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94章 1294 不详的秘密

正文_第1294章 1294 不详的秘密

  何谓不详?

  关于这件事,即便作为天人,织田夜央也是忌讳如深。

  他的脸上透着浓浓的担忧,杨宁能判断得出,织田夜央并不是故意卖弄伪装。

  “其实,知道那处不祥之地的人,在各国也有不少,但只局限于天人这个层面。”

  织田夜央沉声道:“不祥之地是如何形成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在很久以前,先祖们就已经发现了那个地方,但靠近者往往都会遭遇不测,所以普遍认为,是那里的地理环境,或者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所以才导致那里的诡异反常。”

  顿了顿,织田夜央又道:“所以,从我懂事起,明治神宫的各位长老们,就告诉我那里是禁地,绝对的禁地,不能轻易涉入。”

  “你知道的就这些?”杨宁愕然道。

  “当然不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织田夜央又道:“大家都很遵守规则,直到在我十岁那年,明治神宫一位天赋最好,在四十岁不到就踏入天人合一的师叔偷偷去过那里,三天后,他虚弱不堪的回来,据说是逃出来的,脸上透着浓浓的惊恐,而且当时他已经严重脱水,浑身上下瘦得跟皮包骨似的,在说出一段话后,就当场死掉了。”

  “他说了什么?”杨宁追问。

  “不祥之地,那里是大凶兆。”

  织田夜央说完这话后,杨宁背脊骨有些凉飕飕的。

  他的脑海中,能遐想出当时的画面,试问,一个天人合一的盖世高手,竟然就这么惨死,可想而知,对于那处不祥之地,明治神宫有着多大的震撼与惶恐。

  “而那位师兄死后不久,不知道消息怎么就走漏了,一时间,像安倍神社、甲贺、伊贺等势力,都相继收到风声,最后更是扩展到了各国。”

  忽然,织田夜央脸上浮起一抹惶恐:“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太大的重视,但直到安倍神社、甲贺、伊贺等势力一同派出高手,想要破解这个不祥之地,随后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出,才在世界各地引发哗然。也曾有一些大国派出高手前来,但最后无一例外,都永远的留在了本国。”

  顿了顿,织田夜央又道:“为了避免引发国际纠纷,由我们明治神宫牵头,召集了安倍神社、甲贺、伊贺等势力一同签署了封锁协议,这件眼看着要愈演愈烈的不详事件,才得以慢慢解决。”

  “对于这个不祥之地,你有什么想法?”杨宁问道。

  “没什么想法,其实很简单,我就琢磨着有好日子过就行,千万别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去那不祥之地玩。”话罢,织田夜央有些担忧的瞄了眼杨宁,他还真担心杨宁一时心血来潮,拉着他去那个鬼地方好好玩上几天。

  当然,他更担心面前这位丧心病狂的煞星,要把他给直接牺牲掉,让他充当先行军探路。

  看到杨宁似笑非笑的眼神,织田夜央浑身的毛都炸了,脑袋摇得跟鼓浪似的:“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去那个不祥之地,而且你也去不了那个地方,省省吧。”

  “那可不一定,有人就曾去过,并且拍下了一些照片,都存在这张u盘里。”杨宁晃了晃手中的u盘。

  “不可能!”

  织田夜央不信,他立刻从杨宁手中接过u盘,然后跑到休息室里,登录了一台供客人使用的上网电脑。

  当看到u盘里的内容,以及那些拍摄到的照片后,织田夜央忍不住痛骂:“佐井家族是怎么做事的!”

  “佐井家族?”杨宁疑惑道。

  一边拔出u盘,织田夜央一边点头:“各个势力都不想派己方的人去那个鬼地方,也算是保存实力吧,担心派出去的人中了诅咒,然后惨死。当然,我清楚这只是他们明面上的幌子,他们其实就是担心派出去的人,万一真不小心染上他们嘴里的那个诅咒,然后传染给他们。”

  “那佐井家族又是怎么一回事?”杨宁面露不解。

  “各个势力不断推卸责任,都希望别人接这个苦差事,最后商讨不出结果,只好强制性的,把这个任务交给当初因为一些事情,而遭到惩罚的佐井家族。大家的想法是这样的,只要佐井家族扛下这个苦差事,就可以适当降低对佐井家族的制裁,不然的话,如今还有没有这个家族,都还是两说之事。”

  织田夜央气愤道:“只是我没想到,佐井家族如此儿戏。”

  “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现在我就想去这个地方好好逛逛,你应该没意见吧?”杨宁微笑道。

  意见?

  哪敢有什么意见?

  您老人家嫌命长没事求死,本君何德何能,有资格阻拦您老人家的求死需要?

  再说了,还真希望您死在里面,那我以后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当然,肚子里是这么唠嗑,表面上,织田夜央是一个屁不敢放,忙点头道:“当然没意见。”

  “告诉我该怎么去?”杨宁平静道。

  “在青木原树海。”织田夜央答道,见杨宁皱眉,显得有些疑惑,立刻解释道:“就是本国最著名的自杀森林,经常有一些精神病跑去那里自杀,而且里面全是一些阴森森的洋娃娃,平日里压根没人去那里,估计也没那胆量。”

  “原来在那。”杨宁点了点头,随即笑道:“要不咱俩搭个伴?”

  “什么?”

  一开始,织田夜央没反应过来,可很快,他浑身的毛都炸了:“你说什么?我才不要去那个鬼地方!不!绝不!我这辈子都不会去那里!”

  “别激动,我只是开个玩笑,试探一下咱们的友谊达到怎样的程度了。”杨宁嘿嘿一笑。

  “原来只是开玩笑呀,拜托,以后像这样的玩笑,还是少开点。”织田夜央一脸虚惊的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并不把我当作朋友,对吧?”杨宁忽然板着脸。

  “没有!绝对没有!杨宁君,我们可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啊!”好不容易压下紧张心情的织田夜央,浑身的神经又绷紧了。

  “只是很好吗?”杨宁皱了皱眉,然后道:“看来,咱们得多培养培养关系,在我们华夏,有这么一句话,叫患难见真情。”

  “杨宁君,你想说什么?天啊,我读书少,拜托你能不能把话说简单点?”织田夜央忽然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他下意识的后退,警惕的看着杨宁。

  “跟我去青木原树海,或者,你把这粒慢性毒药吞下去。”

  杨宁直接掏出一颗白色药丸,缓缓道:“是选择做朋友,还是陌生人,你自己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