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33章 1133 赌就赌!

正文_第1133章 1133 赌就赌!

  看着何陆这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李艺予气得牙痒痒的,可她不敢有太冒失的举动,如今形势摆得很明显,警察都到了,学校的警卫还没影,这说明,先前这嘴欠的家伙说得很可能是真的,那个逃跑的家伙,八成真去了交院,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把交院的校领**也给贿赂了!

  该死!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李艺予看着杨宁,愈发觉得杨宁应该是官二代或者家境很牛比的富二代,否则的话,警察为什么被他一个电话就给吓走了?

  注意,这绝不是贿赂,因为不管是杨宁,还是何陆,先前在面对警察的时候,一点慌张讨好的脸色都没有,架子端得不大,但很足,看上去似乎一切都在掌握当中!

  这,才是最可怕的!

  李艺予很不甘心,难不成她社团的成员就白挨揍了吗?这些家伙明明能靠背景压人,干嘛还用拳头打人呀!这得多大仇?

  看了看杨宁,又看了看何陆,李艺予无力的同时,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她对于这些官二代、富二代更是讨厌到了极点,知道今晚肯定是出不了头了,但她还是咬着牙道:“别以为有点背景就能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们,待会我就发网上去,曝光你们官商勾结,欺压老百姓,等着!”

  “其实我觉得,他说你没脑子还真就没错。·”杨宁捏着下巴,一脸古怪的看着李艺予。·

  “你什么意思!别以为认识点官面上的人,就能对我指手画脚,有本事就让警察把我抓了呀!”李艺予倔强的瞪着杨宁,一点都没有示弱。

  “很简单,你完全可以在离开后这么说,犯不着说出来,你一说,我就有了防备,就注定你这种搞突击的计策彻底没效了。”杨宁笑眯眯道。

  “你以为你是谁?告诉你,我才不怕你,你就算有防备又能怎么样,难道还敢当街抓走我不成?我承认你们有背景,但真以为就能在华海只手遮天了吗?我就不相信,整个华海,就没有跟挑战权贵的好官!”李艺予大义凛然道。

  “说得好!”杨宁拍了拍手,笑道:“不过,这只是你理念中构建出来的美好蓝图罢了,现实终究是现实,不是你这种没走出过社会的温室花朵能理解的。”杨宁缓缓道:“记住,这里是华海,也是华夏,这在块土地上,过于理想的社会是不可能存在的。而事实上,不管是哪一个国家,都充斥着不公平,就连最讲人权的米国,你以为就没有贫富阶级的观念吗?告诉你,那就是个笑话!”

  杨宁的话,引得李艺予相当的不以为然,可这妞想要反驳时,却发现,在她的记忆中,愣是找不出有力的证据回击,这一刻,她似乎显得有些悲哀,还有无奈。·

  “要不咱们打个赌?”杨宁忽然笑道。

  “赌什么?”李艺予不服气的瞪着杨宁。

  “你说你能在网络上曝光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只要你能引起社会上的关注,就算我输,我将公开在交院对你们柔道社道歉,同时,赔偿伤者的一切医疗费跟营养费、精神损失费,怎么样?”杨宁笑着问了句。

  李艺予阴晴不定的看着杨宁,半晌,她点头道:“那如果我输了呢?”

  “很简单,请我这兄弟吃顿饭就行。”杨宁笑着指了指一脸惊讶的何陆。

  李艺予看了看杨宁,又看了看犯花痴的何陆,顿时气得跺脚,半晌,才咬牙道:“好,就这么决定了!”

  “当然,不管你怎么像我,还有我这兄弟,我都要告诉你,你社团那些人,都是一群人渣,他们是活该被揍。”

  顿了顿,杨宁制止要发作反驳的李艺予,平静道:“三天后,当咱们的约定有了结果后,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会给你一样有力的证据,证明那群人渣,被拍死都活该。”

  说完,杨宁转身,缓缓道:“给思溢打个电话,让他回来,我们回去了。”

  “好的,老大。”何陆笑呵呵点头,然后冲李艺予喊道:“美女,我叫何陆,记住我哦,三天后,我请客,你吃什么都行,吃不垮我的…哎哟…卧槽…”

  何陆可能是太投入了,一边嚷嚷一边跟着杨宁走,一不留神就绊了下脚,差点就摔了个底朝天。

  直到杨宁跟何陆离开后,绷着脸的李艺予才扑哧一笑,似乎被何陆先前的滑稽样逗乐了,一边嘀咕活该,一边思考着该怎么曝光这事,毕竟现场有很多目击证人,她有自信,一旦跟学生会那些人商讨,必然能弄出一个很妥善的计划。

  毕竟,这一届交院的学生会主席,以及几个干事,都是她的室友,有着这群智囊团的帮助,李艺予信心十足:“跟我赌,哼,你们输定了!”

  车上,看着何陆不时傻乎乎的笑着,孙思溢一脸嫌弃的坐到了副驾上,然后望了眼杨宁:“老大,这货吃错药了,还是被打傻了?”

  杨宁看了眼后视镜,然后叹道:“唉,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孙思溢被杨宁这无厘头的话弄得一愣,可很快,他就嘿嘿笑了起来:“老大,你说的是刚那个女孩吧?”

  “除了那妞,还能有谁把何陆搞得神不守舍的?”杨宁笑道。

  “还甭说,这两人也算绝配,也是时候让这货找个伴了,不然的话,天天去田径场虐菜,我都觉得那些搞田径的运动员忒可怜了点。”孙思溢笑眯眯的转过头,看着发呆中的何陆,还故意抬手在何陆面前晃了晃,见这货没反应,立刻兴致来了,啪的一声,直接赏了这货一清脆的耳光。

  没办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孙思溢还清楚记得,昨晚上何陆这王八蛋趁着酒劲给了他一巴掌。

  “槽!你神经病吧!”何陆半晌才回过神来,捂着脸,立刻叫嚣着要掐死孙思溢。

  孙思溢一看不好,立刻转移话题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这不是喊你大半天没见你应嘛,对了,那女的跟你好了?”

  “好你妹!”何陆没好气的瞪了眼孙思溢,然后可怜巴巴的望着杨宁:“老大,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指望你了,你可千万得赌赢呀。”

  “放心,屁大点事,没把握的事我能去干吗?你就安心准备好钱,想好约会的地点,然后等着美女跟你聚餐吧。”杨宁笑道:“话说回来,我能帮的就这些了,你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感情这种人勉强不来,你如果发挥不好,可不怨我。”

  “老大,我哪是那样的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谢谢你了!”何陆一脸激动道。

  “行了行了,我明天要回南湖一趟。”杨宁撇了撇嘴:“就送你们到学校,你们自己回去吧。”

  “南湖?”何陆跟孙思溢互视一眼,两人立刻嘿嘿笑了起来:“这不周末吧,老大,要不兄弟俩也陪你去?”

  杨宁古怪的看了眼这两个坑货,哭笑不得的点头道:“随便你们吧,爱去就去,不过先说好,我可不是回去玩的,到了南湖,我可没时间照顾你们,你们爱上哪玩上哪玩,甭指望我招待你们,更别指望我给你们当导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