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95章 1295 欲哭无泪

正文_第1295章 1295 欲哭无泪

  织田夜央抓狂了!

  确确实实的抓狂了!

  不管是急性毒药,还是慢性毒药,都是毒药!这玩意是肯定不能咽到肚子里的!

  至于去青木原树海,那更是万万不能去的,没事吃饱了撑的去那地方干嘛,一心求死吗?

  没听到吗?那里是自杀森林!

  去那地方,那还不如干脆咽下这毒药算了,毕竟是慢性,估摸着还能苟延残喘多活一阵子,这么简单的算术题,小学生都会算呀!

  说归说,可真要做决定,织田夜央却发现,他压根不想选,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而且最让他憋屈的是,偏偏他打不过杨宁,又知道眼前这煞星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敢痛下杀手的疯子,当初在华夏,他就亲眼看到这货残杀了一大群天人老外,对于杨宁的嗜杀成性,织田夜央有着近乎偏执的认定。

  “不选可不可以?”良久,织田夜央艰难的咽着唾液,有些哀求的看着杨宁。

  “你说呢?”杨宁微微一笑。

  看着杨宁这贱贱的样子,要不是实力不济,织田夜央觉得,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痛扁杨宁。

  “当然,你还有一个选择。”正当织田夜央觉得自个快疯了的时候,杨宁又笑着说了句。

  这句话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让织田夜央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眼睛更是亮得一塌糊涂,立刻道:“什么选择?”

  “我现在就杀了你。”

  听到这话,织田夜央仿佛变成一尊石头,彻底石化在了当场,他的眼眶甚至浮起水雾,似乎觉得这欠扁的人生,实在太tm惊喜绝伦了。

  “我…我…我…我去!”半晌,看了眼那颗药丸,织田夜央实在没有勇气捏到指尖吞服,最后只能应允。

  “够朋友。”杨宁笑着拍了拍织田夜央的肩膀。

  鬼才乐意跟你当朋友!

  丫的就不该去华夏!

  此刻,织田夜央死了的心都有了,如果上帝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发誓此生绝不会去华夏,如果非要在这份誓言上加一个期限,那绝对是遥遥无期,哪怕宇宙湮灭再到起源轮转,都不会违背初心!

  就这样,织田夜央一脸悲催的跟在杨宁身后走出星克酒吧,朝着青木原树海的方向而去。

  车是织田夜央开来的,是一辆欧美制造的轿跑,车速很慢,看得出来,如今织田夜央是秉承着能拖一秒是一秒的想法,杨宁看出这货的心思,也不点破,更不着急,相反还一脸闲情雅致的看着沿途的风景。

  当然,不管任何事,它总归有一个结局,就算织田夜央再怎么拖延,这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还是会结束的。看着面前这片阴森森的区域,织田夜央很想给自己一耳光,干嘛吃饱了撑的跑出来应约,当初回一句不知道那狗屁的不详,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直到下了车,织田夜央才想通了这点,心里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后悔起来,这后悔的程度,更是一度超过了去华夏的那个决定。

  “华夏还有句话,叫既来之,则安之。”杨宁微笑道。

  织田夜央一脸麻木的点头,实则他在肚子里都快哭成泪人了,每次一想到那位师叔惨死在面前,再看一眼面前的青木原树海,他就浑身颤栗。

  “希望只是巧合吧。”杨宁脸上闪过一缕凝重,若真的那地方藏着广目王级别的生物,那对这个世界而言,绝对是毁灭性的。

  “怎么还不走?”问完这句话,织田夜央忍不住想抽自己一耳光,他是看到杨宁一直没动,都快十分钟了,才下意识问了句,此刻悔恨到了极点。

  这不是催着自己也跟着提早上路吗?不对,是提早去死,丫的赶着去投胎呀!

  “阁下跟了这么久,是不是应该现身呀?”杨宁平静道。

  “谁?”织田夜央内心一惊,当下立刻转身。

  先前,因为被前往青木原树海这事扰乱心神,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周遭异常,可眼下,凭借着天人级的实力,他立刻意识到有一些不对劲。

  太安静了!

  尽管青木原树海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凶地,但不管如何,这里也确实太安静了,在盛夏时节,竟然连蝉鸣的声音都没有。

  “滚出来!”杨宁忽然转身,同时,脚轻轻一扫,顿时,地上的小石头直接朝着某个草丛急驰而去。

  嗖!

  嗖嗖!

  “是你们!甲贺!”当两个穿着夜行衣的身影出现时,织田夜央立刻沉下脸来:“你们跟踪我?”

  “我们确实在跟踪你,同样的,我们也在跟踪这个华夏人。”其中一个甲贺忍者上下打量杨宁:“你应该就是传闻中那个华夏天人吧?”

  “没错。”杨宁大大方方承认,然后道:“怎么?你们想阻拦我?”

  “当然不是。”这甲贺忍者摇头道:“我们跟来只是好奇你们要去哪,甚至都没想过要现身,既然你决定进青木原树海,我们当然不会阻拦。”

  “是巴不得我死在里面吧?”杨宁嗤笑道。

  这甲贺忍者没有应允,但估摸着心里就是这样的想法,三大神器都被杨宁给夺了,要是不恨眼前这位肇事者,甭说别人,杨宁自己都不信。

  “对了,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兴趣晚几天才进青木原树海?”就在这时,另一个甲贺忍者忽然道。

  “为什么?”杨宁一脸漠然。

  “别误会。”这甲贺忍者摆了摆手,然后道:“事情是这样的,最近传闻不祥之地出现了一些松动的迹象,常年如同迷雾一般的黑气,正有着淡化飘散的迹象。针对这个现象,大家都相当重视,而且西方各国也非常关注这件事,所以,经过多方协商,打算定在后天,众人一块前往青木原树海,探访那处不祥之地。”

  顿了顿,这甲贺忍者又道:“这次在本国的筹备下,邀请了许多知名的家族跟高手。当然,阁下如果不愿意参加,也可自己前往。”

  “有这种事?”杨宁望向织田夜央。

  织田夜央皱了皱眉,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立刻从兜里掏出一个锦囊,然后从锦囊中,取出一张纸条。

  看了会后,织田夜央露出惊讶之色,然后,他将纸条递给杨宁。

  只见纸条上,清清楚楚写着这甲贺忍者之前提到的这件事,织田夜央也解释道:“刚才之所以说话不便,就是长老在分发锦囊,以往大长老需要颁布公告,都会以这样的方式传达,也算是明治神宫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吧。”

  “还真是奇怪的规定。”杨宁撇嘴,然后望向面前这两个甲贺忍者:“我为什么要跟着大部队一块进去?这似乎对我没什么好处吧?”

  “有。”其中一个甲贺忍者毫不犹豫点头:“因为本国各大势力,都曾派人前往,这些人尽管都遭遇了不测,但他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并被各大势力记录下来,有了这些先行者留下来的经验,能让大家少走很多不必要的弯路,安全性也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听上去很诱人,我必须承认,你说服我了,那后天,我在这里等你们。”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杨宁拍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