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死亡谷

  刘芒可不需要保镖,论实力,他绝对不是吃醋的。

  再说了,有剑奴在呢,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对付得了她。

  不过说起来,多几个人使唤,似乎也不错,起码能帮着提行李来着。

  琢磨透了,刘芒说道:“价钱怎么算?”

  罗三娘道:“你瞧我们这里几个人,我另外还有几号兄弟,全都算上,死了伤了不用你负责,一天一万块,你瞧怎么样?”

  十多个人,一个人一天平均才几百块,说起来也不贵,刘芒说道:“没问题。不过有件事情得先说清楚,我们这次来,是要紧丛林里面去。”

  “那你算是找对人了,我和我兄弟们,哪一个都是丛林老手。对了,你们要去哪一片林子?”

  具体的地方,刘芒也不清楚,目光投向了乌云甜甜。

  “死亡谷。”乌云甜甜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三个字。

  听到死亡谷这个地方,刘芒发现罗三娘和她几个手下的脸色顿时都变了,甚至有变得没有血色的。

  罗三娘吞了下口水,半眯着眼睛,特谨慎的瞧着刘芒一行,“你们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干嘛要去那里送命呀?”

  刘芒说道:“你的意思是,那里很危险咯?”

  “何止是危险啊。”罗三娘的手下里面,一个头顶着鸡窝一样的乱发,身上穿着黑背心,嘴里面镶着一颗大金牙的汉子凑了过来,喷着唾沫星子手舞足蹈的说着,“那地方绝不只是危险那么简单,那是禁地!就像是丫头的胸,谁都知道摸起来肯定舒服特有手感,但你要是伸手了,那就是犯了错误。你摸丫头片子的胸,最多给三娘剁了手,可你要是去死亡谷,那可就不只是那么简单了。死亡谷叫什么啊,那地方绝对是一个死地,寻常人绝对不能去的地方!你们要是不想死,就千万别去那种地方,留着命,别去冒险。”

  罗三娘一把推开大金牙,没好气道:“什么摸不摸丫头的胸,我闺女也是你这怂货能碰的?去去去,一边去,别在这里碍眼儿。”

  大金牙就像是个刚被抛弃的怨妇似得,嘟哝了起来,“我也没摸啊,就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再说我凭什么不能说说了,哪个男人能没点儿追求啊,我不惦记丫头,难不成惦记你呀?唉,别踹,我不说还不行……”

  打发走大金牙,罗三娘说道:“他那张嘴虽然臭了点,人嘛猥琐了点儿,长得也太磕碜了点,但说的话,是真的。死亡谷那地方,真不是活人能去的。别的不说,前段时间就有一群人,说是叫什么马克还是什么的鬼佬,带着一群的人去死亡谷冒险。这都半个月了,一个活着回来的都没有。”

  “马克?”刘芒怎么觉得这名字那么熟呢,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认识那么个人,之前去万龙山的时候,在地底洞穴里面,不就遇到一个叫马克的家伙嘛。

  那家伙表面上是什么知名地理学教授,考古专家,实际上就是个盗墓贼。

  难不成,罗三娘嘴里面的马克就是他?

  乌云甜甜这时候开口了,“死亡谷不是什么死地,那里很好,非常好。”

  罗三娘说道:“你怎么知道,你又没去过。”

  乌云甜甜道:“我就是在那里出生,在那里长大的,我当然知道。”

  罗三娘闻言,看着乌云甜甜的眼神顿时变了,先是不信,然后是狐疑,最后是警惕。

  刘芒笑语道:“你崩害怕,她不是野人,不吃人的。”

  “谁怕了?”罗三娘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似得,扯着嗓子大声说道:“我罗三娘才不是什么胆小的人呢,不就是死亡谷嘛,谁怕了似得,去就去!”

  大金牙凑了过来,“三娘你疯了呢,我们可犯不着去那儿送死,那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儿。我们都死了,丫头谁来照顾啊,以后被坏男人拐走了怎么办?还有我,我还没摸过丫头的胸呢,死了我不甘心啊。”

  罗三娘已经一巴掌打了过去,赏了大金牙一个大嘴巴子,“去你的,我闺女那么漂亮,你想摸是做梦!我罗三娘长得那么漂亮,我闺女和我一样漂亮,那么漂亮的闺女,以后要嫁给斯文人,就你这样的色胚,想都别想!”

  大金牙似乎被打习惯了,不但没走开,反而舔着大脸凑近罗三娘,“斯文人内心都败类啊,哪有我这样的实诚,要不我这就叫你一声……妈?”

  “哈哈哈……”一直猫在刘芒怀里的墨倾城忍俊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刘芒你瞧,他们还真有意思。”

  墨倾城笑的花枝乱颤,她身上还穿着空姐制服呢,胸前一对饱满随着身体一颤一颤的,别提多惹眼。

  别说大金牙,就连罗三娘看着都觉得有点儿眼热,“刘芒你媳妇长得还真是漂亮,不过还是比不上我闺女。”

  刘芒还真是想见识一下,罗三娘的闺女长什么样儿。

  车子顺着原路回去也有几里路了,来到一个三岔路口,驶向了第二个路口,罗三娘说道:“这条路,才是去云贡镇的,你们以后要是有机会再来,有人把你们往那条路上带,赶紧跳车跑路。”

  刘芒问道:“那刚才那条路,是去什么地方的?”

  罗三娘道:“一个村寨来着,那里是圭亚拉最大毒枭的窝点,在那里没几个好人。那些家伙杀人放火贩毒抢劫强女干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最狠的是头目,不是一般的变态。总之你们小心着点,千万别落到他们的手里去,不然的话,就你们几个,男人准死定了,女人的话,长得都那么漂亮,还不知道要被轮多少次大米呢。”

  罗三娘正说着呢,忽然车子前面不到两百米的林子里面一群惊鸟飞过夜空,发出阵阵刺耳的叫声。

  罗三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快语道:“不好,快下车!”

  开车的手下已经把车子给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行人匆匆冲下车,跑向路边林子里面。

  李大胖快语问道:“出了什么事儿了,我们大半夜钻什么林子啊?”

  没等罗三娘回答,一连串急促的枪声响起,大巴车的车窗玻璃被打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