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65章 1165 果然是你

正文_第1165章 1165 果然是你

  “姓孟的!”

  李仁大清早就守在警局了,此刻看到孟飞宇,也懒得摆姿态搞官腔,此刻的他·

  “哟,这不是李主任吗?”孟飞宇微笑着走了过来:“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来了?”

  “你昨晚不接我电话!”李仁确实窝火,在他看来,孟飞宇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竟然敢跟他摆姿态,要不是因为涉事的是亲属,加上李仁这趟来也不打算搞出太大动静,不然的话,昨晚估计就要大闹警局了。

  “抱歉,实在是太累了。”孟飞宇笑眯眯道:“李主任可能不知道,这几天我这边都快忙得头都炸了,好在付出是有回报的,逮着了一批不法分子,还截获了一车的毒品,这件事厅里面也相当重视,还打算派出专案小组过来。”

  顿了顿,孟飞宇又道:“可惜,我这岁数是干不上去了,不然的话,凭着这功劳,等换届估计就能到省里与李主任共事了,唉,李主任,你说说,为啥年轻时我就没这命呢?”

  孟飞宇每说一句,李仁嘴皮子就哆嗦一下,这话里有话摆明了就是在说,我这是要踩着你们李家的女婿上位,这如何不让李仁恼怒?

  可有些话,不能明着说,这趟来,李仁就没想过要把事情闹大,更没想过能把谢桂彬救出来。·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仁换了副嘴脸,缓缓道:“孟局长,我能不能见一见桂彬?”

  “桂彬?”孟飞宇装出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就是我妹夫,谢桂彬。”李仁暗暗咬牙。

  “哦,你说的是昨儿凌晨抓的毒贩子吧?”孟飞宇话锋一变,声音顿时洪亮起来:“李主任,不是我不愿意,主要是省厅三令五申,禁止任何人以个人名义去与毒贩子见面,就连我这个做局长的,想要去盘问毒贩,也得跟省厅打招呼。”

  “孟局长,我知道你有办法的,这次算我李仁欠你一个人情,他日一定还上。”李仁强撑着笑了笑。

  孟飞宇内心鄙夷,还日后还人情?丫的日后不找我麻烦就不错了,真以为我想攀上你们李家的高枝?就算要攀高枝找后台,这不有一个现成的杨宁吗?我承认你们李家家大势大,但跟杨宁比,似乎差不少吧?

  想归想,孟飞宇还是要装点样子,当下笑道:“李主任,不是我姓孟的不识趣,主要是这事呀,它现在轮不到我管。”

  “那现在谁负责?”李仁沉声道。

  “我。”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李仁豁然转身,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徐睿柏。”

  “李主任,好久不见了。·”徐睿柏微微一笑:“上次一别,李主任风采依旧呀。”

  李仁刚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几个身影出现,让李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就连到嘴的话,也下意识的咽了回去。

  “大舅!”谢成栋一看到李仁,顿时激动得两眼泪汪汪。

  眼下,谢成栋戴着手铐,眼巴巴的看着李仁,换在平时,李仁早就发飙了,可眼下,他却不敢乱动,原因就在于与谢成栋肩并肩站着的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李仁这辈子怕都忘不了,因为这个青年,他姓杨,背后有着势力庞大的杨家做依靠!尤其是这个青年,竟然一手把李家的靠山孔家,可折腾得鸡飞狗跳,更是夹着尾巴做人!

  看到杨宁,这一刻,李仁终于想明白了,徐睿柏也就罢了,为何连孟飞宇也敢给自己摆脸色,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杨宁!

  “不成器的东西!”

  李仁狠狠瞪了眼谢成栋,然后不自然的望向徐睿柏:“徐书记,我忽然想起有些事,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拜访。”

  “那就不送了。”徐睿柏微微一笑。

  临走前,李仁看了眼杨宁,似乎要将这张谈不上成熟的脸庞死死记在脑海里。

  “还是你厉害呀,一出现,就吓得嚣张跋扈的李仁夹着尾巴跑了。”徐睿柏开起了杨宁的玩笑。

  “我还以为是徐叔叔的官威,吓退了那家伙。”杨宁笑道。

  “关于谢桂彬的儿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徐睿柏皱眉道:“自始自终,他都没有触发法律,如果一直关着他,搞不好还得被安上一个非法拘禁的罪名。”

  “还没想好。”杨宁审讯室里的谢家父子,然后道:“要不就做个顺水人情,把谢成栋还给李家?”

  “这样好吗?”徐睿柏捏了捏下巴。

  “没事,他折腾不起来。”杨宁相当有自信,他偷偷在谢成栋身上做了手脚,这事只有他本人知道。

  “那好吧。”徐睿柏点了点头。

  当谢成栋被警察带出来的时候,他本以为,接下来会继续面对这牢狱之灾,可谁成想,这个值守的警察,竟然带着他到了一个很私密的办公室,同时,还掏出钥匙,替他解开了手铐。

  “你?”谢成栋懵了。

  “是孟局安排我这么做的,他还交代,让你转告你大舅,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直到被送出大门,谢成栋还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但很快,他就喜极而泣,愣了高兴了半晌,才回过神,阴沉的看了眼不远处的警局,他立刻掏出那警察还给他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是大舅吗?”

  “果然是你。”

  谢桂彬已经从谢成栋嘴里知道了杨宁,所以,当杨宁出现在审讯室的时候,他没有一丁点的意外。

  “是我。”杨宁点了点头,然后朝那两个负责盘问的警察做了个手势,这两警察会意,没说什么就离开了警局。

  “这么说,一切都是你在布局了?”谢桂彬看着杨宁,眼中有着复杂,曾几何时,同样的地方,他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对杨宁颐指气使,可如今,却成了一个阶下囚。

  更让他难以相信的是,就是这个小子,竟然有着让他畏惧的家世背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杨宁,与华夏那个杨家联系在一起!

  所以,即便有着深仇大恨,可他也没有一丁点的勇气去憎恨杨宁。

  “我可没那么厉害。”杨宁耸了耸肩,缓缓道:“只不过是你那两个手下不够忠诚,或者说怕死,才把你给供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谢桂彬摇了摇头。

  “是吗?”杨宁微微一笑:“你装糊涂不要紧,这是你的自由,不过,你相不相信,我有办法让你自己把事情的一五一十给乖乖吐出来?”

  “我承认你学习很不错,运动也相当有天赋,有着很强大的家世,但没有少爷脾气,而且在古董方面也有着极深的研究,甚至,我承认你很会赚钱,总的来说,你比我那个兔崽子强无数倍。”

  顿了顿,谢桂彬摇头道:“但是,在人情世故上,兴许你只能说一般。”

  “是吗?”杨宁笑眯眯道:“我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既然你有兴趣挑战我,那么,就千万别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