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92章 1292 不详

正文_第1292章 1292 不详

  接下来,谈判的气氛就和谐多了,先前被这微胖男人搂住的女人,正安静的跪坐着泡茶,杨宁盘膝坐下,品尝着岛国的茶道,至于那个名义上的樱花组负责人,则是干笑着站在旁边点头哈腰。

  至于那群闻讯赶来的上百好樱花组成员,都被这微胖男人喝退了,他也承认,自个只是替樱花组的老板们做事,是名义上的代理人,有那么点实权,但重大事情的拍板,还是得汇报给掌控樱花组的几大家族。

  不过嘛,接受杨宁的委托,替杨宁找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他还是能立即拍板的,在发布命令后,几百号在京都的樱花组成员,就开始去找寻线索了。

  “杨先生,我曾去过美丽的华夏,相当喜欢那个地方。”这个微胖男人叫南绅彦,是个地地道道的京都人。

  杨宁对于跟南绅彦打交道,不是很感冒,只是握着茶杯品茗,南绅彦见杨宁不怎么搭理他,也是有些尴尬,最后索性就不吱声了。

  大概半小时后,南绅彦办公室的电话响起,他立刻跑去接听,应了几声后,他放下听筒,然后道:“杨先生,您要找的人,我们找到了。”

  “这么快?”尹楠跟尹浩等人都露出吃惊之色,看着神色如常的杨宁,众人对杨宁立刻产生佩服,暗道难怪长官要找樱花组帮忙,以这行事的速度,岛国三大黑势力之一的这个名头,还真不是唬唬人那么简单。

  杨宁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望向南绅彦:“他现在是生是死?”

  南绅彦脸上露出些许为难,然后道:“发现他的时候,是在哈兹曼私立医院,据说他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快两个星期了,都是医院垫资给他治疗的,如今还是昏迷不醒。”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杨宁豁然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南绅彦想要跟着一块去,不过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改口道:“杨先生,我送你。”

  一路将杨宁送出办公楼,望着杨宁等人离去的背影,南绅彦眼睛闪过一缕阴沉,但脑海随即出现先前办公桌碎成粉末时的场景,脸上露出一抹心有余悸,最后,还是打消了脑海中某些诱人的想法。

  “以后眼珠子给我擦亮点!”南绅彦朝下属狠狠骂了几句,这才转身回到办公楼。

  哈兹曼私立医院规模不算小,在京都也有些名气,提到这所私立医院,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专业过关,硬件设施也完善,只不过投资商完全把这当作是摇钱树,对于在职的医生护士相当苛刻。

  杨宁没有让众人跟着他一块进医院,毕竟人太多,目标就显得大了,所以让孟思思等人在哈兹曼医院的花圃等待,他只是带着尹浩进入医院,并找到了那间病房。

  吱…

  “他就是赵泽锋?”看着一脸安详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杨宁问了句。

  “我只见过他一次,印象中,确实是他。”尹浩露出回忆之色,好一会才点头。

  杨宁看了看赵泽锋的情况,发现对方身体多处有骨折,脑部也经受了强烈的撞击,不过痕迹上看,应该不是人为所致。

  “这就奇怪了,以赵泽锋的身份,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搞成这样?”尹浩露出不解之色,来之前,他也了解了一下赵泽锋的信息,知道赵泽锋平日里很玲珑八面,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主动得罪人,应该不可能遭遇到太厉害的敌人。

  “先把他弄醒再说吧。”

  杨宁摇了摇头,他跟赵泽锋不熟,眼下,也是受人所托才来的。

  要弄醒赵泽锋,杨宁倒是不需要花费太大的气力,由于至尊系统的缘故,那些个看似棘手的疑难杂症,到了他这,完全就是个空架子。

  “什么情况?”

  本以为,凭借着天人的力量,能轻轻松松将赵泽锋唤醒,可忽然,杨宁脸色一变,条件反射性的抽手,更是展开上苍凝视,观察着赵泽锋大脑的情况。

  只见一团乌黑色的气体,更游梭在赵泽锋的大脑中,而这乌黑色的气体,每每经过的区域,都会让这片区域的细胞活性转缓,渐渐的,失去生机。

  “这是什么东西?”杨宁脸上浮起一抹不可思议,因为他竟然探索不住这些黑色气体的来历!

  “长官,发生什么了?是不是赵泽锋的情况不太妙?”尹浩忍不住问道,脸上浮起一抹忧色。

  “他的状况确实很糟糕,但如今更糟糕的,是怎么找到那块u盘。我刚才查过,他浑身上下,并没有厉叔叔指明要的u盘。”杨宁皱眉道。

  杨宁心里也挺疑惑,之前他不是很在乎,所以没细问,可如今赵泽锋的情况太诡异了,他不得不掏出特殊的通讯工具,与厉鸿途取得了联系。

  在简单解释了一下赵泽锋的情况后,杨宁问道:“厉叔叔,我想知道,那块u盘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资料。还有,你们到底给赵泽锋指定了什么任务?我听尹浩说,赵泽锋接受那个任务,已经接近八年了,这八年,甚至都没有回过一次家,赵泽锋的父母,都认为他可能遇害了。”

  “这个…”厉鸿途那边有些迟疑。

  “厉叔叔,尽管我只是挂名的,但也确实是第四仲裁,我应该有权知道真相。”杨宁平静道。

  “不是我藏着掖着不说,而是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厉鸿途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在十年前,游先生曾托人送来一封书信,信上提到,岛国有不详,一定要查清楚不祥的源头,并且还送了一件信物,据说是辟邪的,也有说那信物是一张通行证,只有拥有那件信物,才有机会找到不祥的源头。”

  不详!

  杨宁眼睛微微眯起,严肃道:“厉叔叔,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赵泽锋这八年来搜集到的情报,都在那块u盘里面吧?”

  “很有可能。”厉鸿途一字一顿道。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找回那块u盘。”

  与厉鸿途寒暄几句后,杨宁挂断电话。

  杨宁一脸平静的走到病床边,然后观察了一下赵泽锋后,就将赵泽锋脖子上挂着的吊坠给取了下来。

  随后,杨宁将这吊坠握在手里,缓缓闭上眼,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上苍凝视!

  一时间,原本黑漆漆的场景瞬间转变,成了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美景。

  “不对,不是这里。”杨宁摇头,紧接着,场景再次跳转。

  连续跳转了十几次不同的场景后,最终,场景定格在了一片阴森森的厂房处,只见地面上,有一块沾染上尘土的u盘,就静静的摆在一张凳子上。

  豁然睁开眼睛,杨宁平静道:“找两个人照顾他,随带着把赵泽锋住院、还有治疗费一并报了。至于其他人,跟我离开这,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