

  见刘芒一个劲直笑,风铃儿道“你连解释都不敢,看样子真的是被我给猜到了。可怜啊可怜,你那么年轻,竟然有这种隐疾,真是不容易。”

  “啊哈哈哈……”刘芒笑的更大声了,真看不出来风铃儿一板一眼的,竟然那么逗。

  等笑够了,刘芒握住了风铃儿的手,“走,我带你去见可儿。”

  冷不丁的,风铃儿说道“你是第一个握住我手的男人,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碰触过我身体的男人。”

  刘芒说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触过,连握个手都没有?”

  风铃儿说道“我一直在出云谷生活,我的两个师父都是女人,师妹也是女人,所以从来没接触过男人。”

  “那你还真是不容易。”

  “也没什么不容易的,我告诉你刚才的事情,只是想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合作伙伴,在之前你碰触到我的时候,我就杀了你!”

  风铃儿那副认真的语气,让刘芒更觉得好笑了,拉着她快步上楼去,来到了顶楼。

  等到了上官可儿的房门外,刘芒先用透视眼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形。

  办公室里面,上官可儿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趴在桌子上面,丰润的红唇里面轻咬着一支笔,她的一只手伸直放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挠着头发丝,整个人都有点儿凌乱颓废的感觉,似乎很不开心。

  就上官可儿那样子,明显是不开心,不快乐,不幸福,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刘芒是不知道上官可儿为什么不开心,特好奇,伸出手敲了敲门。

  上官可儿动都不动,轻声道“不管是谁,都不要来打搅我,什么事情都先放下来,等我有空再处理。”

  上官可儿的房门隔音做的不是一般的好,她没按门口对讲机的按钮,说的话外面根本听不到。

  但刘芒看得出,上官可儿根本不想见任何人。

  刘芒坏笑着,轻轻拧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拉着风铃儿进了办公室里面。

  刘芒刻意不发出声音来,风铃儿更是像是猫一样,走路走来不发出声音。

  两个人几乎是悄无声息的进了办公室里面,办公桌那里正发呆的上官可儿压根就没察觉到。

  上官可儿难耐的咬着钢笔,总算是吐了出来,鲜红的嘴唇喃喃着“可恶,可恶,真是可恶,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坏的男人嘛,真是太坏了。那么坏,我不喜欢你了,再也不喜欢你了,你以后别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哼,想要我的时候就跑过来,一次次的缠着我,把我给玩弄的不要不要的,都有点怕了你。不想我的时候就玩失踪,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那么多天没影儿了,你当我是什么呀只是你的玩物吗?你可恶,太可恶了……”

  刘芒很清楚上官可儿说的是谁,还不就是他刘芒咯。

  说起来也怪他,去南洋那么急,就来得及通知卢梦瑶和林紫玥而已,把上官可儿给忘了。

  在南洋那么多天,一直都呆在雨林里面,手机根本没信号,更联系不上上官可儿。

  在上官可儿看来,自己无疑是失踪了那么多天了,肯定觉得她被冷落了。

  上官可儿依旧在喃喃着,“你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怎么都联系不上,该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听说你仇家很多的,为了林氏集团的事情,就得罪了很多人。江南市数一数二的豪门方家,还有吴家,都是你的仇人来着。还有黑0道第一大帮派黑盟,就是你灭掉的。除了这些人,也许你还有别的什么仇家。刘芒你该不会被他们给杀了吧,难道你不出现,之所以失踪了,是死掉了?呜呜呜,我不要你死,我不要刘芒你死。就算你死了,你也拖个梦,和我见一面呀,我想你,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的。”

  刘芒都已经绕到了上官可儿的背后,打算从后面抱住她,给她来个惊喜的,谁知道竟然听到了什么孩子,什么爸爸,太惊喜了。

  上官可儿陡然间听到刘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激灵一下子赶紧转过身去看,可不就看到刘芒了嘛。

  除了刘芒,还有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穿着艳红色古装裙子,手持一把油纸伞,就像是瓷娃娃般的美少女。

  看到两个人,上官可儿先是愣了一下下,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推开椅子不顾一切的投进了刘芒的怀里面,大声哭诉着“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死掉,你好狠心,竟然丢下我和你未出生的孩子,你好狠心呐!”

  刘芒拥着上官可儿温润的身子,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但怎么觉得她的话语有点儿不对劲呀,哥哥我什么时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