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22章 1122 他是什么身份?

正文_第1122章 1122 他是什么身份?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梁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成是杰、成香玉等人,这些年轻男女,在她看来,绝对是那种有钱任性的富二代,可为何一个个在知道杨宁的名字后,却表现得如此的一惊一乍,而且,看上去,还很紧张拘束的样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母看不懂,梁父同样不懂,他们都下意识的望向杨宁,只见这个印象中既好说话,又平易近人的小伙子,此刻竟然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没错,就是高深莫测!

  这一刻,不管是梁父,还是梁母,对杨宁都有一种陌生感,而且这种感觉,相当强烈!

  “对,我是。”杨宁笑着点头。

  “果然!”

  成香玉脸色的敬畏之色更浓,隐隐的,还不敢去看杨宁,露出一抹小女人的羞态,只在不经意间,才敢偷偷朝杨宁瞥一眼,然后立刻低下头去。

  至于其他的男男女女,也都敬畏的望着杨宁,但凡被杨宁目光扫过,都会本能的低下头,不敢与杨宁对视。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在华海这地方,可以不认识他们这些名不经传的富二代,也可以不认识那些作威作福的官二代,但绝对不能不认识华海三公子,以及那个传说中,身份地位都凌驾于华海三公子的过江龙,杨宁!

  昔日,整得华海二流圈子的公子哥们一个个叫苦不迭,更是逼得其中两个逃到国外避风头,但这仅仅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插曲罢了,作为成家的人,在京城的地界自然有相熟的人,当得知连京城四大家族孔家的孔老七,也被这货整死,还连带着整个孔家倒霉,宋家倒戈,偏偏京中海七大巨头还在公开场合力挺杨宁。·

  一想到这些,在场还有谁敢在这位传说中的太子爷面前摆身份摆谱?

  没有!

  而且,诸如成香玉、成是杰这些成家嫡系,更是知道,杨宁是炎黄交流会最年轻的核心成员,现任会长温长陵,更是不止一次表达了对杨宁的欣赏,而且杨宁敲诈港城政府上千亿以及大量地皮,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如果,这些话不是他们的长辈说出来,他们压根就不敢相信,一个二十岁不到,跟他们年纪相仿的人,竟能干出这等风骚的事情来!

  “小杨,你也是富二代吗?”就在这时,梁母忽然问了句。

  “富二代?”杨宁哭笑不得道:“阿姨,我爸妈都是公务员,爷爷以前是军人。”

  “哦?”梁母露出恍然:“那就是官二代了?”

  “也不算吧。·”杨宁尴尬的笑了笑。

  “不管是不是,反正你没什么架子,待人也实在,就算是官二代又怎么样?那也是好的官二代,老梁,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梁母笑呵呵的望向梁父。

  “对,对。”梁父点头。

  “杨少,我们…我们…”成是杰吱吱唔唔道。

  “别这么称呼我,叫名字就好。”杨宁笑道。

  成是杰面容一窘,他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唯恐惹杨宁不快,赶紧摆手,但愣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就在这时,成香玉没好气的白了眼成是杰,然后紧张中透着点娇羞走来:“杨宁,能不能赏脸去吃个饭?我请客,今天中午在华海香格拉酒店。”

  “可能没时间。”杨宁笑着推诿。

  “好吧。”成香玉露出沮丧之色,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似乎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怀疑。换做以前,甭说她主动提出邀约,光是她每天接到的各种邀约电话,就足以让她烦躁不安,对于容貌,她以前是很自信的,可今儿,似乎这招不怎么管用呀。

  果然是个特别的男人!

  成香玉看了眼杨宁后,就重新走了回去。

  “阿姨,梁叔,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看到这些男男女女在知道他身份后,一个个面容严峻,唯恐说错话的紧张样,杨宁只能找借口先走了。

  既然清楚这些人并没有恶意,杨宁也不需要继续逗留在这,免得把气氛搞得太紧张太压抑,这可不太好,毕竟这些成是非的亲戚们,是来探望小季初的。

  “好的,那小杨,你好好休息。”梁母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

  等杨宁离开后,一群人才长出口气,其中更是有两个青年,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梁母惊讶道:“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阿姨,我们这是紧张呀,他是杨宁,杨宁呀!”其中一个青年紧张道。

  “啊?”梁母更吃惊了:“我知道他呀,但也不至于紧张成这样吧?”

  “阿姨,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这青年看着梁母,一脸的欲言又止。

  对于梁父梁母的身份,这些人或多或少也知道那么点,毕竟成是非在外面跟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家族自然会调查得一清二楚,尽管家境一般,但好在清清白白,虽说家族里对于成是非这门事有着一些说法,但也只局限在私底下,谁也不敢拿到明面上讲。

  梁母脸色浮起一抹不愉,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我故意在你们年轻人面前装糊涂了?”

  “阿姨,甭跟这小子一般见识,他被家里宠坏了,不懂事。”成是杰赶紧跑来打圆场。

  “算了,阿姨也不是小气的人。”梁母摆了摆手,然后道:“说起来,小杨到底是什么身份呀?弄得你们一个个这么紧张。”

  “这个…”成是杰看了看众人,发现每个人脸色都有些迟疑,似乎谁也不敢搭这话。

  “算了,也不难为你们,等小杨晚上来,阿姨自己去问。”梁母摆出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实际上,她对于杨宁的身份,更好奇了。

  “阿姨,那我跟你讲,你到时候知道了,可别说是我讲的。”成是杰咬了咬牙。

  “行,阿姨保证不说,老梁,你也听到了,记得,千万别说出去。”

  “我哪是多嘴的人呀,你看这大清早的,就你一个人唠叨着,我有说过几句话?”

  “那好,小成,你说吧,阿姨听着。”

  梁母笑眯眯的看着成是杰。

  “其实,杨少他,身份通着天呀,我们知道的也不算多。”

  顿了顿,成是杰偷偷瞥了眼通道,似乎担心有什么不相干的陌生人,然后才道:“阿姨,其实您刚才的话说对一半,杨少他并不是官二代,确切的说,应该是红三代。”

  “红三代?”梁母脸上闪过一缕惊讶,她跟梁父也是知识分子,受过高等教育,点头道:“难怪小杨说他的爷爷当过兵,对了,他爷爷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