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38章 1038 血种

正文_第1038章 1038 血种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越来越多的初代灵甲虫出现,在经过激动与亢奋后,都很恭敬的匍匐在杨宁面前,显然,因为尤因的原因,它们对杨宁有着深深的敬畏,就如同一个凡人,面对至高无上的神·

  看着这些灵甲虫,杨宁也是心情澎湃,但他并没有忘记真实的目的,他要即刻动身,勘察一下出入口那些混沌能量。

  “少爷,咱们走吧,有着它们开路,我们压根不需要在意其他的灵甲虫。”尤因恭敬道。

  “好。”

  随着杨宁点头,那些初代灵甲虫一个个扑打翅膀,开始在半空浮起,然后在最前面负责开路。

  顿时,两个人,外加一片初代灵甲虫,开始浩浩荡荡离开行宫,期间,杨宁也探查了詹姆士等人的呼吸,发现这些人尽管都受了重伤,但他们都还拥有着生命特征,这倒让杨宁稍稍有些意外。

  “真没问题吗?”

  看着漫山遍野数不清的灵甲虫,坦白说,即便是以杨宁的胆子,这一刻也有些迟疑。

  那成片的灵甲虫在杨宁跟尤因出现的那一刻,立刻发出尖锐的嘶吼,像是要瞬间将杨宁跟尤因啃咬撕碎般。

  可就在这节骨眼,初代灵甲虫同样发出巨大的吼叫声,那些原本气势汹汹扑来的灵甲虫们,一个个都停在半空,颇有那么点茫然的感觉。WW·

  当然,这茫然并没有持续太久,这原本黑压压一片的灵甲虫们,就如同退潮一般迅速离去。

  “少爷,这些灵甲虫会重新返回它们之前的寄居点,如果没得到命令,它们绝不会出来。”尤因解释了一下这种现象。

  “好。”

  坦白说,杨宁先前还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这些灵甲虫,现在听说这些虫子都受控制,倒也省去他不少功夫。

  因为没有了来自灵甲虫方面的顾虑,杨宁再次返回上游,并且重新攀爬回到先前的洞穴,没有丝毫犹豫,朝着集市的方向而去。

  “还真够干净的。”

  看着满地狼藉,杨宁不得不佩服灵甲虫如同蝗虫过境的本事,随后,他朝着入口处走去。

  “就是它。”尤因指着入口处如同混沌源泉般的迷雾。

  看着这片迷雾,杨宁露出凝重之色,尤因说得没错,这些迷雾确实带给旁人一种极大的压力,甚至稍稍靠近,杨宁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迷雾下,隐藏着的恐怖杀机!

  “确实不能鲁莽的冲进去呀。”杨宁很快得出结论,沉声道:“会不会是因为光幕撤掉后,因为海底的水压,造成这片遗址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这个可能性不大。·”尤因摇了摇头,又忽然点了点头:“不过我被封印的时间太长了,这期间是否发生了一些地理变化,也很难说。”

  “看来,要等至尊系统升级完毕后,跟它请教该怎么出去了。”

  想通了这点,杨宁也就不着急,至少,现在他不需要担心海水将这片遗址吞没,让亚特兰蒂斯彻底成为水下世界。

  “是该处理一下那些人了。”杨宁目光幽深,沉声道:“回去。”

  进过缺失了一些重要的记忆,但尤因始终是吸血鬼的始祖,更是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王八,几乎是秒懂杨宁的心思,微笑道:“少爷,那些人虽然实力一般,但少爷如今缺少一些信得过的人手,我可以在他们虚弱之际,在他们身上种下血种。”

  “把他们变成吸血鬼?”顿了顿,杨宁好奇道:“就是你们说的初拥?”

  “初拥?是什么东西?”尤因疑惑不解。

  “就是你那些后代弄出来的词汇,简单点,就是张开嘴在人的脖子上咬一口。”杨宁没好气的解释了一句。

  “胡闹!这群蠢货,简直玷污了我赋予给他们的能力!”尤因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然后又恭敬的望向杨宁:“少爷,我拒绝承认有这么愚蠢的后代。”

  “难道他们的做法不对吗?”杨宁忍不住问道。

  “少爷,他们的做法不仅不对,而且还错得离谱。”尤因解释道:“我们种族的血液很特殊,尤其讲解纯血,血液越精纯,自身的潜力跟能力就越高,怎么能够跟其他种族的血混淆在一起?”

  “算了,你们种族的事我就不操心了,你只管告诉我,那个血种是什么?”杨宁真想对尤因说一句贵圈真乱,但看着这货诚惶诚恐的恭敬样,也懒得继续动嘴皮子了。

  毕竟,从尤因出现后,到此刻,这货的表现都中规中矩,做事的能力也相当出彩,甭说,至尊系统还真给他找了个好仆从。

  “血种是我们种族的一个天赋能力,能够让异族的血液为本族所用,同时转化他们血液的性质,并受我们种族的约束。”

  对于尤因的解释,杨宁听得是云里雾里,不过从描述上讲,倒是跟初拥的性质有那么点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听上去更高端一些罢了。

  “他们就交给你处理吧。”杨宁摆了摆手,他实在无力继续听这老怪物给他上生物课程,尤其还涉及到那该死的血液进化论,我勒个去,杨宁觉得,这老怪物如果有一天真穿上教授的衣服出现在课堂上,他绝对能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血液进化论教师。

  大概一个小时后,詹姆士、邦德、安迪等人陆陆续续清醒过来,他们一个个铁青着脸望着杨宁,但隐约中,深处却透着恐惧。

  哼!

  尤因用鼻子冷冷的哼了哼,立刻让詹姆士、邦德、安迪等人噤若寒蝉。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少爷的忠实奴仆,千万别让我发现你们有不轨的心思,不然的话,血种就会瞬间改变你们的血液性质,让你们体内的血液彻底沸腾蒸发。到时候,你们就是个死人了。”

  尤因摆着张臭脸,指着安迪的鼻子,冷冷的道:“你,还有你带的这些人,是我最厌恶的一群,因为你们体内拥有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血,用你们现代人的说法,这叫杂种。血液不纯的人,对我们来说,就跟从肚子里排出去的赃东西没什么区别。”

  兰德尔低着头,肩膀不断抖着,似乎想笑又不敢笑。

  “还有你!”尤因指着兰德尔,哼道:“别以为有虚化的能力我就拿你没办法,警告你,别玩花样,不然我能瞬间就把你的血给抽干了。”

  兰德尔脸色一白,唯唯诺诺的点头,然后惊恐的望向杨宁,一副求饶的样子。

  还别说,杨宁也挺好奇兰德尔这家伙不但没死,连尤因都对其刮目相看,联想起柯尔道拉斯当初带着这货进来,如果仅仅只是个没本事,又胆小如鼠的家伙,想必他也不值得柯尔道拉斯另眼相待。

  想到这,杨宁问道:“什么是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