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43章 1043 亨特的担忧

正文_第1043章 1043 亨特的担忧

  第1043章

  被当面戳鼻子嫌弃,包括老族长亨特在内,在场这些布鲁克家族的成员们一个个又羞又愧,但他们一点都不敢生气,没办法,谁让面前这位指着他们鼻子骂的人,是他们吸血鬼历史中的第一人,更是他们的先祖!

  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亨特更是可怜兮兮的望向杨宁,似乎想请杨宁帮忙说说话。最新最快更新

  看到亨特这脸色,杨宁瞬间会意,不过他依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好在,作为后辈的艾尔莎看出爷爷的窘境,一脸哀求道:“主人,你劝劝始祖,让他别生气了。”

  杨宁盯着艾尔莎,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直到看得艾尔莎心如小鹿乱撞,不得不低下头局促不安时,才笑道:“竟然学会撒娇了?”

  “没有。”艾尔莎整张脸都红了。

  杨宁不再打趣艾尔莎,抬起头,望向尤因:“行了,就算你不承认他们是你后代,但始终有着层关系,再说了,真算起来,你还真不能怪他们。”

  “少爷,您这话我听不明白。”尤因立刻舒缓脸色,毕恭毕敬站到杨宁身旁。

  “这你都想不通?”杨宁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要明白一点,这都过了多少年了?他们无非是继承前人的行为方式,你如果真要责怪他们,也该找你那个时代的后代。”

  尤因想了想后,就点头道:“少爷说得对,我确实不应该怪他们。”

  这一幕,让包括亨特在内的所有布鲁克家族成员,全部心头一凛,尤其在察觉到尤因言行举止的谦卑后,更是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这可是吸血鬼的始祖呀!

  这可是一个本应该活在传说里的巅峰存在!

  可为何他会对杨宁如此恭敬有加?

  这一刻,在场这些布鲁克家族成员,对于杨宁也出现了更深一层的恐惧,而且,对他们来说,杨宁更神秘了。

  “来之前,我听少爷提到过,说你们要对付什么沃斯特家族?”尤因转过身,望向亨特。

  换做是其他强者,亨特早就一股脑儿大吐苦水,述说着这些年的愤恨不平。

  可眼下情况不一样,面前这位可是吸血鬼的源头,如果尤因是布鲁克家族的始祖,那同样的,也应该是沃斯特家族的始祖。

  这就好比左手打右手,他并不觉得,尤因会站到他这一边。

  “不用考虑我的感受,老实说我并没有把你们当后代,你们的初代顶多是继承了我的废血。再说了,我跟你们可有着本质的区别,远的不说,最起码我不会跑去吸血,更不会让那些乱七八糟的血进入我的身体。”作为一头活了一个纪元的老狐狸,尽管缺失掉一些记忆,但这不代表尤因就看不出亨特心里的顾虑。

  对于尤因这种排外、嫌弃的思维,亨特也只能报以苦笑了,他既没办法,也没资格去改变尤因的思维,只能道:“确实,我们布鲁克家族跟沃斯特家族势不两立!”

  “没问题,这个所谓的沃斯特家族在哪?”尤因语速缓慢,但却透着一股谁与争锋的气魄。

  亨特看了看尤因,又看了看杨宁,然后才道:“在这座城市,包括我们布鲁克家族,一共有三个家族,当然,也有一些闲散的同类。”

  见尤因一脸无所谓的在旁听着,亨特继续道:“另外两个家族,分别是沃斯特家族,以及菲尔家族,我原本的打算,是联合菲尔家族,一同对抗沃斯特家族。”

  “不需要那么麻烦,我单枪匹马就能将你那个仇人的家族夷为平地。”

  尤因这绝不是夸大其词,他确实拥有这个实力。尤其,眼下亚特兰蒂斯与现实中连通,只要将灵甲虫放出来,不说沃斯特家族,就算是整个米国,估摸着都能横推!

  “我们当然相信始祖的实力。”亨特干笑道:“但这样并不解气,当初沃斯特家族那个二世祖,虐杀了我的孙女,我绝不容许这种人渣轻易死掉,我还要沃斯特家族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你想怎么样?”尤因若有所思看了眼亨特。

  “我要亲手摧毁沃斯特家族!”亨特咬牙切齿道:“我要他们死,让他们家族上上下下,全部暴毙在阳光下!”

  “你打算怎么施行?”尤因继续道:“嘿嘿,这种狠辣劲,让我想起自己年轻时的脾气,不错,我倒是觉得,应该对你改观点,不过小家伙,戾气太重可不行,平时要懂得享受,明白没有?”

  “始祖说得对。”

  虽说也活了近六百年,但被尤因当面唤为小家伙,亨特是一点都没感到不适。

  依着尤因的年纪,亨特自认就算比零头,也是拍马都比不上。

  “我依然打算联合菲尔家族,这并不单单是为了报复沃斯特家族,而且也是替主人考虑的。”亨特看了眼杨宁,迟疑着要不要说下去。

  杨宁微笑道:“你尽管说,我听着。”

  “在主人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们曾召开过家族会议,最后商讨出,打算整合世界各国的一些家族跟闲散者。”

  尤因认真的看着杨宁,严肃道:“主人,您或许并不明白圣器的价值,可一旦走漏了风声,您必然会面临极大的麻烦,到时候,光靠布鲁克家族,根本就帮不了您。”

  杨宁微微眯了眯眼,沉声道:“你是说月神殿?”

  “月神殿?”亨特还没开口,一旁的尤因就脸色古怪起来。

  “怎么?该不会你也听说过月神殿吧?”杨宁好奇道。

  “少爷,这事待会再说。”尤因脸色严肃,显然,他并不想当着亨特等人的面,吐露出他的内心所想。

  杨宁点了点头,望向亨特:”你继续说。”

  “主人,事实上,可不仅仅只有月神殿,还有一些常年居住在黑暗中的家伙,他们或许整体实力比不上月神殿,但一旦让他们联合起来,就算是月神殿,也要忌惮。”亨特凝重道。

  “我就奇怪了,既然他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找月神殿,偏偏盯上我?”杨宁确实很费解,既然那所谓的圣器如此吸引人,那为何月神殿不被这些老家伙们惦记?

  “主人,月神殿的圣器是带不走的,而且,在月神殿中,那些家伙的能力会受到极大的限制,这也造成没有谁敢去惦记月神殿的圣器。”亨特解释道。

  “原来如此。”杨宁诡笑道:“也就是说,我身上的圣器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他们不但能据为己有,更是能随身携带?而且对付我一个,不仅省心,还不会树立像月神殿这样的敌人?”

  “可以这么说。”亨特忙道:“当然,布鲁克家族上上下下,对主人是绝对的忠心,我只是担心,日后被旁人看出端倪。”

  “你的担忧很有道理。”杨宁点头道:“就依着你的计划进行,先去跟菲尔家族协商,协商未果后,再考虑其他办法。记住,不必跟他们委曲求全,态度也不需要放低,真认为自个厉害,我并不介意,连这什么菲尔家族也一并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