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43章 1143 有种再骂一句!

正文_第1143章 1143 有种再骂一句!

  开什么玩笑!

  罗富海一脸活见鬼的看着徐睿柏,他做梦都没想到,竟然会面对这样一个结果!

  这大半年来,为了不重蹈谢家的覆辙,他一直苦心经营渐渐属于他的产业,将市里、省里打点得井井有条,甚至他都坚信,如今的志义,只要不触发底线,不去挑战这些官面上的神经,那么,在整个南湖,都会是相当安全的!

  而且,随着跟越来越多官面上的领**打交道,彼此关系也有着很大的进步,逢年过节也有礼品上的往来,罗富海也开始变得膨胀,不然的话,当着徐睿柏的面,他绝不敢也不会轻易暴露内心的情绪!

  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他错了,而且错得相当离谱!

  “徐书记,邹省长那边…”罗富海不得不硬着头皮,抛出一些暗示。WW·

  “罗富海,你这是在威胁我这位市委书记吗?”徐睿柏脸色很冷。

  “不是,徐书记,你千万别误会。”罗富海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意识到,徐睿柏这次是一头钻进死胡同了,压根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看着跟何陆、孙思溢谈笑风生的杨宁,这一刻,罗富海眼中迸射出难以形容的怨毒之色,他暗暗发誓,一旦有机会,他绝不介意把杨宁给弄死!

  毕竟,自己都被逼到绝路上了,他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罗富海,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徐睿柏冷冷的说了句:“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徐书记,我并没有其他心思。”罗富海脸色阴郁的回了句。

  “是吗?”徐睿柏嘴角扬起,朝杨宁看了眼,然后道:“很多人想对付他,他从未视这些人为对手,可那些人依旧不知死活的要去招惹他,最后下场都很可悲。当然了,像你罗富海,是绝不可能成为这一撮人的,还不够格。”

  看到罗富海脸色愈发难看,徐睿柏平静道:“当然,即便是我这么一位市委书记,都入不得那些人的法眼,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什么?”罗富海不可思议的看着徐睿柏,根据他识人的经验,立刻得出结论,徐睿柏,没有骗他!

  他是谁?

  罗富海难以置信的望着杨宁,这无非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子,他能有这么大份量?连堂堂南湖市的市委书记,都发出一阵妄自菲薄的感慨?老子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带走。”徐睿柏缓缓道。

  “罗富海,跟我们走吧。”孟飞宇板着脸走了过来,同时挥了挥手,让身边两个刑警,将一脸死灰相的罗富海给带上警车。

  至于那些跟来的马仔们,也陆续被带上警车,谁也没想到,这起围堵南湖三中的事件,最后会以这样·其中,就包括早已目瞪口呆,依旧躲在车子里的罗梁纯!

  “你们想干什么!”

  看到何陆摩拳擦掌走来,身后还跟着一脸微笑的杨宁跟孙思溢,罗梁纯躲在车子里吼着。

  “小子,你自己出来,让我扁一顿,就放你回去。”何陆笑呵呵道。

  “做梦!有本事你自己进来呀!”罗梁纯吼道,眼下,车窗打开了一个口子,是为了防止在车里憋着,所以声音能传进传出。

  “这还不简单。”

  何陆嘿嘿一笑,然后直接挥出一个拳头,啪嗒一声,车窗玻璃瞬间碎裂。

  罗梁纯压根没想到,何陆竟然如此生猛,说动手就动手,直接把车窗玻璃给卸了,等他回过神想要躲的时候,车门已经被何陆反手给打开了。

  “放手!草泥马,你想干什么!”

  此刻,罗梁纯被何陆拖着,想要挣扎,可他发现,自己压根就没何陆的力气大,所以,很快,他就被何陆给拖出车子。

  “扁他!”

  孙思溢大声叫了叫,何陆立刻兴奋起来,对着罗梁纯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何陆出手很有讲究,力道控制得很好,既不会伤筋动骨,但也能让罗梁纯疼得哭爹喊娘惨叫连连,要不是周茜实在看不下去,跑来找杨宁求情,指不定现在早已鼻青脸肿的罗梁纯,还要更加悲惨。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都给我记住!”或许是觉得在周茜面前丢人现眼了,罗梁纯也管不了疼痛,对着何陆跟杨宁放狠话。

  “哟呵,牛比是吧?还没被修理够是不是?”何陆立刻又蠢蠢欲动起来。

  罗梁纯背脊骨一阵凉意,连续退了好几步,骂道:“我一定要弄残你们,给我等着!”

  “梁纯!”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suv停在路边,一个上年纪的中年妇人走下车,看到罗梁纯这惨样,立刻喊了起来:“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是不是你爸,看我回去不打死他!”

  “妈,爸被抓了!”罗梁纯哭丧着脸,然后指着杨宁跟何陆:“妈,就是他们打我的,欺负我!”

  “你们这群混蛋,敢打我儿子,好,很好,我一定会收拾你们,就算你们家大人求情也没用!”妇人一脸撒泼样。

  “果然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鸟。”何陆撇了撇嘴。

  “小杂种,你骂谁呢?”妇人一脸愤怒的瞪着何陆。

  “你骂谁小杂种?”何陆整张脸彻底怒了。

  “骂你是小杂种,咋了?就算你爸妈到这,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堆贱人,才能生出你这种小杂种!”妇人冷笑连连。

  “槽!”

  何陆怒了,抡起拳头就要上前,可却被周茜给挡着不让往前走,就连周浩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拉扯。

  毕竟,他们跟认识罗梁纯的母亲,平日里关系也还不错,而这何陆看上去就是一根筋的脑子,鬼知道会不会做出些什么来?

  “你们!”

  何陆一脸气炸肺的看着周家姐妹,愣是摆脱不了,又听着罗梁纯的母亲在那冷言冷语的嘲讽,顿时怒不可遏,然后,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砰!

  看着那辆被掀翻的黑色轿车,除了杨宁外,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罗梁纯的母亲,更是吱吱唔唔的不敢出声了。

  卧槽!

  这尼玛什么牲口?竟然靠着一双手,把一点六吨重的车子,给直接掀翻了!

  罗梁纯一副看怪物似的目光,死死瞪着何陆,这一刻的他,忽然有着一种幸福感,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这点伤,还是能接受的嘛…

  徐睿柏、何天红、孟飞宇等人,也被这的动静给搞得吓了一跳,赶紧走了过来,然后就上下打量起何陆。

  “我说,你这家伙有必要动不动就把车子掀了吗?我记得,你上次还把一辆跃马掀翻了,当时就让那家伙亏了三百多万。”孙思溢忍不住笑骂道:“这习惯得改改了。”

  “这车顶多二十来万,一辆破车。”何陆撇嘴,然后指着罗梁纯的母亲,沉声道:“奶奶的你有种再骂一句,如果我不把你从这扔到那棵树上,我tm就不信何!”

  “妈呀!”

  罗梁纯的母亲看到何陆瞪着铜铃大眼,当场就腿脚一软,瘫倒在地,随即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