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65章 1065 杀了

正文_第1065章 1065 杀了

  第1065章1065杀了

  别看布莱德利眼下撂狠话干脆利索,可实际上,他也就只敢隔着老远说这些,眼神的飘忽不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货想跑。·

  没办法,杨宁的神秘,以及轻而易举把他击飞,让他内心又惊又慌。

  如果说,第一次是他没有防备,被杨宁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么第二次,就绝没有侥幸可言了。生性高傲的布莱德利并不是傻子,他能容忍自己犯错一次,但绝不会允许再犯同样的错误,再说了,先前他也清楚,自己攻向布鲁克家族那个成员时,也下意识的防备过杨宁,可依然被击飞,所以现在哪怕是明着告诉他,杨宁只是凑巧击中他而已,布莱德利也会怒气冲冲的骂说这话的人是傻比。

  “你想走?”杨宁微微一笑,说完,他朝不远处的尤因瞥了眼。

  尤因哈哈大笑,瞬息间,就出现在了布莱德利身后,微笑道:“少爷,放心好了,他走不了。”

  “什么!”

  布莱德利猛地转身,此刻的他,背脊骨都发凉了。

  他是什么时候绕到我身后的?

  布莱德利不断重复的问自己这句话,同时,他也预感到,形势不但完成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而且他如今的处境,相当的不妙!甚至他有种感觉,这个之前同样人畜无害的尤因,某种程度上,比杨宁还要危险,他甚至有种面对高山的畏惧感!

  这种畏惧感,让他又惊又怕。·

  “你是谁!”布莱德利死死盯着尤因:“不对,你身上竟然也有我们血族的气息!”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布莱德利皱了皱眉,忽然,他忍不住尖叫道:“难道你来自月神殿?”

  “不是。”尤因摇了摇头。

  “那你到底是谁?”布莱德利一脸凝重,对他来说,尤因给了他极度的危险,让他不安。

  不过,尤因似乎并不打算跟布莱德利解释太多,他只是望向杨宁,等候一个指示。

  “杀了?”见杨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尤因忍不住问了句。

  只不过,这话却让布莱德利听得心惊肉跳,他压根没想到,尤因竟然真的对他动了杀心!

  甭说布莱德利本人,就连康斯丁家族的成员,也是心惊肉跳到了极点,至于剩下的那些沃斯特家族的成员,更是一个个颤栗着不敢动弹。

  杨宁皱了皱眉,随即目光望向亨特,从心里讲,他跟沃斯特家族既无怨又无仇,完全是为了给艾尔莎出气,也是为了让布鲁克家族彻底效忠。·

  所以,他将选择权给了亨特,杀不杀布莱德利,这种事一点都不重要,甚至不值一提。

  “他与月神殿有联系。”到了这节骨眼,亨特难得的皱了皱眉,沉声道:“我担心,一旦他死了,恐怕月神殿会派人来过问。”

  “就算不杀他,你认为,他就不会让月神殿来清算你们灭掉沃斯特家族这事?”尤因冷冰冰道。

  “那就杀了。”亨特转念一想,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左右都得跟月神殿结下梁子,这点他事实上也有过心理准备了,可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一天能晚点来。最起码,给他,以及在场这些与杨宁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噗!

  下一秒,尤因动了,甚至都没给布莱德利反应的机会,他就直接探出手,尖锐的手指插入了布莱德利的心脏。

  同时,在绿色鲜血溅洒出的那一刹那,布莱德利整个人身体一抖,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尖叫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血液怎么变质了?”

  “只是回归而已,某种程度上,你现在就是一个活人,你可以理解为,你不再是什么血族,只是一个人类。”

  尤因冷冰冰的伸出手,他的手心处,握着一个跳动着的心脏。

  布莱德利眼睁睁看着这颗心脏,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正随着这颗心房的离去,而变得越来越远,疯狂的流逝着,他甚至有种直觉,一旦这心脏迟迟不归,或者遭到破坏性的损害,那么他将死去!

  啪!

  如同平地惊雷,那颗原本还跳动着的心脏,忽然炸开了,其中有一些血肉,还溅洒到布莱德利的脸上。

  “你…”

  张了张嘴,布莱德利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半晌,他忽然低下头去,瞳孔的黑色不再,变得惨白,身体的各种皮肉,也在疯狂的萎缩着。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吸血鬼们无不胆寒。

  真杀呀!

  布莱德利死了?沃斯特家族的崛起希望,就这么死了?这个血液变异者,真的死了?

  艰难的咽了口唾液,沃斯特家族的成员们正在思考着退路,而这时,亨特去忽然喊道:“孩子们,还等什么,杀了这群沃斯特的混球!”

  说完,他直接望向康斯丁家族的成员:“至于你们,打算怎么选择?”

  “我们投降!”康斯丁家族的成员们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

  亨特望向尤因,尤因会意,点头道:“待会给他们种上奴印。”

  听到奴印这个词,显然,菲尔家族的一些成员,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他们再次望向康斯丁家族成员的眼神,不再是同仇敌忾,而是同情,确切的说,是怜悯。

  很快,在沃斯特家族成员死气沉沉的抵抗下,布鲁克家族,以及菲尔家族,合力将这些吸血鬼全部斩杀,没有任何生还者。

  “那些还在外面的沃斯特家族的成员,说不准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我们必须得防着他们。”

  如今,一群高层正在沃斯特家族的一个房间里开会,亨特凝重道:“月神殿那边先不管,我很担心一些大家族对我们的做法不满,甚至可能联合起来对我们实施惩罚。”

  “确实会有这种可能性。”佩德罗点头道:“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目前都需要休养,原本去国外避一阵子是个不错的决定,但我们却要因此失去一些无法带走的产业。”

  “是个两难的问题呀。”亨特不由得望向尤因:“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我的生命岁月里,一直都坚信拳头大是硬道理,他们敢来,就怕他们赶走,赶不走,就打到他们不得不走为止。”

  对于尤因的这番说辞,坦白说,一部分菲尔家族的成员是不认同的,他们并没有见识过尤因的强大,只是从族亲嘴里听到劝说,千万别惹尤因。

  但是,甚至尤因底细的布鲁克家族成员,却一致的认同了尤因的看法。

  “就这么决定吧。”杨宁站了起来:“不走,坐等这些家伙来,我们也确实需要打响自己的名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