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318章 1318 萨拉市,布拉宫

正文_第1318章 1318 萨拉市,布拉宫

  “杨先生,事情都忙完了?”

  直升机缓缓降落,后排一个穿着大风衣的男人笑着走了下来,这边的气温很低,风也很大,不比北方的风冻皮不冻骨,这里的风,可谓是冻到骨头里了。

  “忙完了。”杨宁笑着点头。

  关于杨宁的身份,这男人大致也清楚,所以不比开直升机的那名军人,对于这大冷天的杨宁就穿着一套短衫的作派,是一点都不奇怪。

  试问,非正常人就应该有非正常人的样子,看着杨宁顶着寒风神色如常,再看看自己身子发抖的窘样,暗道军九处出来的高手,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杨先生,现在打算上哪?”这男人小心翼翼问道。

  “我打算去那边一趟,探望一下老朋友,然后打道回府。”

  顿了顿,杨宁缓缓道:“第一站,就是布拉宫。”

  “好,我这就安排。”

  这男人点头,然后掏出通讯装置,吩咐几句话后,就领着杨宁上了直升机。

  三个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了军事基地,这里早就有一辆小型飞机等待着了,杨宁刚下直升机,立刻就被迎上这辆小型飞机,在经过了二十分钟的准备工作后,小型飞机起飞,朝着藏北的萨拉市飞去。

  这个飞行的过程倒也不算太久,也就个把小时的时间,考虑到布拉宫的特殊性,尽管杨宁没有任何要求,但这边的军方,还是派出一名万事通型的军人,陪着杨宁去了布拉宫。

  “杨先生是第一次来萨拉市吧?”这军人姓周,叫周宝,参军前是哈省的一名黑帮小头目,刚出道时,就经常跟着大哥们到藏北送货,至于送什么货,就自个琢磨了,毕竟是混黑社会的,那东西能干净吗?

  久而久之,就在萨拉市认识许多当地的刺头,办起事来,也是风生水起,部队经常委任他出面,跟本地的老百姓进行苟同,同时宣传一些抵制反社会主义的工作。

  一路上,跟周宝打招呼的人着实不少,上到一些巡逻干事,下到那些三教九流,总会很热情的跟周宝吆喝交谈,要不是有任务在身,要带杨宁去布拉宫,说不准这货酒兴来了,非得在某个吃饭的摊位上,狠狠的大喝特喝一番。

  “是第一次,不过以前来过藏北。”杨宁笑道。

  “其实萨拉市的人都很好客,除了极少数一些排外思想很严重的村镇,大多数的藏民,都是很友好的。可惜社会对藏北误解太深,认为这里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都是些没开化的野人,这种误解实在太无厘头了,藏北这地方,只能说是经济落后,并不代表生活的格调,还有思想也落后。”周宝笑道:“杨先生,你说对吧?”

  看得出来,这周宝也是个话痨子,杨宁点头:“确实,跟不少藏北的人打过交道,这里确实不是社会曲解的那样,只要来到藏北的人,对于网络上那些谈论,都是会心一笑。”

  “对呀。”周宝点点头,然后道:“到了,杨先生,那位就是空智师傅,他是这里的管堂,职务不大,但辈分很高,就算是一些新晋的长老,都要恭敬的喊他一声老师。”

  说完,周宝就踮着脚,朝不远处一个喇嘛喊道:“空智大师!”

  那个喇嘛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看到是周宝后,立刻笑盈盈的抬手致意,周宝也很礼貌的小跑过去,站定后,先是跟这喇嘛交谈了几句后,这才给空智大师介绍起来:“空智大师,这是我的一位朋友,他想参观一下布拉宫,是第一次来萨拉城。”

  空智大师笑盈盈点头,不断说着好好好的话,可不经意间,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杨宁后,脸上的笑脸,忽然就定格了。

  “空智大师,怎么了?难道你认识我这位朋友?”周宝好奇道,他可是深谙察言观色套路的人,立刻意识到空智大师有些不对劲了。

  “他真是你朋友?”空智大师并没有挪开目光,自始自终都盯着杨宁:“小宝,你可千万别骗我。”

  “他确实是我朋友,空智大师,你认为我会开这种玩笑吗?”见空智大师很认真的样子,周宝更不解了。

  “好,既然这样的话,小宝,你这朋友我亲自招待,你先回去吧。”

  见周宝欲言又止,空智大师笑了笑:“怎么?连我这糟老头子都不相信了?话说咱俩平日里,可没少惦记张家那条黄狗吧,要不找个机会,你去弄弄?”

  偷鸡摸狗?

  这老秃驴,竟然还是个破解僧?吃狗肉的?

  杨宁神色如常,可肚子里却开始腹诽了,周宝依旧迟疑,但这时,杨宁笑道:“就让空智大师带我四处看看吧,回头我会跟老刘解释的,不会让你为难的。”

  “那好吧,杨先生,那祝你玩得愉快。”周宝其实是不想走的,可既然当事人杨宁也这么说了,他也不好继续留下来,不然的话,岂不是要让空智大师误会,让人家以为,自己不信任他?

  待周宝离开后,空智大师很认真的看了眼杨宁,然后微微躬身:“这位施主,请随贫僧进布拉宫。”

  语气很恭敬,隐隐透着点敬畏,反观杨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待行至布拉宫门前,空智大师朝一个小喇嘛吩咐道:“鸣十二金钟。”

  “空智大师!”门前几个小喇嘛全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空智大师,似乎在确定这货是不是喝醉了。

  “听我的,立刻!出任何事,都与你们没关系,有人问起,就说是我的意思。”空智大师缓缓摆了摆手。

  几个小喇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个个都小跑着,朝着不远处的一座钟塔跑去。

  大概一分钟,空智大师躬身道:“施主,请上踏云道,行踏云石。”

  所谓的踏云石,乃是一片立于阶梯中的一条鹅卵路,平日里,只有辈分极高的僧侣,才有资格踏入。像这条道,是严禁任何旅客踩踏的,一经发现,将会被视为亵渎者,直接赶出去,连带着带队的导游,也会被布拉宫拉黑,从此往后,连在藏北做导游的资格都没有。

  咚!

  咚…咚!

  咚…咚…咚!

  当杨宁踏上踏云石的那一刻,第一声钟鸣响起,紧接着,又响起了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许多正在迎客的喇嘛,都第一时间垂着头,拨动着盘在脖子上的佛珠,也有一些喇嘛,抬起头,看着那处高耸的钟楼。

  也有不少游客,停止了对布拉宫的欣赏,露出好奇之色,但更多的人,却将目光转移到杨宁身上,看着这个戴着墨镜的青年,一步一步,踩着那条被导游三令五申禁止涉足的踏云路,朝着布拉宫走去。

  沿途,无任何僧侣敢阻拦杨宁,但凡杨宁路过这些僧侣身旁时,这些僧侣,都会第一时间弯腰躬身,以示尊重。

  当钟声,响到第十下时,整个布拉宫,震动了!

  第一天僧缓缓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缕与年龄不相符合的精芒:“是谁来了?不是化境,天罡也不可能,难道,是天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