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66章 1166 催眠术

正文_第1166章 1166 催眠术

  谢桂彬并不清楚杨宁这份底气从何而来,但他不会因此而粗心大意,尽管表面上他装出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可内心深处,却时刻在警惕着。·

  跟杨宁交锋已经有着数次历史了,他从来就没赢过,这让他意识到,面前这个跟他儿子一样大的小子,绝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我没有做过,所以不怕你栽赃扣帽子。”

  对于谢桂彬的狡辩,杨宁似早有预料,他也没有太在意,反而不经意望了眼审讯室外的玻璃窗。

  从里面望去,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可若是站在外面,却能将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我曾在米国跟一位叫艾尔迪什的心理医生学过催眠术。”杨宁微微一笑。

  听到催眠术三个字,谢桂彬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更是下意识的要闭上眼睛。

  “别紧张,听我把话说完。”杨宁不用看不要猜,就知道心虚的谢桂彬会有着怎样的表现,他缓步走到谢桂彬身边,然后替谢桂彬解开了身上的束缚。

  “艾尔迪什先生不仅是一位心理医生,同时,他也是一位魔术师,他认为我很有天赋,所以主动提出教授我一些简单的魔术,以及催眠术。”

  谢桂彬一时间没明白杨宁想说什么,毕竟这好像是在说催眠术吧?怎么好端端的就扯到魔术上面了?

  还没等谢桂彬回过味,就感觉到眼前一黑,而在外面的人看来,杨宁只是展开手掌,在谢桂彬眼前抹了抹。·

  “当然,我对他的一种魔术很感兴趣,他也惊讶我在这个相对繁琐的魔术中,表现出了惊人的天分。”

  杨宁微笑道:“这种魔术能暂时性的封闭人的听觉跟视觉,算是一个小手段吧,不过,我后来发现,这个魔术跟催眠术有着相辅相及的效果,所以我就将催眠术跟这个魔术结合在一起。”

  就在这时,杨宁举起手,看了看表:“三…二…一…”

  滋…

  谢桂彬的身体当场软瘫,幸亏被杨宁接住了,不然准得狠狠摔在地上:“时间刚刚好。”

  站在外面目睹这一幕的人全部傻眼了,即便是始终怒视着谢桂彬的周茜,这一刻也惊讶的捂着小嘴,显然无法理解杨宁是怎么做到的。

  杨宁将谢桂彬的身体扶正后,就绕着看上去陷入睡眠中的谢桂彬缓步游走着:“谢老板,请问,周延禄周先生,是不是你在幕后指使歹人行凶的?”

  “对。”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谢桂彬开了口,还很惟妙惟肖的点了点头。

  “那么,谢老板,你跟周延禄先生到底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才驱使你派人杀他?据我所知,这一年来,你跟他似乎并没有太深的交集吧?”杨宁继续问道。·

  “当然有,而且这一年来,我一直跟他有着来往。”

  谢桂彬一脸自信道:“因为杨家那小子的原因,我不得不离开南湖市,可不代表我就会放弃这边的生意,当我知道志义在南湖市做得风生水起时,我就通过收买志义的几个大佬,来暗中操控志义。”

  顿了顿,谢桂彬露出讥笑之色:“可是,周延禄这家伙相当的不识抬举,屡屡拒绝我的合作,最终我忍无可忍,跟他摊牌,他竟然当众辱骂我。”

  “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要杀了他?”杨宁问道。

  “当然不是,我可没这么肤浅,不然我也做不到今天的事业。”谢桂彬撇嘴道:“就周延禄那种市井无赖,还不值得我上心,不过嘛,我一直坚信,这世上就没收买不了的人,之所以收买不了,那是因为自己出的价还不够多,不够狠!”

  “最后,我跟周延禄达成了协议,他也很配合,在志义假借洗白的名义,让罗富海上位,而他,则是在暗中掌控全局。罗富海也是个傻子,还天真的以为真坐稳了志义的龙头宝座,孰不知,他只是周延禄扶着上位的傀儡罢了。”

  听得出来,谢桂彬对罗富海,是相当的不感冒。

  “那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把周延禄杀了的?”杨宁问道。

  “他太贪心了。”谢桂彬不屑道:“不但想洗白,还想脱离我的控制,哼,既然进了这个贩毒团队,很多事,来了,就别轻易想走,做了半辈子黑道,真以为赚了点钱,就想学港澳那些地产大亨们洗白,成为上流圈子的人物?我当时就电话里告诉他,少做梦!”

  “不可能,我爸不可能贩毒的!”

  周茜双眼赤红的瞪着谢桂彬,吼道:“他胡说八道,他在狡辩!他在诬陷!”

  “茜茜!”

  周浩然伤势好了些,他摁住情绪有些失控的周茜,而一旁的徐媛媛,则安慰道:“周茜,尽管我也不相信周伯伯是贩毒的不法分子,但是,眼下那个幕后黑手,是被催眠了的。”

  顿了顿,徐媛媛又道:“你可以不相信那个幕后黑手的胡言乱语,但是,你不能不相信杨宁。”

  “学长…”

  这一刻,周茜显得很颓废,她既不相信谢桂彬的胡说八道,可内心深处,却又信任杨宁问出来的东西,这是一个矛盾的心情,让她既抓狂,又无奈。

  “其实,我之前就发现爸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周浩然忽然道:“茜茜,你记不记得,半年前,有一天晚上,咱们家里不是来了很多人搬东西到地下室嘛?当时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想下楼看看,爸却让我回房间睡觉,我路过你房门时,你还问我,干嘛家里那么吵,还说第二天还要早起上课。”

  “记得。”周茜点了点头。

  “也正是从那天起,地下室的门就上了锁,那里以前是工具方,尽管我跟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会下去,但爸还是给上了锁。”

  周浩然沉声道:“如果想要知道谢桂彬到底是说真话还是假话,可以去地下室看一看,如果真有毒品,就算被搬空了,也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

  说完,周浩然望向孟飞宇。

  孟飞宇立刻会意,朝不远处一位便衣警察挥了挥手:“小曹,你带几个缉毒科的人,去小周家里走一趟,对了,把那条缉毒犬带上。”

  “好的,孟局。”

  待周浩然跟着几个警察离开后,众人再次将注意力放到审讯室里,这场审讯,全程都在监控当中。

  此刻,杨宁翘着二郎腿喝着饮料,似笑非笑的看着渐渐醒转过来的谢桂彬,后者一脸狐疑的看着杨宁,忽然,他脸色一白:“我刚睡着了?”

  “对呀,谢老板,还睡得挺香,估计这两天没睡好吧?”杨宁脸上的笑意更浓。

  “我说了什么?”谢桂彬忍不住问了句。

  “说什么?”杨宁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谢桂彬。

  看到杨宁这神色,谢桂彬暗暗松了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吐完,耳边就响起杨宁的笑声:“自然是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

  “什么!”谢桂彬脸色狂变,忍不住尖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