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65章 1365 老娘从不哭鼻子!

正文_第1365章 1365 老娘从不哭鼻子!

  只要将东方菲儿逼入患得患失的死胡同,崔明羽这位真正的幕后操纵者,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主导这场交易的进行。

  如果杨宁不懂唇语,恐怕也会认为这个一直稳坐钓鱼台的金发美女,是个心机城府无懈可击的谈判高手。

  但是,杨宁很清楚,金发美女仅仅只是崔明羽手中的一枚妙棋,确切的说,只是替崔明羽传话的中间人。

  与其说这场谈判是东方菲儿与金发美女之间的博弈,倒不如说是崔明羽精心策划的的心理测试,而测试的对象,是崔明羽自己。

  至于测试的道具,却是脸色渐渐变得惨然的东方菲儿。

  “菲儿姐,能不能带我去趟厕所?”

  就在东方菲儿下决定的前一刻,原本安静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道极度不和谐的声音,内容也着实让人捧腹,就连原本陷入低潮的东方菲儿,也忍俊不禁露出淡淡的笑意。

  东方菲儿原本想拒绝杨宁这种不合时宜的请求,毕竟别墅虽大,但还不至于走两步就迷路的程度,离开这会客室四处游荡一下,总能找到可以扯拉链放黄酒的地方。好,退一万步讲,就算杨宁真是个路盲,再不济难道别墅内这么多个佣人,就不能厚着脸皮打听打听?

  一个大老爷们让主人领着去厕所,尤其这个主人还是个娘们,这叫个什么事?

  不过东方菲儿却意外捕捉到杨宁若有所指的暗示,她并不认为杨宁会是那种大呼小叫没事找不痛快的白痴,那么突然冒出这么一种看似不符合常理的请求,必然有着更深一层的暗示,所以,她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朝崔明羽道:“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下。”

  崔明羽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点头道:“没事,东方小姐先忙。”

  崔明羽自始自终都没理会破坏她计划的杨宁,在她看来,杨宁这种不足为道的小伎俩,无非只是希望暂时叫停这场谈判的进行,让陷入低潮的东方菲儿缓口气,恢复一些在崔明羽看来相当可笑的自信。

  崔明羽很自信,坚信能够压制东方菲儿一次,就能压制第二次,对于杨宁这种伎俩,崔明羽单纯的认为,这只是一群油尽灯枯的家伙,在做着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她很喜欢这种能够凌驾于他人意志思想的感觉,用自己妖孽的智慧击溃对方的心理防线,尤其这种人,还是那类与她公平较量的生意对手。

  “乖弟弟,有什么事就说吧。”离开会客厅,东方菲儿与杨宁默契的一前一后拐进一间僻静的偏房,虽然这确实有着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韵味,但相信身处其中的一男一女,目前都没有上升到这种程度的想法。

  杨宁没打算将自己得到的信息告诉东方菲儿,他很清楚若当真用这种方式让东方菲儿逆转,并不是帮助,而是坑害。

  因为这是一种早已印在心灵深处的伤疤,若不能依靠自己摆脱困境,那么这辈子都会因为这道伤疤而再无寸进。

  杨宁平静道:“菲儿姐,你现在需要静一静,整理一下混乱的情绪。”

  “连你都嘲笑姐姐?姐姐是不是很无能?爷爷委以重任,将这么重要的谈判托付给我,但是,对方只是派出一个员工,就让我彻底败下阵来,甚至一言一行,都抓住了东方家目前的软肋,姐姐承认自己很失败,但姐姐只是想挽回一些尊严,难道这也有错?”

  东方菲儿原本平静的眸子,突然流露出饱含伤感的颓废,狠狠抓住杨宁的衣领,怒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明明已经鼓起勇气宣告自己的失败,你为什么要让我再次酝酿那种情绪?再次鼓起那种勇气?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是我们家的事,与你这个外人无关!为什么要把我拉出来,又这么残忍让我再次重返那么残酷的现实!”

  杨宁任由东方菲儿撕扯自己的衣领,望着对方渐渐泛起水雾的眸子,里面流露出伤感、无助,还有深深的迷茫,两行清泪顺着东方菲儿迷茫的眸子在脸庞滑落,最后终于抑制不住内心涌起的失落,蹲在地上抽噎。

  这是杨宁第二次看到东方菲儿哭,他很清楚,东方菲儿这次之所以如此失态,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技不如人,其中还有很大的因素,是因为他在场。

  一个女人,想要向喜欢的男人证明她的优秀,必然是击败跟她一样优秀的女人。但很明显,东方菲儿成了这场宫斗戏的配角,甚至是牺牲品。

  这种场景,让杨宁突然想起某些偶像剧的桥段,对于女孩子哭鼻子,他是最不擅长应对的。

  当下,杨宁赶紧从兜里取出纸巾,递到捂着脸抽噎的东方菲儿,安慰道:“在我看来,菲儿姐一直是个遇事冷静的女强人,那些无助落寞的负面情绪,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菲儿姐身上。而且,菲儿姐还是个骄傲却不娇纵的女人,有着细腻的柔情,开心的时候,会不顾形象的开怀大笑,偶尔还会恶作剧,但没有任何恶意。而难过的时候,又要在人前强撑,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被子里宣泄。”

  杨宁这番话,仿佛带着某种魔性一般吸引着东方菲儿,这种无形的魔力,让东方菲儿抽咽的节奏越来越慢。

  女人都喜欢听男人夸赞她的美丽,即便明明摆着一张食古不化的冷脸,但暗地里同样会因为别人的称赞而偷偷窃喜。对于附庸风雅那类形容词早已听腻的东方菲儿,在听到杨宁这样独具一格的称赞时,难免会有着新鲜感,但细细揣摩杨宁这些话,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她暗恋着的小男人,竟如此了解自己!

  “给,拿着。”

  “什么?”东方菲儿还在等待杨宁的下文,却发现对方似乎消失了一般,正值疑惑,耳边就传来磁性的轻唤,下意识抬头的东方菲儿,第一眼瞧见的,是杨宁那张温柔的笑脸。

  这缕笑容,让她心脏如同小鹿乱撞一般,噗噗噗直跳。

  就仿佛,那天夜里,她与他,从高空坠下后暗生的情愫。

  杨宁笑道:“三分姿色七分打扮,化妆是每个女人都需要下苦功专研的一门学问,相信菲儿姐也不例外,不过刚才的泪水已经将菲儿姐脸上的粉妆冲淡不少,来,擦擦,然后补个妆,不急。”

  “姐姐我从不化妆!别把姐姐跟其他女人混为一谈!”

  东方菲儿气嘟嘟从杨宁手中抢过纸巾,然后不忿道:“还有,老娘从不窝被子里哭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