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二百八十五章 吊起来逼供

正文_第二百八十五章 吊起来逼供

  第二百八十五章吊起来逼供

  砰!

  一道剧烈的撞击声过后。

  再也没有一丝内劲提供帮助战斗的神秘女子,直接被王洋撞的趴到沙发上。

  看着与自己整整战斗了一个小时,却仍旧能够牢牢守护住神秘女子三点的黑色内内,王洋不得不为品牌内衣点个赞。

  “一会一定逼问出她这是什么牌子的内内,我的女人以后也一定要穿这个牌子的!”

  一脸的坏笑,王洋立刻扛起神秘女子向着卧室方向走去。

  刚才的战斗中,神秘女子不止一次提起,卧室内早就准备好了特殊工具,专门为了预防王洋可能的不配合,而专门准备的工具。

  “我倒要看看你准备的是什么工具!”

  一脸的好奇之色,不顾神秘女子的无力挣扎,王洋宛若抢了压寨夫人归来的土匪头子,直接将神秘女子扔到了卧室内的大床。

  “来吧,大不了我就当是被狗上了一回!”

  闭上眼睛,主动的将自己在床上摆成大字形的造型,神秘女子直接露出一副我认命了的表情。

  此刻的她,因为内劲耗尽体力耗尽的原因,除了因为护体功大成防御仍在,让她防御仍旧不惧伤害外,力量方面她连一个普通女人都不如。

  这一刻,在她面前的别说体力仍旧保留大半的王洋,就算是一个普通大汉给她来硬的,她都将失去反抗的力气。

  只是看着神秘女子一副任由自己玩弄的模样,王洋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望着神秘女子,王洋冷冷道:“等我上了你,然后你再将我送你的“宝贝”提取出来,用它来威胁我将面具交给你吗?”

  王洋的话,立刻让闭上眼睛摆出一副认命之色的神秘女人,从新睁开眼睛望向他。

  眼中的不甘与仇恨之色,神秘女子更是不在做丝毫掩饰:“王洋,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就将那面具交给我,否则我会天天缠着你,直至将那面具从你手上抢出来为止。”

  神秘女子的话,立刻让王洋眉头深深皱起。

  他很清楚,神秘女子既然如此说,以她的性子就绝对不会放弃对吸血鬼面具的抢夺。

  因为国际名人的原因,神秘女子对他的一切都了若指掌,而他对神秘女子的一切,却完全的一无所知。

  敌在暗,我在明,这种感觉是万分不爽的。

  看着卧室内那特意为自己提前准备的各种刑具,王洋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我就不信了,我还逼问不出你的信息!”

  目光在各种刑具上不断打转,最终王洋想中了一具由多个吊环组合起来的刑具。

  虽然不知道刑具的名字叫什么,王洋却很清楚,神秘女子所说的将自己吊打,肯定是想用它们来进行吊自己。

  “希望你的刑具够好用!”嘿嘿一笑,王洋立刻扛着神秘女子走向那些吊环。

  看着王洋抱着自己接近吊环,神秘女子眼中忍不住的生出恐慌之色。

  做为直接采购这些吊环的主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被这些吊环吊在空中,那姿势会多么的不堪。

  只是此刻,浑身软弱无力的她,除了眼睁睁的看着王洋慢慢的吊着自己的两个手,除了流露出仇恨的目光外,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咔嚓咔嚓……

  手腕脚腕全部被吊环拷上,神秘女子立刻呈大字型被吊在空中。

  虽然那高档品牌内内,在拼了命的守护自己的职责,但是因为造型的原因,只要神秘女子的身体任何一个晃动,立刻就会有春光外泄。

  除了如此效果外,因为身体被拉成大字型的原因,吊环之上的神秘女子身体,更是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立刻被吊的浑身酸痛。

  因为是柔性韧性的伤害,纵然拥有护体功,神秘女子也无法抵挡这种酸痛对身心的袭击。

  神秘女子对面,王洋却是直接搬出一张椅子坐在上面,一副看待火星人的表情望着神秘女子。

  他的手上,甚至还拿着一根不知从哪找了的羽毛,不停的在神秘女子身上寻找着落脚点。

  “今天你不敢杀了我,迟早有一天,我要用同样的方法吊着你。”恨恨的骂声自神秘女子口中响起,被吊上后,她竟然突然恢复力气般开始怒骂王洋。

  但是,当王洋的羽毛落到了她的腋窝处后,她的骂声立刻断断续续的再无任何力气。

  浑身酸痛,嘴上却笑的气喘,神秘女子仍旧倔强望着王洋:“是要打还是要奸,你就赶紧行动,这么吊着玩这个,难道你那方面不行吗?”

  十分钟后,神秘女子再次望向王洋满脸恳求道:“王洋,我求求你要干什么赶紧干。”

  二十分钟后,神秘女子再次绝望闭上眼睛。

  三十分钟后,冷汗已经控制不住的从神秘女子全身滴落,她整个人宛若洗了个冷水澡,浑身上下再也找不到一处干燥的地方。

  酸痛麻,还有说不出的痒交杂到一起……

  种种感觉在心底不断冲击,神秘女子的表情已经呈现崩溃症状。

  如果不是毅力足够强大,这一刻神秘女子早就哭了。

  此刻,虽然能够凭借大毅力忍住哭声,但是对于羽毛在身上各处的挠痒,她却根本无法抵抗。

  尤其是当王洋将羽毛在她足底活动之际,她更是忍不住的发出压抑到极致的哭泣声。

  呜……呜……呜呜……

  似哭似笑的声音不断自神秘女子口中响起,这种情况维持了整整一个小时,嗓子都近乎哑了,她终于彻底崩溃的哭了出来。

  是打是骂,凭借他的心理都能硬抗,但是被吊起来的酸痛感,再与浑身上下的酸痒感一起袭击心底,纵然是她也无法忍受。

  望着王洋,她哭笑不得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说啊,我求求你了,别再这样折磨我了,只要你放了我,你想干什么我都不会再抵抗。”

  神秘女子的求饶,立刻让王洋脸上露出胜利笑容。

  望着神秘女子,王洋直接调侃道:“你不是一直说要对我献身吗!我才不过玩了一个小时,你怎么就受不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