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81章 1381 议长

正文_第1381章 1381 议长

  “你们不动,不代表我也必须要等着。”

  杨宁冷冷的哼了哼,率先朝着独眼龙攻去:“在哪都是讲实力的,今儿我就要杀鸡儆猴!”

  康德尔等人自然是听不懂华夏语,可杨宁的神态,还有举动,却把这层意思诠释得淋漓尽致。

  “太欺负人了!宰了他!”

  康德尔肺都气炸了,可这话刚说完,耳边就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

  只见独眼龙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杨宁那条洞穿他胸口的右手臂。

  康德尔正要高呼着众人围攻杨宁,可忽然,他眼中露出强烈的难以置信。

  只见独眼龙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缩着,速度极为惊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康德尔带来的那些随从,一个个脸色狂变。

  “他是一个魔鬼!”

  “这是什么邪法?”

  对于众人的震惊,杨宁表现得相当淡定,缓缓抽出手,看也不看独眼龙这具轰然倒地,瘦得跟皮包骨似的尸体,他的视线中,只剩下康德尔,以及康德尔带来的这些随从。

  “应该先朝哪一个下手?”杨宁捏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

  尽管依旧听不懂杨宁的碎碎念,但在场这些人谁不是老油条,自然也猜到了杨宁的意图,一个个脸色大变,又青又白。

  “不要欺人太甚!”

  康德尔愤怒中站了出来,浑身雄厚的气息直接挡住了杨宁散发的威压,此刻,同样是天人合一的他,一点都不虚杨宁。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杨宁压根不管挡在他面前的是随从,还是主人,秉承着一视同仁的态度,杨宁当即出手,攻向康德尔。

  “不知死活!”

  康德尔冷哼一声,同样高高跃起,攻向杨宁:“今天不管谁来了,都救不了你!我就不相信,一个死人,还会不会值得大家惦记!”

  显然,在最后关头,康德尔选择了最极端的做法。

  他认为,一旦杨宁死了,那么就没人会继续在乎杨宁是否拥有恐怖到让他心惊的潜力,这种做法本身是极为冒险的,先前喊打喊杀纯粹是为了脸面问题,不代表康德尔就真敢在光明会逞凶杀人,可如今不一样,康德尔明显豁出去了,对他来说,杨宁一日不死,他寝食难安!

  得罪一个如此有潜力的敌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不理智的行为,可既然做了,那么就不能留任何的余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类似的事发生过太多太多。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想让我死?”杨宁笑了,放肆的仰头大笑,待笑容渐渐淡去后,他忽然消失在了这间屋子。

  “他去哪了?”康德尔立刻侦测着四周的动静。

  “不用找了,我在你身后!”杨宁的声音,在康德尔耳旁响起。

  “什么?!”

  康德尔压根没料到,杨宁会忽然出现在他身后,当他转过身,入眼,看到的却是一抹冷冷的笑意。

  紧接着,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片又一片黑洞,就仿佛整个空间,不断被黑暗所侵蚀!

  永夜,岁月杀!

  以杨宁六世转轮的实力,要对付康德尔,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之所以一开始没暴露实力,就是不希望引起光明会的怀疑,因为那势必会牵扯出更多的东西来。

  比方说,康斯坦丁跟菲拉尔的死亡,要知道,这两人背后,可是与月神殿联系在一起的!

  至少目前为止,杨宁还没有过要跟月神殿正面叫板的想法。

  “不对!”

  眼看着大功告成,正打算摘获胜利果实,可忽然,杨宁发现施展在康德尔身上的黑暗力量,正在不断的倒流会自己的体内。

  正当杨宁困惑不解这中间为何出现岔子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年轻人,尽管康德尔有错在先,但他始终是光明会的老一辈,是你的长辈,你们华夏有句话,叫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饶恕他一次,怎么样?”

  “你是谁?”

  看到一个穿着白袍的老头笑眯眯站在身后,杨宁背脊骨一阵发凉,他自始自终,都没察觉到这老头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曼德斯。”

  老头彬彬有礼的笑着,同时,也很好奇的打量杨宁,不时点头,眼中充满着欣赏的味道。

  “议长!”卡尔不可思议的喊了句,眼中更是充满着错愣,显然很吃惊会在这个场合见到这老头。

  议长?

  光明会的议长?

  杨宁同样吃惊,但并不是吃惊这老头的身份,而是让他看不透的实力!

  这绝对是一个早早就踏入道法天成这个境界的高手!

  莫非国外的资源更丰富一些,还是更适合修炼,为何华夏出个天人都如此困难,国外却是如雨后春笋一般,多得数也数不清?

  这个问题,让杨宁百思不得其解,甭说天人合一了,哪怕是天人境界,如今的华夏都找不出第三个来,这让杨宁不得不开始联想地域问题。

  “既然议长发话了,那我自然要听。”杨宁礼貌回应,他很清楚,有这位光明会的议长在,他根本动不了康德尔。而且初来咋到,杨宁也不希望尽干那些出风头的事。

  “康德尔,我以议长的身份,要求你结束跟杨先生的误会,你愿意吗?”待康德尔渐渐恢复正常后,曼德斯缓缓道。

  大难不死的康德尔也是一阵后怕,先是紧张的扫了眼杨宁,然后才点头道:“既然议长发话,那我就不多说了。”话罢,朝着身后的随从挥手道:“我们走!”

  来得快,走得更快,尽管不清楚康德尔是否真愿意放下这段恩怨,但近期内,他耳根倒是能清静一段时间了。

  “卡尔,你先离开吧,我有些话,想单独跟杨先生好好谈谈。”曼德斯缓缓道。

  卡尔赶紧点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转身就离开了这屋子,同时还把门给锁上了。傻子都知道曼德斯有一些私人话题要跟杨宁商讨,这时候如果还傻乎乎的愣在这碍事,倒霉的准得是他。

  “杨先生,要不我们来谈一谈月光的事,怎么样?”曼德斯微笑道。

  “月光?!”

  杨宁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字一顿道:“怎么,连光明会的议长,也对月光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