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07章 1207 我姓李,来自华夏

正文_第1207章 1207 我姓李,来自华夏

  沙利姆肆意大笑,在他看来,如今胜券在握,不管杨宁之前到底多么嚣张,都无法改变被他踩在脚下的结局。

  一旁的莫嚓有些奇怪,他很不解,为什么平日里作风冷静的沙利姆少爷,今夜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事实上,只要是熟悉沙利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可他们不知晓内情,只能归咎于沙哈拉被刺杀,导致沙利姆做事有失方寸。

  “不管是谁,今天都救不了你,我奉劝你最好自己走出来,不然的话,我绝不保证会不会替你套上枷锁,然后押着你游街示众!”沙利姆大声道。

  “你不会这么做的。”杨宁一脸自信。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你以为自己很了解我?”沙利姆脸上透着不屑。

  “了解?”杨宁摇头:“很抱歉,我可没兴趣了解你,因为越了解,就越让我觉得恶心。”

  “有种!”沙利姆狞笑道:“你知道吗?你很愚蠢,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我,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愚蠢吗?”杨宁摇了摇头,缓缓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准,愚蠢的人是你罢了。”

  “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沙利姆一脸讥讽。

  “是我!”

  就在这时,大使馆领事李勋站了出来,他死死抓着手机,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道:“沙利姆,这件事我已经汇报给主席了。”

  “汇报主席?”沙利姆微微皱眉,然后撇嘴道:“少吓唬人了,我可不相信。”

  话刚说完,一个将领级的军官接通了一个电话,他脸上先是有些不耐烦,可很快,就神色一变,紧接着,他赶紧小跑到沙利姆身边。

  “什么事?”见这军官一脸欲言又止,沙利姆有些不耐烦。

  “是将军府的电话,说是有人找。”顿了顿,这军官忙补了句:“说是华夏政府打过来的电话,询问要不要转接给少爷。”

  “华夏政府?”

  这一刻,沙利姆眉头皱得更深了,观察细微的人兴许能发现,沙利姆这一刻,双眼闪了闪,露出些许清明之色。

  但很快,这片刻的清明,就再次被浑浊取代。

  “如何肯定这是华夏政府打过来的?就不可能是有人冒充?”沙利姆冷冷的说了句。

  “那是因为…在华夏政府打来前,将军府接到了其他几位将军的电话,都说待会华夏的外交部门,会亲自打电话过来,让将军府的人注意接听。”这将领说完后,整张脸彻底大变。

  “你确定?”沙利姆依旧一脸不信:“不管是谁,只要是通过网络或者电话,都是有可能会被冒充的。”

  “沙利姆,这么说,你连我都不相信了?”

  就在这时,一个蕴含愠怒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身军服,胸前挂满勋章的一个白发老头走了出来,他看上去并没有外表那么老,言辞间铿锵有力,很难让人把他跟一个即将弥留的老人家联系在一起。

  “是索拉将军!”

  沙利姆带来的那些军人中,爆发出不止一道类似的惊呼声。

  “原来是索拉伯伯,你还没回去呀?”沙利姆微微一笑,可事实上,在索拉出现后,他双眼的浑浊处,再次出现些许清明。

  “回去?那也得你让我回去,对吧?”索拉语气透着怒火:“之前你是不是朝大使馆开枪了?”

  问了句后,索拉就将目光转移到驻缅大使馆的牌匾上,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把索拉给活活气死。

  “小兔崽子,你还真干了!”索拉愤怒的瞪着沙利姆。

  “怕什么,既没伤人,又没杀人,一块招牌而已,对吧?”沙利姆似乎压根不知道自己闯祸了,还是天大的祸事,一个不管是索拉,还是其他缅国将军,都不敢去补的天大篓子!

  “我看你是没救了!”索拉气得直跺脚,指着沙利姆吼道:“你疯了不要紧,可你别拖累我们缅国。”

  沙利姆看也不看索拉,甚至在心底,他都已经暗暗在衡量,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把索拉给干掉。

  而这时,沙利姆的手机响起,看也不看号码,直接接通:“喂?是谁?”

  “你好,请问是沙利姆先生吧?对于沙哈拉将军遇刺的事,我深表遗憾。”电话那头的声音语气平缓,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对了,我姓李,来自华夏。”

  “我不管你是张三还是李四,我…”沙利姆正不耐烦的要挂断电话,可忽然,他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你是谁?”

  “华夏,这一届政治常委,担任国务总理的李英。”电话那头,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李英?”沙利姆这一刻神色微变:“难道你就是华夏的李总理?”

  “听我国领事说,你如今正带着一群官军,围攻我国的领事馆?”李总理缓缓道:“有没有这件事?这次打电话过来,只是想确认一下,因为我曾跟沙哈拉将军会晤过,也深知沙哈拉将军一直提倡与我国的外交往来,当我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压根不敢相信,他的子嗣,竟然会在他遇刺当晚,带着大批的官军,到我国领事馆放枪子!”

  “李总理,我只是想捉拿刺杀我父亲的凶手。”沙利姆这一刻脸色大变。

  “抓凶手?”李总理呵呵一笑,忽然话锋一转,语气沉了下来:“不知道你是要逮捕我国的领事,还是在领事馆工作的人员?请问沙利姆先生,你可有证据,证明这件事与我国外交官员有联系?”

  “我只是要逮捕一个华夏人,他今晚曾出席我父亲的庆生宴,而且,他很有本事,武功很厉害,非常可疑,我怀疑…”

  不等沙利姆分辨,李总理语调猛地一升:“怀疑?沙利姆先生,我最后再确定一次,你是怀疑,还是有足够的证据?如果有证据,那么请出示给我,我会给贵国一个满意的交代!”

  “抱歉,李总理,我目前并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只是怀疑。”沙利姆脸色阴晴不定,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清明。

  “好一个怀疑!”李总理语气变了,变得勃然大怒:“就因为怀疑,沙利姆先生,你就敢带着官军围攻我国大使馆,更是在大使馆大门前鸣枪,还射击我国大使馆的牌子,你明白这代表什么吗?”

  “什么?”沙利姆下意识问了句。

  “宣战!”李总理语气透着愤怒:“自从二十年前,我国驻南使馆被导弹炸毁后,我国就一再强调,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如果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回答,都将视为肇事国的挑衅!沙利姆先生,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那位去参加沙哈拉将军的年轻人,是我指派去保护你父亲的一位特工,因为在不久之前,我国相关部门曾破译到,有人要在你父亲的宴会上动手!”

  顿了顿,李总理一巴掌猛地拍在桌子上,一字一顿道:“如果沙利姆先生坚持是我国特工与沙哈拉的遇刺有关,那么,我们将立刻派出办事人员,进入缅国境内,协助沙利姆先生破获这起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