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17章 1117 铁四角

正文_第1117章 1117 铁四角

  “真的?”

  对于成老爷子的说辞,梁母一脸茫然,但更多的是怀疑。

  “自然是真的。”老爷子笑道:“是我安排他去相亲的,这件事,我做得不对。”

  梁母看着老爷子,又看了看面色尴尬的成是非,她原本脸色的不悦,稍稍淡了些。

  当然,她不可能仅仅因为成老爷子说几句话就相信了,摇头道:“这件事让我好好想想,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倒也不能全怪成是非。”

  梁母这话有那么点松口的迹象,这也与先前杨宁跟宁国钰先后劝说有一定关系。

  其实,梁母看不惯成是非,完全是因为那天撞到成是非与妙龄女子这事,如果真是误会的话,她倒也不会再耿耿于怀。毕竟,让女儿梁慧挺着肚子在家待产,而成是非在外面勾搭女人,这种事一旦属实,她死都不会原谅成是非。

  能容忍女儿梁慧未婚先孕,这也说明梁母相当看好成是非,只不过因为那破事,加上一些亲友们的风言风语,以及对女儿遇人不淑的愤怒,才如此不待见成是非。

  若是误会解除,梁母依旧会把成是非当女婿看待。

  离开市妇幼医院时,宁国钰跟华惜芸还特地进了次温房,逗了逗熟睡中的小季初。看得出来,宁国钰很喜欢小孩子,以至于开车的杨宁,以及跟宁国钰同坐后排的华惜芸,一直处于极不自然的情绪中。

  “我回学校一趟。”

  实在受不了宁国钰的那种暧昧眼神,杨宁很不仗义的抛弃了华惜芸,独自驾着车离开了,搞得华惜芸望着杨宁的背影,一脸的幽怨。

  “还是学校好呀。”

  开着一辆算不上太显眼的品牌长轴车,杨宁游荡在华复大学的校园里,他给何陆打了电话,这货一听说他回来了,立刻停止了在田径场上虐菜的行为,浑身汗流浃背的就跑回宿舍,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洗澡,还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后,才笑呵呵的下了宿舍,并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上。

  “杨哥!你可算回来了,郑卓权那混球跟我说在京城见到你,我当时还以为这混球吹牛,天啊,知不知道,我想死你了!”

  一上车,何陆就大献殷勤,搞得杨宁背脊骨凉飕飕的,他都不敢肯定,自己跑回学校,第一时间找上何陆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咳咳咳…吃饭没有?”杨宁佯装镇定。

  “没吃呀。”何陆摸了摸肚皮,笑呵呵道:“要不去食堂,我请客!庆祝老大你回来上学了!”

  “去食堂?”杨宁一脸无语的看着何陆:“亏你想得出来,你这算是给我庆祝,还是铁了心添堵?”

  “去食堂不好吗?”何陆一脸茫然,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依着杨宁今时今日的名字,怕是刚现身,就得让整个餐厅震荡,想想那场面,不能太美呀!

  “老大,那你说上哪吃?”何陆尴尬的挠了挠头,还没等杨宁想主意,就忽然叫道:“要不把孙思溢那货也叫出来,咱们一块下馆子去,那王八蛋最近可神气了,给许小玉买了辆车,奶奶的典型有异性没人性,我要跟他绝交!”

  “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杨宁哭笑不得的看着何陆,“你可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可是从郑卓权那边听到,你分了不少钱,甭说买车,就算是在华海买套房子,估计也够了吧?”

  “就知道郑卓权这丫的不仗义,还忒不厚道,竟然就这么把我给出卖了!等他回来,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管他愿不愿意,拉着他到操场较量一番,不先跑个三十圈,晚上他就甭想睡觉!”

  何陆骂骂咧咧的拍着大腿,不过嘛,杨宁却似笑非笑道:“这么说,你承认了?”

  “没那么多,勉强温饱。”何陆干笑着挠挠头。

  “行了,我也没兴趣打听你的家底。回想起来,咱们能住在一个宿舍里,就是缘分,你们喊我老大,我就有义务照顾你们,看到你们一个个如今都混起来了,我很开心,也希望,日后我们还能一直这样,不管有多忙,事业有多大,都不会疏远对方,遗忘对方。”杨宁很认真的道。

  “老大,你放心好了,他们两个我不知道,反正我何陆就是死脑筋,认你做老大,就一辈子认。当然,那两个小子如果不识好歹,我就拉着他们到操场上好好锻炼去,让他们涨涨记性,知道咱们哥几个,那是雷打不动的铁四角!”何陆拍着胸口道。

  “就冲铁四角这三个字,今晚就得好好喝一杯,你给孙思溢打电话,就说我待会去铺面接他,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今晚大出血吧!”杨宁大笑道。

  “没问题,这小子现在有的是钱,肯定得好好敲诈。”何陆立刻点头,脸上更是兴奋,似乎对于敲诈孙思溢,有着病态的兴奋感。

  孙思溢一听杨宁不但回来了,还要一块到外面聚餐,立刻放下手头上的琐事,洗好澡换好衣服,就屁颠屁颠的搬着张凳子守在店门外来,听到喇叭声后,就整了整身上的笔挺西装,然后笑眯眯上了车。

  路上,三人是有说有笑,当然更多的是孙思溢跟何陆互损,而杨宁边开车边笑,在孙思溢的提议下,三人去了一处算不上很高档,但也不磕碜的饭馆。

  “可惜,郑卓权那混球没来,不然今儿铁四角就全了。”看着桌上的美食,何陆一边喝着,一边嘀咕句。

  “放心,我可是有准备的。”孙思溢忽然从公文包里摸出平板电脑,然后连上wifi后,就点开某聊天软件,选择了跟某个头像的视频。

  “卧槽,我在打排位,你没病吧?点什么视频!”镜头前,郑卓权一脸不爽,可很快,这货就愣住了:“你们三个竟然撇下我聚餐?更过份的是,你们三个竟然还一边吃吃喝喝,一边跟我视频?”

  “老大,猴子,你们说这么摆着,是不是有着缅怀先人的感觉呀,嘿,挺带劲的嘛。”何陆忽然咧着嘴笑道:“这算不算是瞻仰仪容呀?”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姓何的,你给老子记住!”郑卓权愣是脑子短路好几秒后,才弄明白自个被何陆调戏了,立刻骂骂咧咧起来。

  可不是,平板电脑这么往旁边一摆,就郑卓权一个人头,别说,还真像遗像。

  “等着!别断!我马上回来!”

  郑卓权撂下句狠话,然后就开始手忙脚乱的穿牛仔裤跟衬衫,同时嘀嘀咕咕道:“吃吃吃!别以为就你们有得吃,我这就去小卖部,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买一点,今晚跟你们杠上了!气死我了,竟然撇下我聚餐,宝宝也要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