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九百七十五章 今天我撞死在这里

正文_第九百七十五章 今天我撞死在这里

  “麻烦来了……”

  看着这一大帮子的亲戚走过来,王洋的内心顿时产生这种觉悟。

  认出了被这一大帮子亲戚围在中间的中年妇女是木头的妈妈之后,再联想到刚才那饭店老板娘兴奋的话,他更是立刻明白,这一群人是来为那木头求情来了。

  头疼,一瞬间王洋蓦然发现,哪怕是对方还未开始说任何话,以自己如今强大到恐怖的体质,竟然有一种隐隐头疼的错觉。

  “呜呜呜……”

  就在王洋头疼不已,想着到底如何应对这一群“亲戚”时,那木头的妈妈已经开始大哭起来。

  她的哭,惊天动地如同鬼哭狼嚎,竟然中气十足的让人难以想象。

  单凭这哭声,王洋立刻便明白,这木头的妈妈是吞服了自己赠送的人参入武丹,体质强度已经相当于三流武者了。

  想到自己当初为了这帮子“亲戚”们的身体健康程度,每一人都赠送了一批足够让他们全家人,全部成为三流武者的人参入武丹,如今却被木头的妈妈利用这强壮的身躯来哭自己,王洋顿时有一种后悔到心死的冲动。

  只是这一刻,木头的妈妈显然不会去理会王洋的反应。

  鬼哭狼嚎的,瞬间哭的泪眼模糊的她才抬头望向王洋道:“王洋,我是木头的妈妈,岩岩喊我一声二姑,按理说你也该喊我一声二姑,今天二姑在这里托个大求你一回,你让那些人绕我家木头一回,千万别判他死刑啊。”

  “木头的妈妈,那人竟然是木头的妈妈。”

  “她肯定提前就到达定宝市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

  “她竟然仗着自己是长辈的身份,请求王洋大人绕过木头这一次,王洋大人会听她的吗?”

  “木头那样牲口不算人,与她的教导也脱不开关系,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好意思的替那木头求情,我要是她,就干脆躲在家里不出来,省的出门丢人现眼。”

  不屑的声音在广场中不断响起,看着向王洋哭泣求情的木头妈妈,无数人的眼中更是充满了化不开的鄙夷仇恨之色。

  只是在鄙夷仇恨之外,他们的眼中更多的却是浓浓的担忧之色。

  他们担忧,担忧那王洋会在木头妈妈的哭诉下改变主意,决定绕过木头这一次。

  他们更清楚,一旦木头妈妈为木头的求情起了作用,那么那些害的他们不轻的人,也将同样会因为他们的家人长辈向王洋求情,让本来该落到他们身上的处罚,全部都因为王洋一句话而彻底免除。

  因为现在的这个时代,王洋作为当世第一强者,已经高高凌驾法律之上,完全拥有了一人覆灭一国的恐怖战力。

  所以这一刻,所有人都目光紧张的盯着王洋,深怕王洋因为因为木头妈妈的求情而改变主意。

  终于,在所有人的紧张注视下,王洋开口了。

  高高矗立天穹的王洋,望着木头的妈妈语气平静道:“岩岩是我老婆,我何时都会喊你二姑,但是二姑,这个世界是有法律的,古语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木头既然犯了罪,就应该由法律去审判,如果二姑您对那审判结果有异议,可以找律师申请上诉,而不是在这里和我说,毕竟我王洋也只是一个普通公民,法律不是我制定的。”

  “好,王洋大人说的好。”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犯了罪就是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洋大人……”

  兴奋的声音不断响起,看着王洋丝毫不因木头妈妈仗着长辈的身份求情而有所改变,广场众人一颗原本紧张的心,再一次的放松了下来。

  只是这一刻,就在众人心下认定了王洋不会因木头妈妈的话而有所改变时,木头的妈妈竟然直接对着王洋所在的方向跪拜了下来。

  “王洋,就算是二姑求你,二姑给你磕头了,你救救我家木头吧。”

  “你二姑父死的早,你二姑就木头这一个孩子,将来等着他养老送终呢。”

  “二姑知道他犯下的罪确实该死,二姑就算是再上诉,找再好的律师,也不可能打赢这场官司,救下木头那一条命。”

  “二姑也清楚,法律不是你制定的,但是二姑更知道,现在的你是当世第一人,无数国家元首都不敢招惹你,你早就凭借个人实力凌驾于全球法律之上,只要你一句话,他们肯定不敢违背你的意思,只要你一个命令,他们一定会放了木头。”

  “王洋,你别给二姑耍花腔了,你就直接告诉二姑,你到底肯不肯救下木头那条命。”

  崩溃的声音自木头的妈妈口中不断响起,这一刻木头的妈妈更是直接低下头,想要对王洋磕头求情。

  只是看到这一幕的王洋,立刻发出了一股无形力量,直接将木头的妈妈托了起来。

  这一刻,在王洋的强大力量下,木头的妈妈别说磕头,就连继续跪拜下去都无法做到。

  望着木头的妈妈,这一刻王洋更是直接道:“我还是那句话,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你儿子犯了法,法律怎么判他就怎么判他,我绝对不会替那木头求情,要求人们将木头放出来。”

  “你真的不肯救那木头一次,要知道从岩岩那里论,你还要喊木头一声堂哥呢。”望着王洋,木头的妈妈仍旧不甘追问。

  “不救,无论是木头,还是谁,只要犯了法就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我绝对不会为他们任何人出头。”冷着一张脸,王洋再一次拒绝。

  “好,你王洋不愧是全球的大英雄,真够绝情的。”

  望着王洋,那木头的妈妈这一刻充满决绝的道:“既然你认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比自家亲戚还重要,那我就当没有你这个亲戚,既然你不肯救我家木头,他死了我也没有人养老送终,那我也不活了,我直接撞死在这里,让外人都看看,你王洋这个全球大英雄,是如何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外人,怎么逼死自家亲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