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69章 1369 半生缘

正文_第1369章 1369 半生缘

  说到底,杨宁与林曼萱之间有着一段不伦不类的关系,即便林曼萱不止一次都在否认与杨宁的关系,但东方菲儿还是能捕捉到,林曼萱眼中望向杨宁那一丝化不开的情愫。

  认识林曼萱这么多年,东方菲儿第一次看到林曼萱如此在意一个男人,以前都还笑话林曼萱这辈子可能要打光棍做尼姑,因为在东方菲儿的记忆力,林曼萱就跟一个石女一样。

  可是,石女一旦动情,就会爱得天崩地裂,就说前阵子林曼萱发高烧,她在照顾时,听到昏昏沉沉中的林曼萱,不断念叨着杨宁的名字,怕不下于上千次。

  所以,东方菲儿为难了,她不希望因为她喜欢杨宁,而忽略掉林曼萱,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她可以放肆的成为华惜芸的对手,可一旦对手是林曼萱,她会退缩,选择在无人的角落里,一边流泪,一边舔着身上的伤口。

  也就是说,东方菲儿愿意为了友情,而放弃爱情!

  “刘爷爷,你们在说什么?看你们聊得这么开心。”

  东方菲儿强压下复杂的思绪,微笑着走进客厅,虽然这间房、这条路她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但此刻在她眼里,却又那么陌生,让她小心翼翼。

  刘景林笑道:“菲尔,这么快就回来了?明羽她们回酒店了?”

  “对呀,还邀请我去吃饭,不过我婉拒了。”东方菲儿笑着点头。

  “刚才我跟小杨聊一些年轻时的趣事,尤其是那段漂泊风雨间的黑白岁月,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总能在苦涩中找到不少让自己刻骨铭心的记忆。”刘景林笑了笑,然后像是陷入到追忆中:“记得有一次,有个阔太太给了我两个大洋,让我拖着她去捉奸,没想到最后认为她男人找小三的阔太太在见到她男人时,却看见她男人正在给她准备生日礼物。”

  东方菲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笑道:“哦,那男人还真是有心,能记得她的生日,他们一定很恩爱吧?”

  很快,东方菲儿就发现,刘景林跟杨宁脸上,都露出一抹不敢苟同的玩味,疑惑道:“怎么?难道不是吗?”

  “菲尔,原则上你的想法并没有错,但你忽略了我之前提到的一些敏感词汇,看样子,你忘了这阔太太乘坐我那辆拉车的初衷了。”

  刘景林摇了摇头,笑道:“她男人确实在替她准备生日礼物,但事实上生日礼物却有两份。一份,写着阔太太的名字,而另一份,写着的名字,却是这男人当时搂着的漂亮女人。真是没想到,这偷腥的男人,竟然找了一个跟他老婆同月同日生的情妇,巧合的是,这情妇还是那阔太太相识十几年的金兰姐妹。”

  东方菲儿的俏脸上,突然泛起一抹说不出的苍白,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对于老人讲述的真实故事,做贼心虚的东方菲儿,很明显联想到自己与林曼萱日后可能产生的尴尬关系。

  东方菲儿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扮演第三者的角色,这种尚未发生的事情,在一个女人近乎偏执的思想中,会渐渐演变为铁一般的事实。因为不知不觉中,东方菲儿早就陷入到一厢情愿的遐想中,这种下意识的遐想,让东方菲儿无由来升起一股愧疚。

  先前老人提到情妇两个字,东方菲儿脸上出现鄙夷,似乎对那个介入别人幸福生活的女人充满着憎恨,这并不是东方菲儿主观意识对社会现象的抵触,而是女人的本能。

  可是,当听到刘景林最后一段话提到的金兰姐妹四个字,东方菲儿下意识就联想起她与林曼萱的关系,她悲哀的发现,她渐渐成为了以往最令她憎恨厌恶的第三者,破坏别人婚姻幸福的坏女人。

  东方菲儿不自然道:“刘爷爷,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阔太太给了我两个大洋,嘱咐我千万别把那天的事情说出去。然后那阔太太就心事重重的离开了那条街,我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当时也想载她回家,但被她委婉拒绝了。”

  “她为什么没去质问她那位金兰姐妹,为什么要破坏她的幸福家庭?!”

  东方菲儿看上去很正常,但语气却透出些许说不出的激动,这种语调让杨宁有些不解。

  东方菲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尴尬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入戏了。对了,刘爷爷,那个阔太太后来怎么样了?”

  这原本只是试图摆脱尴尬的转移话题,却引来刘景林一阵唏嘘:“其实我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在乎那丁点算不上买卖的生意,明明发现那阔太太的不对劲,却没将她平安送回家中。”

  顿了顿,刘景林又道:“其实我也是半月后才知道的,那天我们分开后,那阔太太就孤零零走到郊外的湍急河流,据当地的渔民讲,大概是天黑的时候,那个在他看来以为是欣赏风景的阔太太就投河自尽了,被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临死前说了一些话,算不上临终遗言,却让我这个知情者,一直到今天,都没法忘记,更是愧疚。”

  东方菲儿下意识道:“她说什么了?”

  “那人是我妹妹,而那人,是我丈夫。我该为了丈夫去伤害妹妹,还是为了妹妹去伤害我自己?看样子,我已经得到答案了,其实我丈夫很好,我不应该这么自私,不允许妹妹享受这份幸福,记得小时候,爷爷常说,缘分是能保留到下辈子的,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既然注定这辈子无法继续维持这来之不易的爱情与亲情,那么我相信老天会怜悯我,让我将那份无法割舍的爱情与亲情,留到下辈子挥霍,让我能与我的丈夫,还有妹妹,再续注定这辈子无法继续的…半生缘…”

  老人没有理会东方菲儿的黯然泪下,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泛起一股悲戚,自责道:“多善良的女人,多伟大的女人,但是,在我看来她却相当愚蠢,但这份愚蠢,却值得我钦佩。”

  东方菲儿缓缓起身,哽咽道:“刘爷爷,您先坐,我回房换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