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86章 1286 我受够了!

正文_第1286章 1286 我受够了!

  伊藤次岱与仇三恨战到一起,两人在交锋的一刹那,都摸清了彼此的实力。看·

  同为地煞!

  都距离化境仅有一步之遥!

  伊藤次岱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之所以信心十足,就是认为在华夏,已经罕有敌手。

  可如今,面对的第一战,竟然就遇到这么一个跟自个不相上下的硬茬子!这让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怕?

  为什么怕?

  槽!

  没看到那边还有着两个神色如常,对于战局一点不吃惊的家伙吗?

  对于杨宁身边的人,伊藤次岱彻底没底了,他意识到,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局势,如今渐渐失控了,搞不好,今儿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伊藤次岱也不是没考虑过擒贼先擒王,他确实想拿下杨宁,让仇三恨投鼠忌器,可面对仇三恨不按套路出牌的攻势,他愣是抽不出手,脱不开身。

  越打越窝火的伊藤次岱只能琢磨着退路,可反观打得兴起,且越战越勇,恨不得在杨宁面前有所表现的仇三恨,是卯足了劲要跟伊藤次岱拼命了。

  “槽!这家伙有病吧!”伊藤次岱彻底怒了,甚至眼都红了,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逮人就死劲咬的疯狗。·

  不过很快,伊藤次岱就骂不出来了,面对仇三恨诡异的出手方式,他也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很快就会分出胜负了。”厉鸿途眼睛一闪,缓缓道。

  “三恨今天的表现很活跃呀。”曲柯也笑着点头。

  事实上,对于这种程度的较量,或许对于地煞阶段,往下层面的人来说,会露出震撼、羡慕之色,但对杨宁而言,不管是仇三恨,还是伊藤次岱,浑身上下全是破绽,而且速度也很慢,出招的套路也太公式化,相当的没观赏性。

  或许是站的地方太高了,杨宁也渐渐变得挑剔起来,所以看了会后,就开始思考对策。

  杨宁自认有能力独立掀翻赤军,可这么做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可一想到赤军在暗地里处心积虑对付他,以及他身边的人,杨宁也是极为头疼。

  他不知道赤军是怎么查到整件事与他有联系的,又是怎么查出看押佐井道夜等人的那处军区的,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如今要做的,就是拔掉这根喉中刺,仅此而已。

  杨宁缓步朝着佐井道夜走去,他的这种举动,让佐井道夜一阵慌乱:“你想干什么?”

  没有回答,确切的说,杨宁只是没有说话,却用行动来答复了。·

  身影消失!

  紧接着,再次出现时,拳头已经轰在了佐井道夜的肚皮上。

  这一幕,甭说别人了,就是身处战局中的伊藤次岱,也是心脏猛地一抽!

  因为,他竟然自始自终,都没看清楚杨宁是怎么出拳的!甚至,他连杨宁什么时候消失的,也压根没看清楚!

  荒唐!

  这小子什么实力?

  “你走神了。”

  “糟糕!”

  伊藤次岱猛地惊出一声冷汗,刚想要集中注意力,忽然,就感觉到身体各处传来一阵巨痛,让他失声痛叫。

  “看来,轮到我们做一些扫尾工作了。”厉鸿途跟曲柯相视一笑,紧接着,两人地煞级的修为,彻底爆发,对付那几个人位级战力,以及一群稍稍比普通人强一点点的二世祖们,那绝对是杀鸡用牛刀的节奏,仅仅过了不到一分钟,在场这些人,都被他们给制服了。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谁让你们来的?”

  上苍凝视!

  没有使用幻瞳术,是因为杨宁一直在摸索着上苍凝视的妙用,这几天确实有所斩获,如今,他凝视着伊藤次岱,很快,眼前的画面,就出现了一幅场景。

  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脸色阴沉,浑身上下都透着让普通人不寒而栗的凶煞之意,如同鹰眼般的眼珠子,正眺望着对面的海岸。

  他乘坐在一艘轮船上,只有他目光集中的地方,才有着一处可供停靠轮船的岛屿,岛上,有着不少人忙碌的身影,岛的四周,也有一些小型船只。

  缓缓闭上眼睛,杨宁自言自语道:“距离有些远,但总算锁定了。”

  “我不会说的,你不需要问,如果你有本事,可以自己去问。”伊藤次岱冷笑。

  “我自然知道是谁,如果我没猜错,他如今正站在一艘名为三浦号的船上。”杨宁漠然道。

  “什么!”伊藤次岱脸色狂变:“你!怎么可能知道!”

  刚说完,伊藤次岱就意识到说漏嘴了,恨恨的瞪着杨宁。

  “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杨宁平静道:“为了确保看押期间的安全,我会废掉你的武功。”

  啊!

  凄厉的惨叫声,尖锐得让那群二世祖们一个个汗毛倒竖,惶恐到了极点,看着伊藤次岱痛苦的卷缩在地,杨宁抬起手,缓缓道:“把其他人也都废了,他们既然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咱们自然要好好招待一下,没个十年八载的,怎么能彰显我国乃是世界驰名的礼仪之邦?”

  听着杨宁这话,厉鸿途等人均是想笑又方便笑的样子,至于杨宁,则是走到上川真司身旁,抬脚轻轻踢了踢这货:“喂,我说你也适可而止好不好,装昏能不能专业一点?”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上川真司略显疲惫的睁开眼,脸上泛起一抹苦涩:“我就知道,每次遇到你,我准没好事。”

  “甭说废话,我要去解决与赤军的事,你应该能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吧?”杨宁平静道。

  “他叫伊藤次岱,是稻田海养的一条狗,偏偏这条狗是条疯狗,除了稻田海,他谁都不服,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上川真司坐了起来,杨宁随手甩了甩匕首,直接解开了这货身上的束缚。

  活动了一下关节,上川真司又道:“你也算是问对人了,我刚好知道稻田海的藏身地点,他一般很少在赤军总部活动,因为一些内部的矛盾,他在关冲岛附近,偷偷弄了一个基地,寻常很少有人前往,毕竟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善地,连赤军内部的人,只要跟稻田海不是一路的,都不敢上去。”

  “如果我让你带我去,你会答应吧?”杨宁似笑非笑道。

  “你认为我还有选择的权利吗?”上川真司摇了摇头,然后道:“罢了,就当我怕了你,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说让我好好照顾弟弟,果然没让我失望,所以嘛…”

  “甭废话,解决赤军这事,我放你离开,不过你这辈子别再来华夏,不然…”

  杨宁话没说完,一脸振奋的上川真司就点头道:“放心,别说这辈子,就算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再来了,这地方,我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