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48章 1148 救人!

正文_第1148章 1148 救人!

  哐铛铛…

  “什么东西呀这是?”

  一阵古怪的声音在大厅响起,那些歹徒不由低下头,借着不算亮的灯光一看,顿时,一个个脸色轰然大变!

  “卧槽,是手雷!”

  “该死!快跑!”

  “跑呀!”

  …

  一时间,因为这颗深绿色的手雷,大厅可谓是鸡飞狗跳,不过很快,意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反而一阵强光过后,四周瞬间被一片白雾给弥漫开来,每个人都如同置身到了浓雾中,根本看不清楚四周。

  是烟雾弹!

  杨宁没有丝毫犹豫,趁着这阵混乱,瞬间摸进了那间房,速度也是快到极致,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出现动静,房间这两个犯罪高手,绝不会出外面查探,而是第一时间把门关上被锁好。

  果然,在杨宁即将靠近的那一刻,他能敏锐察觉到房门有着闭合的迹象,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直接踢出一脚,狠狠踹在门板上。

  砰!

  巨大的撞击,让想关门的那个汉子一阵头昏目眩,待看到杨宁冲进来后,另一个早已起身的男人瞬间掏出手枪。

  啪!

  啪啪!

  啪啪啪!

  那男人也是干脆,根本没有问杨宁是谁,要干什么,抬手就连扣三下扳机。

  子弹时间!

  这一刻,四周的一切事物都仿佛安静下来,即便是弹道的痕迹,也是缓慢到让人蛋疼的程度,杨宁抬手将这三颗子弹抓住,瞬间,四周恢复正常。

  看着从杨宁手心处滑落的三颗弹头,那男人脸色豁然一变,指着杨宁,不可思议道:“你…”

  砰!

  没有给这男人太多废话的机会,杨宁瞬间出拳,直接砸在这男人肚皮上,这一拳势大力沉,直接让这男人原地倒飞,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至于那个被门板砸到的男人,此刻摇头晃脑后,就试图从杨宁后方攻来,但这一切,对杨宁来说,纯粹只是个笑话!

  反身的一瞬间,杨宁直接抓住了这男人的手臂,这男人想要挣扎,可根本就挣脱不了,所以他不得不抽出另一只手,再次攻向杨宁。

  咔嚓!

  一个侧身,顺带着手臂往下一拉,顿时,屋子内就响起一阵惊天动地般的惨叫哀嚎。

  滋…

  推开储藏室的门口,杨宁立刻看到周茜充满惊喜的目光,此刻的她,双手双脚被绑着,嘴巴还被塞着毛巾,发出唔唔唔的叫声。

  “等一下,我先处理掉外面那些人。”周浩然显得很虚弱,浑身上下都有伤,还流着血,身体还不时出现抽搐现象,这是失血过多的身体反应。

  杨宁知道,必须尽快把周浩然送到医院,不然的话,情况会相当不妙。

  想到这,杨宁立刻将屋子里的这两人分别击昏,然后直接走出房间,但凡还滞留在二楼的人,全部被他击昏过去。

  至于一些跑到三楼,或者一楼的人,他也没有放过,凭借着强悍到极点的实力,直接给一锅端了。

  嘀嘟嘀嘟嘟…

  警铃声响起,是在半个小时后的事了,大量的警察闯入,看着一地昏过去的人,全都是一惊。好在,带队的是孟飞宇,看到杨宁在场,他没有太多犹豫,一方面叮嘱手底下的人将这些罪犯带回局子里严加看管,一方面,他拉着杨宁到拐角,开始询问起来。

  “我是得到徐书记的指示赶来的,你认为这是罗富海搞的鬼?他应该没这个胆子。”见杨宁皱眉,孟飞宇赶紧道:“我这不是替罗富海说话,如今还把他扣在局子里,只是,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杨宁不解。

  “对呀,就算罗富海胆大包天,真打算谋害周延禄,也犯不着在这种敏感时期吧?”顿了顿,孟飞宇又道:“像他们这种黑社会出身的,无非就是为了利益勾心斗角,可周延禄已经放权很久了,罗富海犯不着在敏感时期杀害周延禄,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孟局长,依着你的意思,莫非认为还有第三者?”杨宁疑惑道。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小杨,你想想看,如果这敏感时期,周延禄被杀了,那谁最容易成为被怀疑的对象?”

  “自然是罗富海。”

  “对呀,那你不妨再想想,如今罗富海已经是后院失火,再沾染上一起人命官司,你说说,谁最获益?”

  对于孟飞宇的问题,杨宁摇头道:“我不太了解志义内部的恩恩怨怨,还有志义涉及的产业。”

  “这件事就交给警方来查吧。”孟飞宇严肃道:“毕竟周延禄死了,而且这起案件性质相当恶劣,我们也必须要给省厅打报告,估计省厅会连夜组成专案调查组,到时候,我们市局也只能从旁协助了。”

  “那行,先把周浩然送医院去吧。”杨宁点头。

  “刚已经叮嘱过他们了,我就是担心小周的情绪。”孟飞宇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周茜,先前,当她知道周延禄已经死亡后,当场就昏死过去了。

  “交给我吧。”顿了顿,杨宁又道:“孟局,待会给我安排辆车,我带周茜去徐书记家,先让她在徐书记家待几天,这件事对她的打击肯定很大。对了,也要多派点人二十四小时守着周浩然,现在谁也说不清楚,背地里那些人会不会使坏。”

  “我明白的。”孟飞宇应了声。

  “还有,留那两个头头让我审。”杨宁缓缓道:“这方面,我比较有经验。”

  “你?”

  孟飞宇显然被杨宁这个要求给搞得一愣,似乎想不明白,杨宁干嘛要提审那两个凶犯。

  依着正常的程序,杨宁这种要求是不可能被批准的,可谁让人家身份不一般,尽管对杨宁的身份不是很清楚,但如今整个江宁省官面上,只要是认识杨宁的,都或多或少有了一些猜测,尤其是省委对杨宁的态度,更足以让他们这些市级干部重视!

  “我当然不会参与这个问题,对于审案子,军七处精通一些。”杨宁笑道。

  军七处!

  孟飞宇整张脸豁然变色,他听说过军七处是个什么地方,那tm简直就是一群刽子手的集中营!骨头再硬的汉子,一旦进了军七处,也得变成软骨头,那里,对于官面上的人来说,无异于是森罗炼狱!

  “好的。”话到这份上,孟飞宇哪还敢有一丁点迟疑,此刻,外界对于杨宁身份的那些猜测,他又信了好几分。

  试问,没点身份背景,能随随便便动用军七处的人?拜托,那地方的人,是普通人随随便便能轻易呼来喝去的吗?就是市委书记徐睿柏,也没这么大面子吧?

  看着依旧昏睡中的周茜,杨宁叹了声,然后弯腰将周茜抱起,缓缓下了别墅,走上了孟飞宇给他们安排的一辆私家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