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44章 1144 罗富海的怀疑

正文_第1144章 1144 罗富海的怀疑

  “闹最后,还是给人当了枪。·”

  坐在车上,杨宁摇了摇头。

  一旁的孙思溢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并没有往下说,他知道杨宁在想什么,此刻的他,不禁开始回忆周延禄之前的种种表现。

  “你们在聊什么呀?”何陆一脸的迷糊。

  “没什么,待会你吃相好点,知道吗?”孙思溢笑道。

  “你真罗嗦,我知道场合。”何陆撇了撇嘴,继续枕着手眯眼睛。

  此刻,这辆车上,只有杨宁、孙思溢跟何陆,以及一个负责开车的三中校领**,不过这校领**倒是不怎么敢说话,先前那一幕,他算是大开眼界了,以往在他看来,杨宁也就是个家境不错,又刻苦学习的好学生,现在想想,天真,真是太tm天真了。

  吃饭的地点,是南湖市一家相对不错的馆子,考虑到徐睿柏的关系,王校长也不敢表现得太铺张浪费。

  当杨宁等人下车的时候,徐睿柏等人早已在门口等着了,说起来,这次吃饭的人可着实不少,除了后加入的孟飞宇以及警局的几个领**外,还有不少官面上的人,比方说周小飞的爸爸,即将接手国土局局长一职的周海涛。

  这些人全都是慕名前来,每个人都穿得很正式,到了一定的层面,都或多或少了解到杨宁的一些事,因为谢家跟李家的原因,当初省委可是彻底震动过的,他们也通过各自的途径,了解到这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了杨宁。·

  至于那些没到这个层面的,更是大气不敢喘,看着杨宁那一桌,以及在桌上谈笑风生的杨宁,他们都开始暗暗琢磨,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跟杨宁接触。

  同一时间,警局里,刚刚接受完审问的罗富海,在走出审讯室的那一刹那,就吃惊道:“你也被抓了?”

  “没有。”是个妇人,正是罗梁纯的妈妈,此刻的她,脸色有些难看:“刚收到消息,当初咱们打点省委的东西,都被陆陆续续退到我爸那了。”

  “什么?”罗富海一脸吃惊道:“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爸刚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他老人家可急死了,因为就连那幅你花了很多心思才弄到的张芝的手稿,也被那位的秘书给退还了。”

  这妇人脸色紧张道:“要知道,对于张芝的手稿,那位可是视若珍宝,对于亲信,也是从不吝啬拿出来展示,想想看,连他都要把手稿退还了,富海,怕这事·”

  “不是要,是已经出幺蛾子了!”罗富海满脸震惊与慌乱,他赶紧叮嘱道:“你立刻回去,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法子,千万要联系上那位。还有,让老丈人从现在开始闭门谢客,谁来了也别见!”

  “管用吗?”这妇人一脸慌乱。

  “不管有没有用,都要这么去做,这也是我罗富海唯一的选择了!”罗富海满脸愁容:“真没料到,就因为那小崽子在外面得罪人,连带着我这个当爸的也要跟着倒霉,真是太坑爹了!”

  说完,还忍不住瞪了眼妇人:“都怪你,就知道惯着那个小兔崽子,慈母多败儿,现在知道怕了吧?”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立刻回去打电话。”这妇人也没有跟罗富海争,显然意识到事情大发了。

  看着这妇人离去的背影,罗富海脸色透着忧色,隐隐还带着恐慌,然后他转过身,朝身后的警察道:“老徐,有烟吗?”

  “有。”这警察跟罗富海也是相熟的人,平日里也得到过一些孝敬,所以倒是没怎么为难罗富海,不过眼下他也知道,罗富海这次栽跟头了。

  “老徐,你知道那个小伙子是谁吗?”罗富海抽着烟,一脸无奈。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像那种层面的人,我也接触不到。”顿了顿,老徐忽然冒了句:“老罗,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吧,都这份上了,还什么不能讲的?”罗富海略显颓废。

  “我刚才审过小纯的同学,听说,那小伙子跟老周的女儿关系很不错,你儿子也是因为小纯,才跟那小伙子杠上的。年轻人,喜欢争风吃醋,我想问题也就那么一回事。”老徐顿了顿,又道:“不过,后来我又听说,似乎那小伙子,跟老周的儿子也认识,就是不清楚,老周认不认得他。”

  “老徐,你想说什么?”罗富海眉头皱了起来。

  “我知道,你这阵子跟老周关系很不好,有些紧张,但就我个人来说,你还是去找老周,看能不能说下情,孟局那边发狠话了,这次让我们公事公办,我相信,一旦那小子不松口,上面绝不会念及以前跟你们的交情,到时候,说不准还要把我们这些人给调离到其他位置,让别的人来审这案子。”老徐忧心忡忡道。

  罗富海点了点头,他刚想要电话,跟周延禄沟通沟通,可忽然,他心里一动,脸色也渐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老罗,你还在想什么呀?”老徐忍不住道。

  “我在想,这事会不会是老周给我设的局,你想想看,眼下我要是倒霉了,谁最获益?”罗富海沉声道。

  老徐皱了皱眉,此刻,他也点燃一根烟,半晌,才点头道:“原本你们的事,我是不方便参与的,可既然你说到这,我也确实联想到一些反常之处。因为,我审问过几个混混,当初老周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而且在事发前,他完全可以打电话,让你儿子住手,或者跟你养的那些马仔,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也就是说,他就等着要我倒霉?”罗富海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再结合他早已清楚那小伙子的身份,如果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的话,倒也完全说得过去。”老徐点头道。

  “该死的周延禄!”罗富海彻底变了脸色,沉声道:“别以为我垮了,他就有好日子过,哼,共事这么久,他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大不了鱼死网破!”

  “老罗,你想干什么?我可警告你,眼下千万别乱来。”老徐皱了皱眉。

  “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罗富海摇头道:“话说,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尽管罗富海嘴上这么说着,但老徐显然不太相信,可一时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憋着。

  饭后,杨宁谢绝了徐睿柏等人的邀请,带着何陆跟孙思溢回到了医院,看到宁国钰一脸欲言又止,杨宁走到旁边,低声道:“妈,放心好了,那边已经连夜乘坐私人飞机送药过来了,估计明天下午,药就能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