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1005章 1005 杀伐!

正文_第1005章 1005 杀伐!

  第杀伐!

  杨宁神色如常,在三星攻杀术的刺激下,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配合子弹时间的妙用,眼下斯波德展现出来的速度,在他看来,太慢!

  “如果你只是依仗速度,那你必败无疑。”

  杨宁不咸不淡说了句。

  听了这话,斯波德似乎有种被轻视嘲讽的感觉,这让他异常恼怒,口中发出尖锐的怪声。

  加利弗喊道:“斯波德,小心,这家伙如今的状态不太对劲,你千万别被他那些言语刺激到!”

  显然,眼下恼羞成怒的斯波德,压根不会听从加利弗的劝说,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凶煞,身体更是荡漾着强大的气势。

  “我说过,速度对我没用。”

  杨宁脸色漠然,他缓缓闭上眼,脑子闪过一段又一段的回忆。

  这些记忆与杨宁本身没有一丁点的关系,而是来自于一个人,一个被后世人称为不败神话的曹秋水。

  “嘿嘿,都这节骨眼了,你竟然还闭上眼睛,是担心眼睛跟不上我的速度,想要靠耳朵来听吗?”

  斯波德桀桀怪笑道:“很遗憾的告诉你,这是没用的。”

  “可能以我目前的能力,我达不到你的高度,但并不代表,我就还没摸到门径。”杨宁忽然露出一抹浅笑,这种笑容,让在场人全都愣住了。最新最快更新

  因为,这种浅笑,透着一种温馨、自然,就好像眼下杨宁并不是身处战场当中,而是在花园里闲庭漫步着,欣赏着沿途的美丽风景。

  这什么情况?

  即便是斯波德,这一刻也懵了,但很快他就阴狠笑道:“装模作样,这并不能改变你的下场,给我去死吧!”

  斯波德一脸凶狠的抬起手,他干皱的五根手指,此刻如同尖锐物一般,想要刺穿杨宁的脖子。

  “永夜…”

  正当斯波德的五根手指即将刺入杨宁脖子的时候,忽然,他看到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异常空洞,白的吓人!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双白眼像是被墨水淹没似的,迅速染上了一层黑色。

  “怎么回事?”感觉到五根手指捅空了,斯波德一愣,甚至他有种感觉,自己竟然是从杨宁身体穿过去的!

  惊讶不解的同时,他也豁然转身,朝身后望去,可这一看,整个人就愣住了。

  因为,他的后方,竟然漆黑一片,一丝光都没有!

  “不可能,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斯波德露出不解之色,可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出现慌乱了。

  因为,他发现,他肩膀两侧的光线,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如今的他,肉眼可寻的地方,捕捉不到一丝光!

  “难道是遗址的光幕出现问题了?”斯波德皱了皱眉,喊道:“加利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

  “该死的,快说话,咱们要配合!”迟迟等不到回音,斯波德吼道。

  “该死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加利弗,杰姆,你们说话呀!”

  “两个王八蛋,真是靠不住!”

  “奇怪了,怎么附近都没响声呀?”

  “该死,我如今到底在什么鬼地方!”

  斯波德疯狂的在黑暗中行走,内心变得越来越焦急,也越来越害怕,他渐渐确信,自己似乎陷入到了某个奇异的空间,这里没有光,也没有声音,很可能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活着的人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很可能不小心触碰到了亚特兰蒂斯遗址的某个机关陷阱,才招致这样的后果,这让他又惊又怕。而且,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他如今的处境。

  …

  “你对斯波德做了什么!”

  加利弗阴晴不定看着杨宁,又看了看拉夫、柯尔道拉斯等人,他迅速退到刀疤脸杰姆身边。

  眼下的形势相当明朗,同伴杰姆重伤失去意识,斯波德双眼泛白无意识走动,像是真成了一具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如今还具备战斗力的仅有他一个。

  先不说拉夫、柯尔道拉斯,光是杨宁,就让他毛骨悚然,他可不希望步了斯波德跟杰姆的后尘。

  “想走?”杨宁微笑道:“还想带着这垃圾一块?”

  加利弗张了张嘴,正要回答,却被杨宁打断:“做梦,都留下来吧。”

  随着杨宁这句话落下,杨宁身体就在原地消失,加利弗瞳孔一缩,他有过一瞬间要三魂离体的感觉,因为就在刚才,他发现,以他能捕捉到光速的眼睛,竟然没看清楚杨宁是怎么消失的!

  近乎本能的扔掉刀疤脸杰姆,加利弗就要转身逃跑,可这才刚刚转动一半身子,他就发现视野中,多出了一双眼睛。

  好奇怪的眼睛!

  紧接着,加利弗就感觉到大脑如同针刺一般猛地一痛,这直接让他逃遁的身子顿了顿,作为战斗经验丰富的人,他当场就叫糟。

  噗!

  胸口产生剧烈的撕裂感,紧接着就是难以抑制的疼痛,加利弗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着插入心脏的猩红匕首,这一刻的他,露出狂笑:“你死定了,普洛斯会替我们报仇的。”

  “报仇?我等着他。”杨宁冷冷的哼了哼,然后拔出匕首,并顺势抓住加利弗的脑袋,微微一用力,就响起了一道咔嚓脆响。

  紧接着,扔掉手中死去的加利弗,杨宁迅速抓起匕首,毫不犹豫扎向乐斗刀疤脸杰姆的脖子,看着如同涌泉一般喷出的鲜血,杨宁快速退了几步。

  最后,他望向了早已失去意识,正漫步目的,如同丧尸一般来回走动的斯波德。

  “够了,让我来吧。”

  看着杨宁手起刀落这杀人不眨眼的气势,拉夫也是暗暗咽了口唾液,他赶紧跑过去,选择最野蛮最直接也最粗暴的方式,直接轰碎了斯波德的头骨。

  用拉夫的话说,斯波德的身体硬化,需要自主意识开启,一旦失去意识,那么他的身体就会渐渐恢复正常。要不是眼下斯波德处于幻觉当中,杨宁相信,拉夫很难对斯波德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你…你…你…你竟然…杀了他们…”

  兰德尔狠狠咽了口唾液,从杨宁跟斯波德、刀疤脸杰姆战斗开始,他眼珠子就已经瞪直了。而随着杨宁弄残斯波德,紧接着斩杀加利弗后,他望向杨宁的目光,就透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最后,当他亲眼目睹杨宁驾轻熟路的宰杀刀疤脸杰姆,被震摄拉夫,致使拉夫本能的去轰杀斯波德,他整个人,就彻底的陷入到了惶恐不安,此刻哆哆嗦嗦的望着杨宁,就仿佛老鼠见到猫似的。

  “怎么?你有意见?”杨宁斜了眼兰德尔。

  “我的上帝,没有,我绝不敢有一丁点的意见!”

  被杨宁看了一眼,兰德尔险些吓得三魂皆冒,他惊恐的不断摆手:“对不起,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我tm是混蛋,是白痴,别杀我!”

  杨宁才懒得在意眼下如同小丑般的兰德尔,他转过头,望向了柯尔道拉斯。

  “干的不错。”柯尔道拉斯微笑着看了看表:“比我预估的时间,稍稍短了些。”