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七百二十章 僧与鬼谈佛

正文_第七百二十章 僧与鬼谈佛

  祈祷,默默的祈祷……

  纵然心中都觉得无名扫地僧凝聚怒目金刚的希望,无限的趋近于零。

  但是这一刻,包括王洋在内的所有人,还是忍不住的在心头祈祷,祈祷那无名扫地僧能够真的凝聚出怒目金刚,还这世界一片朗朗乾坤。

  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扫地僧一步步的破除鬼佛的神魔气息,径直的走到了鬼佛的双眉中心部位。

  然后,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目光下,扫地僧竟然直接坐到了鬼佛的眉心前。

  双膝盘座,从怀中拿出一个木鱼,他竟然直接问那鬼佛:“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万万没想到,扫地僧不但没有如同自己所想般凝聚出怒目金刚,竟然还拿出一个三岁小孩都认识的木鱼质问鬼佛,所有人不禁都傻了眼。

  “木鱼,这世上谁不认识木鱼,这还用吗?”

  “一个信佛之人,必备的佛宝便是佛珠与木鱼,这一点任何有点基本常识的人都会知道。”

  “更何况,那鬼佛身前就是藏区佛教第一人,死后又一心化佛,对佛法的研究这么深,他怎么会不认识木鱼呢。”

  “这个时候,你该凝聚出那神魔境战力的怒目金刚,以摧枯拉朽的实力将鬼佛彻底摧毁才对。”

  不甘的怒吼在众人心底闪过,望着扫地僧,所有人更是期待着扫地僧直接站起,与鬼佛进行一场旷世绝伦的大战。

  只是,从始至终的,扫地僧都没有表现出要与鬼佛大战一场的趋势。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仍旧是平静的举着手上的木鱼,再一次对着鬼佛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木鱼,这是念经必用的木鱼,在藏区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木鱼!”

  望着扫地僧,鬼佛一脸讥讽的道:“我念了一千多年的佛,如今自身都化为佛,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呢。”

  “对于三岁小孩来说,木鱼是木鱼,但是对于我来说,木鱼就是佛。”

  淡淡的声音再一次自少林扫地僧口中响起,但是那声音虽然不大,却宛若拥有无穷的魔力,直接在每一人的心底深处响起。

  看着这一幕,众人如何看不出,这是少林扫地僧打算与鬼佛论佛谈法。

  这样有用吗?

  这样的魔头,是区区几句话就能改变的吗?

  看着少林扫地僧一副要与鬼佛论佛谈法的架势,所有人眼中都不由闪过一抹迷惘之色。

  只是明白少林扫地僧已经是对付鬼佛的最后希望,所有人还是不禁目光灼热的盯着扫地僧,希望他真能够传说当中的得道高僧一般,口若悬河的真的能够将那些大恶之人当场点化,让鬼佛这个绝世大魔,放弃他那恐怖的圈养全人类信佛的计划。

  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鬼佛望着扫地僧的目光露出一抹慎重。

  哪怕是面对着十二生肖合体怪,都充满不屑的他,只是因为扫地僧一个简简单单的回答,脸上立刻就露出慎重之色。

  望着扫地僧,鬼佛再次道:“木鱼就是木鱼,无论材质多么昂贵的木鱼,他的本质也是木鱼,与佛有何关系。”

  “你错了,木鱼在普通眼中只是木鱼,但在我们眼中却不能只是木鱼。”

  望着鬼佛,扫地僧一脸朝拜之色的指着木鱼道:“在敲木鱼时,我首先立刻就会想到佛,所以在我的眼中,这木鱼就是佛,作为曾经的得道高僧,我想鬼佛前辈您敲木鱼时想到的也肯定是佛吧。”

  “没错,我生前敲木鱼时,每一次都在心中虔诚的念佛。”

  脸上露出一抹回忆之色,鬼佛好似陷入了某种让人不肯醒过来的回忆。

  望着扫地僧,他更是悠悠的道:“从我差点饿死被师傅捡回布达拉宫,被师傅教导信佛,被师傅告诉我他之所以救我,完全是因为佛的指引那天起,在我心中佛就是这世上最神圣不可攀的东西,在我心中任何东西都不能与佛相比,哪怕是为此吸收性命,我也绝对不容许任何玷污我心中的佛。”

  只是下一瞬,鬼佛原本沉浸在回忆中不愿清醒的表情,却立刻被浓浓的怒火所取代。

  望着扫地僧,鬼佛更是一脸不甘的暴怒道:“但是后来,当我修行到人仙极致,佛教神通一一开启,我才发现,我这么多年都是被骗了,佛一直不曾存在,庙里的佛都不过众生信念制造的伪佛,这样的佛怎么配让我信奉,所以自那一天起,我再也没有敲过一次木鱼。”

  “你不敲木鱼了,那你可还曾信佛。”望着鬼佛,扫地僧继续追问。

  “佛,我倒想继续信佛,但是你让信奉哪个佛,那庙里被众生信念制造出来,连自身自由都掌控不了的伪佛吗?”

  眼中露出一抹霸气,鬼佛霸气道:“这世上没有佛,我既然找不到可以信奉的佛,那我就自己化佛,作为世间的第一尊佛,自己信仰自己。”

  “那我问你,你到底信仰的是自己还是信仰的佛。”望着鬼佛,扫地僧再一次追问。

  “我即是佛,佛即是我。”

  脸上霸气依旧,鬼佛骄傲道:“既然我已成佛,我自然是信仰我自己了。”

  “你即是佛,佛既是你,那我问你佛到底是什么。”望着鬼佛,扫地僧继续追问。

  这一次,在扫地僧的一再追问之下,鬼佛的眼中第一次的露出了迷惘之色。

  下一刻,在扫地僧目光灼灼的注视下,鬼佛才继续道:“佛,自然是这世上最强大的,能够以佛法镇压一切不平事,能够佛法感化一切世人,能够让佛光普照的区域所有人都立刻信仰的存在,以前这世上没佛,所以佛光总是无法普照世间,但是现在我成了佛,成了这世上第一尊佛,迟早有一天这世界都会被我的佛光普照,这世人都会虔诚的信仰我信仰佛。”

  “不,你错了,佛从来不曾以修为高低实力强弱而评论过。”

  望着鬼佛,扫地僧缓缓敲着身前的木鱼道:“你从来都不曾真正明白什么是佛,所以我说木鱼是佛,你才无法听懂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