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115章 1115 碰面

正文_第1115章 1115 碰面

  看得出来,成老爷子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也难怪,某种意义上讲,成是非这完全属于先斩后奏,都珠胎暗结,孩子都出世了,他这个当爷爷的才知道。·

  不得不说,老爷子心里也相当不是个滋味,甚至还有着很难抑制的恼怒。

  一直以来,他都是成家的主心骨,亲孙子成是非早年就离家独自打拼,这件事,他不会管,也不愿去管,而且内心也认可亲孙子这种依靠自己闯出名堂的做法。

  但是,他却不敢苟同,在人生大事上,这个自幼就被他宠爱的孙子,违逆他这个爷爷!

  所以,与其说这一次他是来探望季初这个小玄孙的,倒不如是来挑刺的,如果这个新生的婴儿让他不满意的话,他并不介意给女方一笔钱,让女方带着钱,以及这个小孩滚到国外去。

  可是,当他第一眼看到小季初的那一刻,一股血浓于水的感情,在他的内心油然而生,甚至他的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他看到,原本眯着眼瞌睡的小季初,忽然微微睁开小眼睛,还侧着身,好奇的看着玻璃窗外的成老爷子。

  很快,小季初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还微微晃了晃身子,小手也动了动。

  “好!好!好!”成老爷子大喜道:“好聪慧的孩子,有灵性,不愧留着我成家的血!竟然刚出世,不但不哭不闹,还认得我这个太爷爷!”

  一旁的成是非暗暗擦了擦额头的汗,老爷子的来意,他又岂会看不出来,不过眼下,似乎结果没他预料得那般糟糕呀。·

  成维庸也一脸喜色的看着婴儿床上的小季初,点头道:“成家,后继有人了,是非,孩子取名字了没有?”

  “取了。”成是非点头道。

  “取了?”成老爷子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看似漫不经心道:“叫什么?说来听听。”

  “季初。”成是非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老爷子的神态:“是杨宁老弟帮忙取的,我也找过几位大师给测过了,都说好。”

  “季初…季初…成季初…”成老爷子念叨好几次后,点头道:“很不错的名字,我很喜欢。”

  说完,成老爷子就继续看着婴儿床上的小季初,老迈的脸上,不时浮起一抹笑容。

  成是非偷偷瞥了眼杨宁,他知道,老爷子对于季初这两个字,也不能说是相当满意,但应该是考虑到这名字是杨宁给取的,这才拍板了这事。

  这个发现,让成是非大吃一惊,他显然没料到,杨宁竟然已经到了能左右老爷子思想的高度!要知道,哪怕是杨宁的爷爷亲临,他这个性格古板的爷爷,也不见得就买账,想他年轻那会,就固执的舍弃家业跑去参军打鬼子,叛逆,不屈,是他爷爷年轻时的真实写照,虽说人老后渐渐变得圆滑,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很清楚,老爷子并没有外人想的那般好说话。·

  “小杨,你也来了呀,昨晚上休息得好不好?”梁母的声音忽然响起。

  成是非脸色一变,暗暗叫糟,他压根没想到梁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按理说,眼下不是应该在家里炖鸡汤给梁慧补身子吗?

  倒不是他担心被梁母教训,而是因为此刻,老爷子就在这里,他很担心,老爷子会给梁母脸色看。

  “阿姨好。”杨宁脸色也有些古怪,他看到成是非不断给他使眼色,立刻会意的迎了过去:“阿姨,我忽然想起件事,要不我们到那边去谈谈,是关于学姐的。”

  “啊?好呀。”梁母立刻点头,但凡杨宁说得话,她都很上心。

  看到梁母很合作的跟着自己离开,甭说杨宁,就连绷着神经的成是非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可还没走几步,梁母忽然道:“差点忘了,我先瞧一眼小外孙,顺便将这几块尿布放过好,小杨,你等我会。”

  小外孙?

  成老爷子一脸阴沉的转过头来,开始打量起梁母,同时,成维庸也是大呼头疼,刚才他就注意到杨宁跟成是非之间的小动作,大致也猜出了些。

  “你刚喊他什么?”成老爷子指着温房中的小季初。

  “小外孙呀。”梁母理直气壮道,同时,她皱了皱眉,疑惑道:“请问你是?”

  “我是季初的太爷爷。”成老爷子语气平静。

  “季初?谁是季初?”梁母一脸的莫名其妙,可忽然,她似有所悟的瞥了眼婴儿车上的小季初后,露出些许恍然。

  “阿姨,季初是我给取得名。”杨宁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我喜欢季初这名字,小杨,阿姨原本就想着,打算让你给我这外孙取名,还要让你当他干爸。”梁母很爽快道。

  “成哥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杨宁哭笑不得,看来,这个干爹的身份,不干还不行了呀。

  “请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梁母望向成老爷子,同时抬起手,指着成是非。

  “我是他爷爷。”成老爷子缓缓道,姿态摆得很足,跟面对杨宁、华惜芸、宁国钰时的和蔼可亲,一点都不一样。

  “原来如此。”梁母脸色清冷道:“季初这孩子,由我们梁家养了,你管好你家的成是非,抱歉,我们家慧慧不稀罕他。”

  成老爷子何许人也,一眼就能看出梁母说这话是很认真的,而且一点都不迟疑,更别提违心了,这让成老爷子有些不解:“你知道是非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成家吗?”

  “抱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后悔。”梁母平静道。

  “后悔?后悔什么?”成老爷子皱了皱眉。

  “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管好自己的女儿,让她认识你的孙子。”梁母沉声道:“虽然我承认,你的孙子很有本事,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某家企业的经理,但我家慧慧不稀罕,相比较钱,还有事业,我更希望我的女儿,能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疼她爱她的老公,至于钱,小两口可以一块赚,房子,我跟我家那口子,也有一些积蓄,可以给他们付个首款。但很可惜,你的孙子,办不到这些,更是在慧慧有了身孕时,还跑去找其他女人勾肩搭背,要不是那天我恰巧路过那,还不知道,原来你的孙子,是这样无耻,面目可憎的家伙!”

  “住口!”成老爷子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很认真的看着梁母,面容严肃。

  梁母昂着头,并不惧怕成老爷子的威严,在梁母眼中,成老爷子也就是个老迈的老人家罢了。

  “是非,我忽然想起一些事,我推我到楼上去。”半晌,成老爷子抬起头,望向成是非。

  “好,爷爷。”成是非眼下是巴不得有多远走多远,不然的话,这误会指不定越来越深了,到时候,阎罗王来了估计都不敢管呀!

  走之前,成是非还朝杨宁使眼色,意思很明显,老弟,接下来就靠你了,记得替老哥跟丈母娘说说好话,不然的话,老哥可就真的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