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84章 1084 要做就做最大!

正文_第1084章 1084 要做就做最大!

  伍爷名叫伍知章,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打小就在老西街混,平日里比较讲义气,随着家族日益兴盛,加上他自己实在不是块念书上学的料,所以就休学,跟着家里的亲戚做买卖。·

  十几年过去了,凭借着精明的生意头脑,还有性格,再加上家族的帮助,如今也算混得有头有脸,最起码,在京城,只要到了这个圈子,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毕竟,能跟华宝山这种级别的二世祖打交道,其本身的实力如何反倒是其次了,还是在于他背后那股家族助力。

  “老伍,今儿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谈一笔买卖。”三杯酒下肚,华宝山就开腔了。

  “能跟宝爷做买卖,那是我的荣幸。”伍知章微笑道。

  “嘿,好话留着待会再讲,我跟你说,这次找你合作做买卖的可不是我,是阿宁。”华宝山瞥了眼在旁浅酌的杨宁。

  “杨少?”伍知章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早上还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搭上杨宁这条线,可眼下,正主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这让伍知章很高兴。

  “是关于那幅画的。”

  杨宁点了点头,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想法,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伍知章一直在安静听着,直到杨宁沉默下来浅斟,他才一脸思索之色:“这么说,杨少是打算办一间私人性质的博物馆?”

  “是不是很难办?”杨宁若有所思问了句。

  “有一定难度。”伍知章何尝不想一口回答杨宁,说这完全没难度,但是,他不敢接这话,因为有一个硬性条件,绝不是钱能解决的。

  “老伍,这你就不痛快了,是不是看不起阿宁?”华宝山不满的哼哼。

  “哪有?宝爷,你可千万别误会。”伍知章一脸苦笑道:“出人,没问题。出地,也没问题。出钱,更没问题。”

  “那你纠结个什么劲?”华宝山脸上的不满稍稍淡了那么一点点。

  “既然是办博物馆,宝爷,我就问你,这博物馆是干什么用的?”伍知章反问了一句。

  “废话,你当宝爷傻呀,这博物馆,自然是去看文物的了。”华宝山哼哼道。

  “对呀,宝爷,原来你也知道去博物馆是看文物的?”伍爷哭笑不得道:“那么,这么一大间博物馆,总不可能就摆那一幅画吧?”

  华宝山沉默了,他终于明白伍知章在担心什么,又在发愁什么,原本根本的关键就压根解决不了。·

  工作人员,随便招聘,初期完全可以强挖一个精干团队,然后在慢慢培养自己的团队。

  地皮,不是开玩笑,在京城这,甭说华宝山,就算是伍知章,想要弄到一块满意的地皮,绝不是一件难事。

  至于钱,这tm是最不缺的,压根就不算个事。

  可是,连华宝山都清楚,上博物馆,是去参观那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可这玩意可遇不可求,别看京城很多地方都有所谓的文物贩卖,可那些玩意全tm是赝品,是假冒伪劣,你说也是有真货的?

  拜托,这么天真的想法你也信,孩子,多大了,知不知道,想在那些文物市场买到真品,比tm在窑子里找到真爱还难!

  再说了,如果想方设法去凑数,也不是不行,可凑到的全是些不怎么值钱,只是稍稍有点年份的所谓文物,但这些凑数的东西,压根就是一滩无人问津的东西,真摆到博物馆里,非但不讨好,还会惹来一身骚,太掉档次了!

  “文物方面的话,我来想办法。”忽然,杨宁开口。

  “杨少,你真有办法弄来一批文物?”伍知章惊讶道:“这个数量很大的,而且要求质量也很高,具备一定的历史参考价值,不然的话,还不如在京里直接买下一间博物馆。”

  倒不是伍知章不相信杨宁的能力跟实力,而是担心杨宁把开一家博物馆想得太过理想化。

  “放心,我认识不少古玩界的前辈,如果跟他们商量一下,兴许他们会支持我的这个决定。毕竟,这是站在公益性质的大方向,对整个古玩界也会有着举重若轻的意义。”杨宁笑道:“再不济,大不了咱们花费点心思,去国外把咱们老祖宗的东西全给抢回来。”

  “行,有杨少这句话,我立刻去办。”伍知章也是个干练的人,当即掏出电话,先是让秘书将几块地皮敲定,然后整理出预算跟估价,之后立刻前去实地考察,三天内,要出评估。

  之后,他联系了好几位有威望,经验也相当丰富的设计师,让他们合力设计博物馆的布局。

  连续十几个电话出去,伍知章一点也不累,他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杨宁展示他的能力。

  华宝山早就酒饱饭足了,他看着竹楼外的美丽风景,一边倒着杯清酒浅酌,一边逗弄着树上的小鸟。对于杨宁跟伍知章接下来要谈的事,显得不是很在意,毕竟,这货依旧处于贪玩的性子,三分钟热度形容他也不为过。

  “杨少,关于场地的选择、设计以及初期的预算,我会在一周内整理好交给你。”伍知章笑着跟杨宁碰杯。

  “伍哥办事我很放心,对于这方面我不是很在行,伍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需要去考虑我的意见。”

  杨宁笑了笑,又道:“我负责文物方面就好,问题应该不大,争取在落成前,弄到一百件文物。”

  “一百件?”伍知章露出为难之色。

  “不够吗?”杨宁皱了皱眉。

  “不够,依着我的想法,至少也得准备三百件。杨少,至少我是这么想的,要么不做,要么咱们就做大的。”伍知章严肃道:“既然你喊我伍哥,那伍哥也就不跟你见外了,像之前拍到的那幅画,绝对算是镇馆的宝贝,到时候,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博物馆,初期我们可以以质量取胜,但那些游客的新鲜感一过,以后生意就会很难做,所以,在质量把关的前提下,也要注重数量关。”

  顿了顿,伍知章铿锵有力道:“我希望,能将这间博物馆,打造成京城,乃至华夏的一处标志,是海内外游客必来的一道风景线,堪比皇宫博物馆,甚至比它更大。”

  “伍哥,皇朝历时那么多年,它本就是一处文化遗产,如果按照常规的做法,我们就算一辈子,也办不到。”杨宁说着说着,话锋一转:“不过,若是伍哥真有这个心思的话,我倒是忽然萌生出一个想法。”

  “哦?杨少,你说说看。”伍知章立刻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