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85章 1385 杀!

正文_第1385章 1385 杀!

  温特酒吧人声鼎沸,任何一个地方都彰显着人性的堕落,纸醉金迷的生活,对于出入这个地方的人来说,早已变得司空见惯,他们来这里就只有一个目的,享乐,纵情挥霍余下的人生。

  杨宁进入温特酒吧,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念力,他朝着这股精神念力的源头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邪笑着挑逗一个穿着暴露的金发舞娘。

  “有没有兴趣到外面聊聊?”

  杨宁相当不合时宜的走了过去,打断了两人的某种互动。

  那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似乎因为被搅了兴致,而对杨宁相当生气,可看到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东方小伙子,这男人一开始明显愣了愣,紧接着,脸上就露出错愣跟不信,最后变得极为阴沉。

  “滚开!”

  男人说翻脸就翻脸,将含情脉脉看着他的舞娘给喝退。

  等那舞娘一脸无辜委屈的离开后,这男人才沉着脸站起身,跟着杨宁走出了温特酒吧。

  “你就是那个华夏天人?”这男人冷笑道:“尽管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但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

  “话可别说得这么肯定。”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着转过身。

  这男人正要嘲讽杨宁,但脸色却忽然一变,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在确定附近并没有任何埋伏后,才放声大笑:“你知道我是谁吗?就凭你一个天人,竟敢跑到我面前装模作样,真是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的恐怕是你吧。”杨宁冷笑着。

  “我不知死活?”这男人冷冷的哼了哼:“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不知死活。”

  话罢,这男人悍然出手,但给杨宁的感觉,这货明显有所保留,恐怕是疑心附近有敌人埋伏着,一直藏着后手。

  说实话,这家伙的能力相当出众,站在天人合一这个层面,恐怕并不逊色杨宁太多,不过,六世转轮所带来的强大底蕴,是寻常天人合一所无法企及的,要不怎么说,当十世圆满,在天人合一这个层面,就足以媲美道法天成?

  面对这家伙的悍然出手,杨宁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在确定附近只有这家伙一个月神殿的人后,他也无需保留,直接开启四星攻杀术,同时还开启了光暗形态。

  “什么?!”这男人面露震惊之色,脸上更是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你真的是不知死活。”杨宁平静道:“记住,没人能救得了你。”

  “等一下!”这男人尖叫,因为他发现,杨宁在原地消失了,以他的能力,视觉竟然完全跟不上杨宁的速度!

  这让他极为惊惧!

  在这男人话喊出口的时候,一道炫目的寒芒袭来,直逼这男人的后脑勺。

  这男人脸一下子变白了,尽管反应过来了,但身体根本就跟不上这般诡异的速度,他想要转过身,避开这恐怖的一击,但骇然发现,他根本就无法办到。

  “这是什么!”

  感觉到背脊被重重的砸了一下,这男人还在纳闷,可忽然,尖锐的音啸声响起,紧接着,背脊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

  这男人想要使出黑暗力量,去抵挡背脊的疼痛感,最好把那该死的罪魁祸首也一并收拾了,但忽然,体内的黑暗力量,如同被凿了口子的轮胎,胎气不要命的往外冒。

  “是你!”这男人惊恐的看着杨宁,他忽然明白,体内黑暗力量的异常,与这个华夏小子有着最直接的挂钩!

  “当初想对付我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你们会有今日的下场。”杨宁缓缓道:“结束了。”

  “不!”

  这男人惊恐的声音,在这片还算安静的区域响彻着,奇怪的是,四周偶尔也会有人走过路过,但对于发生在这边的事,却是浑然未觉。

  这是杨宁从某个月神殿成员那里弄到的绝招,能够借助黑暗力量,在某个区域内蒙蔽这些人的听觉跟视觉,不得不说,这种绝招还真是用途广泛,让杨宁暗暗高兴了一把。

  收拾完这个所谓的领头者,杨宁在夜幕中,回到了安德克尔身边,这货依旧睡得跟死猪似的,还开始打盹了,让杨宁哭笑不得。

  “喂,醒醒。”杨宁抬起脚,在安德克尔身上推了推。

  原本睡得很沉的安德克尔,一脸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醒来后,还用手揉着犯困的眼皮子:“杨先生,怎么了?天都黑了,让我睡一下嘛。”

  “还赖床了?”杨宁哭笑不得道。

  看着安德克尔一副又要睡着的样子,杨宁没办法了,只好从里,取出那瓶对嗅觉拥有极强刺激的醒脑液,然后打开瓶盖,并把瓶口放到安德克尔鼻子附近。

  “法克!天啊,这什么恶心的恶毒!”

  没过多久,安德克尔就跳了起来,整张脸变得绿汪汪的,捏着鼻子,不要命的往后跑。

  这一刻,他算是彻底清醒了,看到杨宁捧腹大笑的模样,这货干笑着挠了挠头,紧接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惊讶道:“我好了?”

  “好了。”杨宁点头。

  安德克尔只是有点小孩心性,但这并不代表他智商低下,立刻就意识到,之所以能这么快恢复过来,这全都是杨宁的功劳,所以,他立刻感激道:“杨先生…我…”

  “我说过,你是我兄弟。”杨宁故意板着脸。

  “杨…杨宁,谢谢你。”安德克尔赶紧改口。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吧。”杨宁说完,就转身离去,安德克尔自然紧随其后,两人都非凡人,真要开足马力,正常人是很难察觉到的。

  “你说什么?”

  听到杨宁遭到伏击,卡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月神殿竟然攻击你?该死的,他们疯了吗?不行,这件事必须立刻告诉议长!”

  也不等杨宁有什么想法,卡尔就火急火燎转过身,前往总部通知曼德斯了。

  大概一小时后,曼德斯来到蒙德利尔大教堂,刚见面,就问道:“月神殿攻击你?他们来了多少人,现在都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