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62章 1362 枭雄的下场?

正文_第1362章 1362 枭雄的下场?

  杨宁渐渐产生了一些兴趣,因为刘景林的一些话,之前龙师也曾不经意提起过。

  刘景林感慨道:“年轻人,像你这种面相,我曾从两个人脸上见过。”

  “谁?”

  “其中一人就是北洋军的袁凯。”

  刘景林黯淡的眸子缓缓闭上,很明显是在挣扎着该不该将另外一个人告诉杨宁,因为苍老面容下那抹为难或许能骗过满脑子只有女人的刘昊,但这不代表就能骗过杨宁跟东方菲儿。

  一直站在刘景林身后的汉奸头似乎有些惊讶,他是刘景林的贴身管家,且拥有人位绝颠的实力。

  或许,在他的印象中,从没见过刘景林如此为难,而为难的问题只是一段随时能开口吐露的言辞。这种为难远远要超过一个孤僻内向自卑的男孩做决定跟暗恋的女孩告白,至于并不熟悉刘景林习性的杨宁与东方菲儿,只是默默等待着老人即将开口的答案,但作为侍候老人二十多年的汉奸头,却知道刘景林即将说出的名字,不比袁凯这个名字简单。

  汉奸头不会质疑刘景林在面相学的权威,对于杨宁的面相与袁凯相同,汉奸头就已经相当震惊,抛掉袁凯那层复辟失败的外衣,那可是一位敢窃国的枭雄!先不说袁凯的心性如何,就说这份胆识,这份魄力,这份手段,这份城府,就值得太多人借鉴学习。

  别人只会在乎一个人的结局,或者开始,但并不关注这个人从开始走向结局的整个过程,所以古往今来所有的帝皇都有着一个不好的习性,就是串改历史的真相,将所有会让自己遗臭万年的历史事件尽数销毁,重新写在史册上的,就成了流芳千古的丰功伟绩。

  作为一个失败的枭雄,即便背负窃国的罪名,遭受民国时期所有华人的联名声讨,但这不代表袁凯就是个失败的政客,若没有惊人的政治才能,又怎能架空孙文的权利,经过南北议和,合法就任民国的首任大总统?

  或许袁凯拥有卓绝的政治能力,敏锐的政治眼光,但终究抗拒不了自己的利欲熏心。

  对于熟知这段灰白历史的杨宁,很明显不喜欢刘景林所说的两个人中就有一位北洋军的头子,毕竟历史上遭到众叛亲离的政客往往没有好的下场,而无疑袁凯就是这一类典型,能够引发兵变民变的政客即便本身的运筹帷幄如何出神入化,也终究沾染上一层无法洗净的污垢。

  与其说杨宁排斥袁凯的野心,倒不如说他更排斥那众叛亲离的下场!

  刘昊显然来了兴致,疑惑道:“爷爷,还有谁?”

  “黄埔军,蒋石。”

  刘景林缓缓睁开那双黯淡的眸子,其实自打杨宁进入这幢别墅,刘景林就一直在观察着杨宁的面相,这原本只是基于一种职业惯性,却意外发现杨宁这么个奇萌。当确定杨宁拥有三福之相后,刘景林并没有惊讶或者感慨,而是希望继续在杨宁身上寻找到是否有遗漏疏忽的地方。

  因为三福之相的结局若不能造就流芳千古的丰功伟绩,那么下场就只能背负遗臭万年的千古骂名,而且拥有三福之相的人注定不能成为籍籍无名庸庸碌碌的凡人,这是相理,也是命理。有时候刘景林很愿意相信这无非只是江湖术士哄骗世人的欺诈手段,但作为一位相学界的权威,接触到的层面、知识,让刘景林清楚历史的逆流已经证明相学的权威无法反驳,更无法质疑。

  东方菲儿惊讶道:“刘爷爷,难道他的面相如此神奇?袁凯、蒋石,都算得上近代历史首屈一指的枭雄人物。”

  杨宁苦笑着补了句:“但这两位枭雄最终的下场都异常凄惨,前者众叛亲离,郁郁而终。后者虽没有经历过众叛亲离的下场,但晋西事变已经从侧面证明这并非巧合。只是那位黄埔军的校长在处理事情的原则上,没有袁凯那般急功近利,所以才侥幸避过了更大的内乱,可惜最后却只能躲在宝岛苟且偷生,所以两人的下场,都不好。”

  对于杨宁这种大众化的看法,刘景林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反而平静道:“年轻人,你说的没错,不可否认袁凯的结局确实可悲,在我这把老骨头看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但不能因为这层失败的外衣就否认袁凯当政时的政治手腕,以及那份深不可测的心机,若不是在错误的时间做出了一种决定成败的错误抉择,我老头子敢断言,袁凯的下场不一定就会以失败落幕。至于蒋石,不可否认他在政治以及军事上的眼光确实卓绝,但却由于本身的仕途起点,忽略了底层民众的重要性,他倾向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体制,却忽略了这种制度在当时的华夏是不可行的,他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别人,相反,恰恰还是他自己错误的判断了形势,并做出将他带向失败的错误决定。”

  杨宁细细琢磨着刘景林对当代两位枭雄的剖析,疑惑道:“刘爷爷,难道他们失败的原因,就是您口中提到的有心?”

  “没错,但不管有心也好,无心也罢,现在告诉你,对你的成长不好,甚至还会影响到日后你在某些事情上的决断。我这把老骨头可是两条腿都要踏进棺材的人了,所以很多事不愿意用科学的方式解答,但并不代表它就是毫无根据甚至与科学背道而驰的封建思想。年轻人,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这把老骨头没有你们年轻人那般风趣,但也没必要用面相这门学问哄骗你,之所以不想解释,是怕泄了天机。唉,上了年纪,并不怕什么鬼神之说,对于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种说法,也不一定非要认同,至少我这把老骨头就没有这番思想上的觉悟。不过有一点你得记住,命理,不可违,更不可逆,对于自己的未来,知道的越多,不一定就是件好事,因为很可能今天的你提前识破天机,而在日后产生变数。”

  刘景林苍老的面容渐渐严肃,沉吟道:“年轻人,切记,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