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204章 1204 拒绝

正文_第1204章 1204 拒绝

  一席白布,盖在一个人身上,尽管看不到脸,但从轮廓判断,是沙哈拉无疑。WW·

  当然,如果这些都还不足以证明这个人的身份,那么在旁边跪坐着哭哭啼啼的川音奈子、沙利姆,怕就能解释得清了。

  至于郭吉琳,还有沙哈拉的其他子女,却没有看到,这让杨宁不禁猜测,除了已经被炸得尸骨无存的科扎克,其余人,怕都被沙利姆控制软禁起来了。

  “到底是谁杀了我父亲!”

  沙利姆忽然愤怒起身,抓着副官的衣领,瞪着眼咆哮。

  这副官早已是面如死灰,失声道:“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将军他…他…死了…”

  沙利姆愤怒的将副官推倒,而这副官,也是失魂落魄的样子,谁也没注意到,沙利姆嘴角一闪而逝的讥讽。

  “沙利姆少爷,如今将军遇刺身亡的消息不能扩散出去,否则,下面会乱的。”有人提醒道。

  “对,现在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扛起大旗,避免造成军心动荡。”

  “我建议让沙利姆少爷,出任临时指挥官。”

  “我也同意!”

  “同意!”

  听着一群人的张口附和,那副官猛地清醒过来,指着面前这些昔日的同僚,又看了看神色如常的沙利姆,这一刻,他忍不住道:“你们胡说些什么,应该由蒙赛因少爷出任指挥官。要·”

  “大哥?”沙利姆一脸平静,当即瞥了眼这副官:“我找遍了整个府邸,都没有看到大哥人在哪,我让人去请大哥,但在他的房间里,发现衣柜的衣服少了很多,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会不会与刺杀父亲的凶手有关。”

  “你胡说!”这副官尖叫道。

  “哼!我胡说?”沙利姆缓缓道:“我想起来了,好像蒙赛因,应该喊你舅舅吧?难怪你这么袒护他,该不会,谋杀父亲这件事,你也有份吧?”

  “你含血喷人!”这副官愤怒的瞪着沙利姆。

  “是不是诬陷,需要审问后才能判定。”沙利姆摆手道:“把尤副官带下去严加看管,等父亲出殡后,再进行审问。”

  面对一群昔日的下属把自己团团围住,这一刻,尤副官露出恍然之色,他死死盯着沙利姆,沉声道:“好手段,好心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沙利姆漠然道。

  “哼!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尤副官冷冷的看了眼沙利姆,然后瞪了瞪附近的这些军人:“不用麻烦你们,我自己会走!”

  杨宁睁开眼,如今的局势已经明朗化了,他终究来迟了一步,如果早来半个小时,说不准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然,让杨宁有些意外的,就是行刺沙哈拉的凶手。·

  此人的身手确实不俗,就算有着沙利姆在暗中帮助,但能在戒备深严中将沙哈拉斩于刀下,也确实能说明这个凶手,绝不是简单货色。

  “死了?”接到电话后,赵主席并没有太意外,只是言辞间透着点惋惜遗憾。

  顿了顿,赵主席严肃道:“小杨,尽快离开内比市,那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同时,我会立刻让大使馆与新政府取得联系,试探一下新政府的态度。”

  “如今内比市还有不少军政大佬在,新政府不会做得太过分吧?”杨宁问道。

  “很难说,历届的新老交替,绝对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赵主席摇头道:“小杨,你还年轻,很多事你不明白,就跟古代一样,涉及到帝位之争,甭说亲兄弟,就是老子都下得了手。”

  朝将军府邸瞥了眼,杨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听口气,小杨你知道下手的人?”赵主席问道。

  “是沙利姆。”杨宁答道:“沙哈拉的二儿子,如今府邸内,就已经开始清洗工作了。”

  “赶紧撤,别留下。”赵主席神色一凛:“看来,我们几个老头子又要开会商讨了,这个新政府,远比我们想的要棘手呀,本以为会是蒙赛因揽过大梁。”

  挂断电话后,杨宁正要驱车离开,但就在这时,几个军人扛着枪走了过来,并且敲响了杨宁的车窗。

  看到打开车窗的是杨宁,这几个军人并没有丝毫意外,其中一个还将抓着的手机递给杨宁。

  “杨先生,方便进来喝杯茶吗?”电话那头,沙利姆微笑道。

  “似乎不太方便。”杨宁婉拒。

  “我很好奇,我朋友的妹妹孟莎上哪去了?听说杨先生乘她的车离开,如今独自开着她的车回来,不知道,杨先生能否解释一下?”顿了顿,沙利姆又道:“而且,我父亲遭遇刺杀,如今杨先生出现在这里,很难不引人怀疑呀。”

  “看来,我是没得选择了?”看到这些持枪军人,怕只要接到沙利姆的通知,就会毫不客气掏枪扫射,杨宁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在你们华夏有句古话,叫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沙利姆笑道。

  “好吧。”杨宁点了点头。

  在两名军人的带领下,杨宁重新回到将军府邸,如今里面可谓是戒备森严,不远处,还能看到一些行刑的场面,倒不是绞杀之类的,纯粹是杖责鞭刑,受伤的大多是军人,也有一些军官、将领。

  看来,沙哈拉遇刺,不但有很多亲随遭到波及,更是遭到了清剿。

  “杨先生,咱们又见面了。”沙利姆先是打发走那两个军人,然后才微笑着望向杨宁。

  “惊闻沙哈拉将军遇刺身亡,深表遗憾,沙利姆先生,请节哀。”顿了顿,杨宁装出副疑惑的样子:“看沙利姆先生似乎兴致不错,难道不替沙哈拉将军身死难过吗?”

  沙利姆一愣,然后立刻叹了声,脸上浮起伤感:“只是不想在客人面前失礼,事实上,我整个人都快奔溃了,今天本就是父亲大人的寿辰,却没想到,也成了他的亡日。”

  装!

  继续装!

  估计心里,指不定多痛快吧?

  杨宁腹诽不已,但表面上还是深以为然的点头:“是呀,本以为明年今日,又能参加乱斗会,可惜,可惜呀。”

  “如果杨先生喜欢的话,我可以每年举办一次,一次不够,可以多举办几次。”

  沙利姆话锋一转,笑道:“只要杨先生愿意替我做事,我一定会全力满足杨先生的所有要求。”

  “承蒙沙利姆先生美意,只不过,我习惯独来独往了,抱歉。”杨宁委婉拒绝道。

  “杨先生,你真不考虑一下?”沙利姆脸色有些尴尬:“我可是很希望杨先生能留在这里,与我共图大业!我一定待杨先生如亲手足,绝不是从属关系,知己,对,就是知己。”

  亲手足?

  省省吧,连老子都敢下手的家伙,说这话,脸皮得多厚多无耻?

  杨宁摇头道:“抱歉,如果沙利姆先生没其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眼见杨宁真朝着大门走去,沙利姆脸色渐渐难看了:“杨先生,你真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杨宁摇头,脚下没有停止,依旧朝着大门走去。

  待杨宁彻底消失在视野,沙利姆才恶狠狠踩灭手中的烟蒂,满脸阴沉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既然这样,就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