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九百八十四章 我只求无愧于心

正文_第九百八十四章 我只求无愧于心

  一千六百万存折支票,与一千六百万现金摆放到一起的效果,绝对不一样。

  至少,对于王洋来说,别说是一千六百万支票,就算是一亿六千万支票,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一堆无意义的字数。

  但哪怕是他,看到这一千六百万现金摆放在眼前,都立刻让他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至于房地产商对面的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三口之家,在这一刻更是彻底的傻了眼。

  整整半响,他们的口中发出的各种无意识的惊呼,甚至让王洋都觉得,自己有了一种正在看喜剧大片的冲动。

  “怎么样,这下子相信我的话了吧。”

  脸色挤出一抹自信的笑容,那房地产商一脸得意的望着中年男子。

  只是那房地产商的话才刚刚落下,那中年男子的头却立刻如同拨浪鼓搬摇了起来。

  望着那房地产商,中年男子更是不屑一顾的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想先拿钱狠狠的羞辱我,直至我屈辱在你的金钱之下,然后再直接将钱全部抽走,让我明白我与你之间的巨大差距,之后就会无力与你抗争,让你以最低的价钱买走我家的房子。

  房地产商傻眼了,看着中年男子那一副认定如此的木有,那大腹便便的房地产商顿时发现,哪怕是以自己多年的拆迁经验,都无法用言语说服眼前的中年男子。

  只是中年男子显然又将那房地产商傻眼的表情,当作了对方计谋被自己拆穿的尴尬,望着那房地产商,中年男子更是得意的道:“你若是拿出正常的价钱,我也许还会上了你的当,但是你无缘无故的直接双倍价钱,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你又不是脑子不正常,无缘无故的会出双倍价钱买我的房,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看着侃侃而谈一副得意表情的中年男子,这一刻,那房地产商甚至一把掐死对方的冲动都有了。

  只是想到自己今天所接到的电话,想到今天如果不能以双倍价钱收购对方房子的下场,他却不得不强挤出一抹笑意道:“那你就当我脑子有病了,我疯了我傻了,我钱多的没处花了,只要你签下这份合同,这些钱立刻都是你的。”

  “合同,还有合同……”

  听着那房地产商的话,中年男子的眼中第一次的露出了狐疑之色。

  看着中年男子如此,房地产商立刻自怀中抽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合约,直接放到了中年男子的手上道:“这是合同,你好好看看,我要不是诚心诚意的收你这套房子,我至于会还准备这么充分的一份合同吗。”

  “好,那我就看看。”

  脸色露出了一抹说不出的复杂之色,中年男子终极忍不住一页一页的开始翻看眼前的合同。

  每看一页,中年男子眼中的震惊就浓郁一分,因为他发现,那上面所有的拆迁条款,没有一条不是对他有利。

  文件上,清楚表明,房地产公司会以双倍价钱直接收购中年男子的这一处房,而且拆迁后盖的新楼盘,还会免费让中年男子从中挑选一间,在新楼盘未盖好之前,房地产公司还会负责提供住房,供中年男子一家居住。

  可以说,这上面的拆迁条款,简直就是将拆迁户当作上帝去对待,如果华夏范围内所有的拆迁都以这个文件为标准,那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拆迁纠纷。、

  只是正是因为这条件实在是太好了,纵容是文件与钱都摆在了自己的面前,中年男子却仍旧表现的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

  望着那房地产商,中年男子直接道:“虽然这一切都好的我都不敢想象,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会无缘不过的对我这么好。”

  “钱也在你身前,文件也在你身前了,你还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说的这一切呢。”一脸的无奈之色,这一刻那房地产商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肺全部掏出来,直接递到那中年男子面前,让他看一看自己的心是有多么的真。

  看着房地产商如此,犹豫半天后吗,中年男子才妥协道:“除非你带着我这些钱与我去银行,然后当场将这些钱存到我的账户,我才会相信,你是真的打算收购我的房子。”

  “去银行,你是担心签了合同,我将钱拉走吗?”

  脸色路程深深的无奈之色,那房地产商的老板立刻道:“好,那现在你就和我去银行,我等着你将这些钱全部存到了你的存折上,然后再和你签约。”

  “好,我现在就和你去。”脸上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中年男子立刻对着房地产商到。

  “跟上他们的车。”

  看着中年男子与房地产商离去,王洋立刻开车紧紧跟在对方身后。

  最早,在王洋悄然注视下,那中年男子没有任何悬念的将一千六百万现金全部存入自己账户,签下了那份如同天上掉馅饼的合同。

  “走,去下一家。”

  看着中年男子那一家脸色露出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王洋立刻开车寻找下一家。

  从始至终的,他都不曾在中年男子与房地产商的交涉中露过一次面,他的脸色,却露出了一抹比中年男子还要满足的笑容。

  看着王洋如此,一直在观察王洋的林玲,终于忍不住的望向王洋道:“处理事情时,你担心自己露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不露面,我还能够理解,但是现在,明明事情已经解决,你为何还不露面,让他们明白这一切都是你所做所为。”

  “我所求只是自己心安,追求的是能够让我无愧于心。”

  望着林玲,王洋一脸感慨的道:“至于他们是否知道,与我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根本就没有让他们知道的意思。”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听到王洋的话,林玲不由一脸诧异的望着我哪敢呀。

  看着林玲如此,王洋不由笑道:“这么跟你说吧,我因为内心觉得愧疚,武道之心蒙尘,始终无法专心做一件事,但是就在刚才,看到对方一家发自内心的满足笑容,我就明白我的这份补偿他们很满意,我的内心就好因为补偿了一家而圆满一分,当我走完这一圈,我的武道之心将从小恢复无尘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