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83章 1183 一根手指弄残你!

正文_第1183章 1183 一根手指弄残你!

  “小鬼子就喜欢摆姿势,大爷今儿就得好好让你长点记性,这种花拳绣腿的花架子,简直是…”

  何陆还在絮叨个没完,眼中透着不屑,似乎一点都看不上这个佐井少爷的攻势。

  不过,他还没把话讲完,杨宁就皱了皱眉:“别大意,这家伙有点古怪。”

  何陆点了点头,他不会怀疑杨宁对武道的认识,毕竟,在这个方面,杨宁在他心里,已经达到了被神化的程度。

  佐井家的这位少爷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目光更是猛地一变,紧接着大吼一声。

  在这吼声中,伴随着一道锋利的利刃出鞘声。

  因为得到杨宁的提醒,何陆并没有对这位佐井少爷的气场变化表现出太多不适,但感受到一缕寒意逼近,脸色还是下意识的变了变,同时,本能的身体偏右,侧着身躲了一下。

  滋…

  看着胸前的衣服被刀风刮破,何陆也是一阵后怕,要不是杨宁提醒,搞不好他就因为自大,而阴沟里翻船了。

  “有点意思。”

  低头看了看胸前裂开一条口子的衣服,何陆嘴角勾起一抹兴奋。

  这位佐井少爷眼看这一次出手,并没有斩获预料中的战果,就后退了几步,缓缓将手中的太刀重新归鞘,然后目光凝重的看着何陆。

  “这次换我了。”何陆嘿嘿一笑,此刻,他的身体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双手的拳头,更像是被霜冻过一般,变得红肿一片。

  可这一幕,任谁都不会认为,是何陆的双手受伤了,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悸动。

  在这位佐井少爷的戒备中,何陆,动了!

  他以惊人的速度,直接朝着这佐井少爷奔袭而去,后者显然有些意外,下意识的想要后退拉开距离,可他后退的那一瞬间,就意识到身后是摆满酒水杂果的桌子,立刻脸色一变。

  因为,此刻再想调整姿势跟方向,迟了!

  此刻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化解何陆这一次攻势。

  八嘎!

  居合斩!

  锵的一声,刀刃出鞘,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寒光。

  吃过上一次的亏,有了准备的何陆,看似鲁莽前行,实则一直在戒备着这刀刃出鞘的一瞬间,因为他不会忘记,先前这佐井少爷发动居合斩的出刃速度。

  “嘿嘿…”躲过了这一击,何陆下意识就想笑,可下一刻,他脸色一变。

  滋…

  哗啦!

  胸前的衣物被割裂,同时,一道血光印在胸口。

  何陆脸色大变,感受到胸前火辣辣的疼痛,他没有继续冲上去,这个佐井少爷的剑道功夫,还有那一气呵成的出刃动作,让他有些发毛。

  “难道这就是岛国武士的一字文斩?”看了眼何陆胸前的伤势,陈洛忍不住道。

  “没研究过。”在确定何陆只是皮外伤后,杨宁松了口气。

  拍了拍何陆的肩膀,杨宁笑道:“还是让我来吧,看来,倒是我们小看这些人了。”

  “好吧。”何陆显得很沮丧,如今他的实力,在不依靠御尸术的前提下,勉勉强强也就人位这个级别。

  杨宁缓缓站了出来,指着何陆胸前的伤势,平静道:“这是你们第二次让我朋友受伤了,对此,我很愤怒。”

  “八嘎!”

  那个被何陆击倒的大汉,此刻气得整张脸都青了,别人听不懂杨宁这话什么意思,可他能听懂。

  这尼玛什么世道?

  也就是说,你来这里闹事,我们还非得站着不动让你打杀了?

  你tm算个毛线呀!

  那个佐井少爷不屑的看着杨宁,上下打量了几眼后,缓缓将刀刃归鞘,然后朝着眼角有痣的大汉瞥了眼。

  后者会意,点了点头站了出来,然后,这佐井少爷就一脸惬意的坐回沙发上,一只手,搂着身边早已吓傻的美女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举起面前的红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至于眼角有痣的大汉,则是冷漠的站到杨宁面前。

  “哦?这么托大?看不起我?”杨宁微微一笑:“不过嘛,估计你很快就不会这么惬意了。”

  不再去看那个佐井少爷,杨宁望着这眼角有痣的大汉,缓缓道:“我听说,就是你打伤我兄弟的,所以,我兄弟受了多少苦,我会一五一十,全部转嫁到你身上。”

  杨宁用的是洋文,显然,这眼角有痣的大汉也听得懂,更擅于表达:“笑话,就凭你,还不配。”顿了顿,这大汉冷笑道:“他这辈子都甭想站着走路了,嘿嘿,不过很快,你就能去陪他了。”

  杨宁脸色渐渐变得冷冽,他抬起手指,平静道:“我只需要用这一根手指,就能让你这辈子都在轮椅上过。”

  “就凭你?少吹嘘了,有本事就尽管来。”这大汉满脸不屑。

  “如你所愿。”杨宁点了点头,话罢,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这个速度,让在场人全部吓了一跳,就连先前稳坐钓鱼台的佐井少爷,也是脸色大变。

  “不用找了,我就在你旁边。”

  杨宁的声音,在领头大汉身边响起,这大汉脸色狂变,本能转身。

  噗!

  噗噗!

  噗噗噗!

  噗噗噗噗!

  这领头大汉,在转身后,仅仅只是看到杨宁嘴角的那一抹残忍笑意,然后,他的胸前,就仿佛被利刃穿透一般,数不清的地方,传来不同程度的剧痛。

  这股剧痛,让他难以忍受,让他双目欲裂,没一次疼痛感袭来,他就会忍不住喷出一口血,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意识更是不再清晰。

  咔嚓!

  但在下一秒,一阵身体无法承受的极限痛楚,让他整个人清醒过来,他下意识看着发出疼痛的手臂,此刻,两条胳膊,如同失去了支撑一般,从胳膊肘的位置分隔开来,软绵绵的垂下。

  还没等他弄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就看到一只脚,直接横扫在了他的膝盖处。

  喀嚓!

  砰!

  剧烈的痛苦,让他整个人眼皮一翻,甚至瞳孔都见白了!

  此刻的他,膝盖往下,也同样失去了支撑点,软绵绵的,他的身体,也顺势倒下。

  啪!

  一记刀掌,劈在这大汉的脖子处,在众人惊骇欲绝甚至不忍直视的目光下,这大汉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奇迹般的彻底清醒过来,眼中出现了让旁人匪夷所思的清明!

  “啊!”

  领头大汉发出凄厉的吼叫,不过这声音还没吼完,就感觉到头发被狠狠的拽着,然后把他的头给拽了起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杨宁,对这大汉来说,这张戴着墨镜的脸,是恶魔,人世间最残忍最暴虐的恶魔,就跟怪谈故事中的修罗鬼煞一般!

  “别急着昏过去,我保证,你只要想昏,我就有上百种不同的办法让你变得清醒。”

  杨宁微微一笑,说出一句让这大汉胆寒到极点的话:“今儿,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