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34章 1034 尤因

正文_第1034章 1034 尤因

  第1034章1034尤因

  “杨宁!”

  柯尔道拉斯咆哮!

  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的心情异常糟糕,而且,理智告诉他,他看不到,不代表杨宁也一样看不到!

  柯尔道拉斯意识到,他眼下的处境相当不妙!

  “柯尔先生,你叫我有什么事?”

  当杨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的那一刻,柯尔道拉斯感觉背脊骨凉飕飕的,豁然转身,可看到的,依旧是·

  这一刻,他彻底明白,如今的他,如同一头瞎了眼的困兽,下场只能是任人鱼肉!

  阴晴不定好一会,柯尔道拉斯立刻换了副口气,笑呵呵道:“杨先生,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怎么样?事实上,我知道这里除了潘多拉的魔盒外,还有一个更惊人的宝藏。”

  顿了顿,柯尔道拉斯又补了句:“我研究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以很负责的说,这个宝藏,只有我知道。”

  “真有这么一处宝藏?”杨宁语气透着惊讶。

  “当然了,杨先生,你快点解开…”

  柯尔道拉斯语速稍稍提升了一点,可还没说完,就被杨宁打断:“你说的应该是光明能量吧?”

  “…”柯尔道拉斯到嘴的话为之一顿,此刻,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你都知道了?”

  “当然,打从一开始,我就是为了它来的。·”杨宁没有丝毫隐瞒。

  深吸一口气,柯尔道拉斯又道:“杨先生,既然你知道光明能量,就应该明白,亚特兰蒂斯人绝不可能让它轻易出现在外人视野中,想要得到光明能量,必然要经历很多机关,不如咱们放下成见,合力挖掘光明能量,如何?”

  “听上去很诱人。”杨宁的语气透着思索味,这让柯尔道拉斯立刻激动起来,甚至开始思考,该如何说服杨宁相信他。

  他的想法很简单,先委曲求全,等接触束缚后也暂时不表露丝毫敌意,而是在挖掘出光明能量后,再翻脸不迟。

  “不过嘛,柯尔先生,我对你不是很放心,这个探索的工程,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完成。”

  忽然,杨宁的语气透着森然:“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去见上帝吧。”

  “你!”

  柯尔道拉斯悚然一惊,他下意识的就要去防备,却发现,自己的胸口,竟然嗖的一声,然后直接出现了一道口子!

  低下头,柯尔道拉斯甚至能看到,他依旧跳动的心脏,以及心脏上,出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空洞!

  “我不后悔邀请你到这个地方,我只后悔自己心太急,在没有百分百把握的前提下跟你撕破脸。·”

  柯尔道拉斯缓缓闭上眼,随着心脏彻底失去跳动,他胸口的起伏,也彻底停止。

  看着柯尔道拉斯的尸体横在地上,杨宁缓缓抽出。

  死于这柄史诗级武器下,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因为杨宁发现,自从拥有岁月之力后,不但能腐蚀敌人的身体,更能摧毁敌人的灵魂。

  杨宁蹲下身子,本打算去搜刮一下,看柯尔道拉斯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货,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脑袋一疼,紧接着,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被剥离了一般,让他短时间产生一股昏眩感。

  “啊!”

  诡异的声音响起,杨宁立刻抬头,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正是先前在他脑子里捣鬼的家伙。

  这一刻,杨宁露出防备之色。

  “你是个什么东西?”

  原本还一脸防备的杨宁,在看到一团湛蓝色的光球后,也是愣住了。

  “本王…主…主…主人,我…”

  “停!”

  杨宁立刻打断,同时,还本能的退了一小步,一脸戒备的看着这团光球:“你刚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明白?”

  “主人,从今天起,我彻底效忠您。”这光团的声音依旧诡异,不过听口气,却透着谦卑。

  杨宁眼珠子转了转,直觉告诉他,在他跟柯尔道拉斯交战的时候,至尊系统一定对这原本还无法无天的家伙,做了一些束缚限制。

  但这些杨宁并不是很在乎,反而让他松了口气,盯着面前的光球,冷声道:“你不会是想跟着我吧?”

  “尊贵的主人,这是我的义务。”光团见杨宁语气透着点嫌弃,显得很焦急:“如果我不能跟在主人身边,我就会立刻死去,是彻底的绝灭!”

  “笑话,就你这模样,怎么跟着我?”杨宁沉声道。

  很明显,杨宁是嫌弃这玩意,要知道屁股后面跟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光球,偏偏这光球还一个劲的喊主人…主人…主人,我勒个去,杨宁认为,那他以后也甭在人前晃悠了,老老实实找块地方歇菜,过个与世隔绝的日子就好。

  “主人,我需要一具身体!”光球义正言辞道。

  都不等杨宁开口,这货就自顾自的在半空中绕圈子,先是去顾兵身上绕了半圈,撂下一句太弱的话后,又跑到柯尔道拉斯头上转悠,最后才勉为其难的嘀咕道:“弱是弱了点,但还凑合,能接受。”

  说完,直接就钻进了柯尔道拉斯身上,仅仅过了不到三秒,杨宁就惊讶的发现,柯尔道拉斯的手指头,竟然动了!

  我勒个去,这算不算借尸还魂?

  杨宁猛地想起一些港城老电影中的恐怖片,里面就有类似这样的场景,然后出现一群那啥降妖除魔的道士。

  不过嘛,电影归电影,看着柯尔道拉斯竟然活过来,还睁开眼,杨宁近乎本能的退了半步,同时抬起手中的,暗暗防备着。

  “尊贵的主人,您好。”

  在杨宁一脸意外的目光下,柯尔道拉斯竟然半跪在地,虔诚的低着头,活脱脱一个接受教会洗礼的虔诚信徒。

  “你是谁?”杨宁阴晴不定道。

  “我?”柯尔道拉斯露出思考之色,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忘了一些事,似乎记忆被分割掉了一些,不过我好像记得,我失忆前,确实有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杨宁忍不住问道。

  “尤因。”

  随着这话出口,原本柯尔道拉斯的脸庞,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扭曲,半晌,竟然换成了另一张杨宁压根没见过的脸。

  尤因?

  等等,这名字怎么听上去有那么点耳熟?

  忽然,杨宁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古怪,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他之前是在哪听到的这个名字!

  望着面前这个陌生脸庞的家伙,杨宁沉声道:“尤因,尼科尔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